“别的我就不求了,只希望他能不误入歧途就好了,呵呵,费点心。”

  “那必须的,太子登基,我就是开国功臣,呵呵。”

  两个人就此道别,而我爸跟我妈也就此回到日本那边去了。

  秩序公司内,我坐在转椅上,看着尹恩妃在那核对这些天的账目,翘着二郎腿,一只手顺着她的衣服就滑了进去:“皇妃,咱俩试试在办公室里昂?”

  “滚蛋昂,这是大白天的,别闹,小仙女的事处理完了呗?”

  “算是完事了吧。”

  “你这半路青春没了,我这任能不能跟你稳定到结婚昂?”

  “山可枯,石可烂,阳哥爱你的心不会变,妃子,给朕你的表演。”

  我俩说话的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尹恩妃拿起手机一看:“康总打来的。”

  “你接。”

  “喂,康总……嗯嗯……找我们张总呀……他在开会,好嘞……我一会儿就告诉他……恩……张总再见。”

  挂了电话,尹恩妃对我说:“他在福成火锅摆了一桌子,邀请你过去呢,估计是要装老好人了。”

  “哎呀我草,这免不了又是一顿喝,这一天天的,啤酒肚都快起来了,不运动不行了。”

  前一秒尹恩妃还听得挺认真,等到听完我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直接撒腿就跑,那阳哥能放过她么,直接摁倒就地正法,后面的过程你们懂得……

  夜晚,五点,我带着铂叔,黄平,浪斌,潇洒哥我们几个人过去赴会儿。

  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康友鹏那张假惺惺的微笑嘴脸:“张老弟那日你给我打电话我正好在外面出差,没能及时过去给你撑场,还望张老弟不要生气呀。”

  说话间,康友鹏就给我甄满一小杯白酒,我一饮而尽。他又倒满,我再次一饮而尽。

  “张老弟好酒量,呵呵。”

  在酒桌上,大家都听过一个词,连罚三杯,康友鹏给我倒了两杯,外加李鑫泽给我倒一杯,就等同于给我道歉,三杯酒我全部喝完,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但阳哥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轻易的过去,不然以为我好欺负。

  所以当我两杯酒喝完以后,李鑫泽准备给接替康友鹏给我倒第三杯酒的时候,我直接将酒杯反扣在桌子上,李鑫泽的动作掐然而止的停在空中,气氛瞬间就不好了。

  “啥意思昂?”李鑫泽的脸面顿时挂不住了。

  “康总得酒我能喝,你的酒我喝不了。”我说话的态度挺强硬,可以说很不给康友鹏面子,他的眉头不自觉的轻轻微皱起来。

  “不喝拉几爸倒,要不是看我哥面子,我理你?”李鑫泽来了火气,当下甩手回到椅子上坐了起来。

  “都别站着了,坐吧。”我冲着身后的铂叔等人说道。

  在酒桌上是分等级的,康有鹏比我高一个等级,我跟李鑫泽是一个等级,然后黄平他们又是一个等级,我当下叫他们坐在这个桌子上,显然对康总挺不尊重。

  “不好意思,没准备那么多碗筷!”李鑫泽梗着脖子说了一句:“我们请吃饭的是你,不是阿猫阿狗。”

  “呵呵,草。”我猛地站起身,双手扶在桌子上,看着李鑫泽身后的那几个人说道:“那我们的理念真不一样,他们是我的兄弟,嗨,哥们,李鑫泽拿你们当狗。”

  “你他妈少在这挑拨。”李鑫泽急眼了,蹭的一下站起来了。

  “你在跟我他妈他妈一个?”我语气也变得冷了,潇洒哥将啤酒瓶子一摔,就往过冲。

  场面一瞬间就要爆发出激烈的冲突。

  康友鹏依然很稳:“鑫泽!”

  同样的,比他还稳的是铂叔,他也喊了句:“耀阳,潇洒!”

  两伙即将爆发出来的冲突,让康友鹏跟铂叔一句话就给制止住了。

  “道歉。”康友鹏诧异的看了眼铂叔,从几次跟这个人的交谈中,都感觉他不简单,一定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啥?我跟他道歉?”李鑫泽满脸的不情愿:“道不了。”

  就在刚才,李鑫泽给我倒酒的时候就已经算是道歉了,我没接受,还给他的面子撅了,当下康友鹏再次让他道歉,显然他是不能接受的,康友鹏再次看了眼他,他才极不情愿的憋了句:“对不起。”

  “呵呵,我草,你跟谁道歉呢,是我们这帮人呢,还是跟你身后的这些所谓的阿猫阿狗呢?”我粗鄙的抠着耳屎,非常嚣张且不屑的说道。

  “你别他妈没完!”

  “你在跟我妈妈的一个?”我抄起桌子上的筷子奔着他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我*你妈!”

  嘭!

  “李鑫泽!!!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了。“康友鹏暴怒了,咣的一砸桌子,这一下指的李鑫泽也同样向我表示不满。

  李鑫泽见一向沉稳的康友鹏都急眼了,顿时没有了任何脾气,满脸不情愿的走到我面前,咬牙切齿的说:“张总,对不起!”

  “呵呵。”我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将兜里的打火机扔到他面前,然后歪着脑袋看着他,不言而喻。

  李鑫泽咬咬牙,将火机给我点燃。

  “道歉。”此时铂叔也开口了,这让康总跟李鑫泽心里同时舒服不少,他道歉,我们也道歉,也算是平手。

  “康总,对不起。”潇洒哥却意外的开口了,而不是我,这让康友鹏觉得深深地不爽,感觉像是在侮辱他了,毕竟在他心里也是这样觉得,潇洒哥还差一个等级。

  不过唯一不同的额是康友鹏面对这种不爽的时候是不吭声的,脸上也不会有任何表情,只是在心里想一想,日后再从行为上找,而李鑫泽就是毫不犹豫的表现出来。一个叫城府,一个叫莽夫。所以呀,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能成功。

  铂叔还是非常给康友鹏的面子,在潇洒哥道完歉以后,他亲自起身端着白酒凑到康友鹏面前:“康总,这帮孩子岁数小,爱冲动,做事不考虑后果,他们心里委屈,不乐意,自然就没控制住情绪,您呢,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回头我说他们。”

  w正版Y%首Y发J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