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勾肩搭背的往出走,这几个酒蒙子说啥都要去释放一下体内的洪荒之力,我也不想扫他们兴子,就跟着去了。

  我们这次去的一家普通的足疗店,这里省钱,方便,快捷。

  一进屋一股刺鼻的香味直接冲进我的鼻腔之内,好悬给我干吐了。

  “你们几个挑吧。”说着我直接走到人群最后面。

  浪斌这人最骚,接受的范围非常广,可以说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他几乎瞄都没瞄,搂着一个就进去了。

  黄平就比较邪乎了,他不是看人姑娘脸,也不看人姑娘的腿,就往鞋子跟袜子上瞄,哪个对味儿了,他选哪个,也是个奇葩,后来听说他有练物癖以后,我才恍然大悟。

  铂叔呢,就专门挑眨最大的那个玩。

  潇洒哥呢,他个人的眼光跟我差不多,就挑一些好看的玩,不好看的,宁可憋着也不玩,颇有一种宁缺毋滥的赶脚。

  几个人前前后后搂着姑娘就进了一间十平方米的小房里去了,而我则是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玩着手机。

  “小伙子找一个呗,来就是玩嘛。”老板娘孜孜不倦的劝着我。

  “呵呵,没有相中的。”我笑呵呵的摆手拒绝了,阳哥家里有干净还正宗的韩国妹子,谁会玩你们这个呀,真是的。

  “就是释放一下,管她长得啥样呢,对不。”老板娘依旧不死心的劝着我,姑娘们接客,一百她们能赚三十。

  “要不就挑你得了?”我咧嘴坏坏的笑了笑。

  “我家老爷们在那呢。”这女的用眼神看了眼在屋里面看电视的中年,嘴上拒绝着,眼睛却一个劲的给我抛媚眼。

  哎,估计我是唯一一个敢说玩她的小鲜肉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猛然响了起来,我对老板娘比划一个嘘的手势,侧过身子让她该干嘛干嘛去。

  “晨曦?啥指示。”

  “哥,告诉你个好消息哦,我妈妈的嗓子好了。”

  “是吗,不错,哈哈。”我跟着开心笑了起来。

  “不过她好像跟咱爸分手了。”晨曦的声音又变得难过起来:“哥,你会不要我了吗?”

  “分手了?”我意外的问道。

  “恩,妈妈跟迟叔叔在一起了。”

  “迟叔叔?迟江霖吗?”我无比震惊。

  “嗯,就是丫丫姐的父亲,他追求我妈妈好多年了,我也不直到妈妈为什么这次忽然就答应他了,可能是给她的嗓子治好了给我妈妈感动了吧。”

  “……内个,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我爸妈就能在一起了,智允阿姨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何乐而不为呢?”

  “大人们有她们的选择,感情是勉强不来的,这点我知道,我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担心哥哥你会不要我了。”

  “傻瓜,说啥呢,你身体里流的是谁的血昂?咱们老张家的,你叫啥啊,张念执,放心好了,你呢永远都是我最疼最宠爱的妹妹,张浩永远都是咱们的爸!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嗯嗯,哥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嗯呢,替你妈妈感到开心哦。”

  a!a!忽然间,这帮小子迎来一个告吵,姑娘们奋力的交韩着,希望用最快的时间将钱赚到手,耳尖的晨曦顿时听到了这个声音,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声音也变得特别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哥,不好意思,耽误你跟嫂子办事了,我先挂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哎!”

  嘟嘟!

  话没说完,晨曦就将电话给挂了,弄得我这个尴尬,随后将地上的拖鞋捡起来奔着房门扔了过去:“小点声,草!”

  “哎呦小伙子,忍不住就来一下嘛。”老板娘孜孜不倦的声音再次响起,整个人如同幽灵出现在我面前。

  K首发T

  “你该滚哪滚哪去。”

  在晨曦妹子面前丢了颜面,将火气发在这老女人腿上,当下皱着眉头烦躁的离开足疗店。

  我寻思在车上呆一会儿吧,这帮玩意贼墨迹,你说要low就low呗,low完赶紧走得了,不得,还得跟人唠嗑,尤其黄平,非要买人家袜子回去,姑娘要五十,黄平就想办法给她砍成二十。

  “姐妹,你这也不值五十啊。”黄平拿着黑白条筒袜闻了一下:“这么香,上面还有香皂的味道,你今天刚穿的吧,这跟我上店里买五块钱三双的袜子有啥区别昂?”

  “没区别你去店里买昂,我这是穿的原味袜子,她们店里的是吗?”姑娘干这一行挺久了,什么样的奇葩客人都见过,比如要买裤衩的,买袜子的,往嘴里吐吐沫的,淌哈喇子的,啥样的都有,黄平这种还算ok的!

  黄平见这姑娘是老江湖,就说:“所以我给你二十不低了好嘛,你要一双袜子,带着汗脚,连穿一个月,我他妈给你一百都没问题!”

  “一百?你打发要饭的呢,我随便碰见个不行的男人,一分钟一百就赚到手了,我还得顶着得脚气的危险就为了赚你这一百?买不买,不买滚犊子。”姑娘挺硬气的说道。

  “嘿,我草,我最烦别人刚我。”黄平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智者她的嘴说:“不是不卖么!我还不买了,来,开始你的表情。”

  “还不出来呢,干啥呢都。”看了眼时间,都过去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我在车里左一觉右一觉的睡着,都睡冷了,就算强如阳哥,也没有说一个小时,这帮牲口,太能唠嗑了!

  手机猛然的又响了,这次是尹恩妃打来的。

  “皇妃,啥指示。”

  “呜呜呜,张耀阳,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电弧那头传来尹恩妃的哭泣声,听着就特别伤心,我现在的敌人太多,一来这种电话我就莫名的害怕,当下心里咯噔一声,踩着油门就往回跑!

  “咋的了,宝。”气喘吁吁的推开门,只见尹恩妃一边拿着面巾纸擦眼泪,一边看着手机,扑进我怀里说:“这孩子从小就被拐卖了,看着太可怜了,呜呜呜。”

  呼!我寻思啥玩意呢,感情是女孩子的同情心泛滥了,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刚到家十分钟左右吧,那帮小子出来了,这里我要说一下,我们去的地方特偏僻,因为安全嘛,你们懂得,所以周围根本就没有出租车,几个人叼着烟,迷茫的看着空旷的大街,无语的骂道:“张耀阳这王八犊子不会跑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