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吧,他铂叔在这呢,不可能丢下我昂,是不是跑附近买烟去了。”铂叔双腿发软,迷茫的看了眼四周,仍不死心的说道。

  “没几爸准啊,这货可能是等着急了,跑了吧。”潇洒哥挺了解我的说:“要不就是皇妃给他打电话了,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

  “都赖黄平,跟人家一个袜子能聊半拉点。”浪斌郁闷蹲在地上抽烟。

  “那咋的,最后你平哥是不是用十五块钱买了两双她的原味袜子,并且她给我保证会穿半个月的臭袜子给我玩。”黄平非常骄傲的梗着说道。

  “擦,咱给他摇个电话吧,这荒郊野岭的,连他妈个出租车都没有。”铂叔岁数大了,每次完事之后都会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想赶紧回去睡觉。

  “不能够,肯定还得有同道中人过来。”黄平眨着他无知的小眼神,一边挫着袜子一边说道。

  “拉倒吧,还是给他打电话最稳妥。”

  说话间,我接起刘铂的电话:“铂叔,咋的了,我跟皇妃在一起呢。”

  我这么说,就是在告诉他们别把你们找小姐的事给说出来,皇妃容易杀人。

  xA首&L发

  “出来接我一趟,刚应酬完。”果然这岁数大的脑子反应就是快!

  “啊,出不去了,皇妃不让我走,你们自己打车回来吧。”

  “……”铂叔沉默三秒后,咬着钢牙说:“铂叔给你个机会,把舌头缕直了重新发言。”

  “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我现在去接你们,皇妃肯定跟着去。”

  “车不坐下,我们人多,赶紧来吧,这跟钱没人。”

  “那油钱……”

  “滚昂,我滴滴打车了。”

  “厉害。”

  说完,我就龇着大牙给电话挂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开心的狂笑起来,哈哈哈。

  北风呼呼的刮着,几个因为票厂后分逼不剩的青年有些落魄的站在街道上。

  铂叔惆怅的仰望四十五度角星空,今晚的夜色好美,美得让铂叔有一种想杀了我的冲动。

  “他不来吗?”潇洒哥离得最近,他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恩。”

  “那我们办?等出租车吗?”

  “等个屁,现在是什么时代,是网络发展的时代,你们不会叫滴滴打车吗。”

  “没问题,可是我的微信里没钱。”潇洒哥很认真的说:“我负责滴滴打车,你们给红包。”

  这不是潇洒哥不想掏车费,是他微信里真没有红包了。

  “我从来不绑卡……”浪斌跟着说道。

  “平总,那你呢?”铂叔将希望放在黄平身上。

  “卡里的钱都让我买原味了。”

  铂叔顿时崩溃的扶着额头:“咱们刚运动完,不行走回去吧。”

  “依我看这个办法不妥,我决定选择守株待兔,一会儿肯定有出租车过来。”

  “你要明白一点,第一出租车拉客人过来的,他们一会肯定还得拉那个客人离开,因为这个地方比较偏僻,来这边的都是熟客,大多数的选择都跟浪斌一样,几乎用不了三分钟就完事了,他们肯定不会拉我们的,除非我们有耐心等着出粗车回来,第二,我观察半天了,来这边的都是私家轿车,也没有出租车啊。”

  “不行咱们两个人搭一辆出租车回去吧,两三台挤一挤咋也回去了,都是“连桥”他们能不管我们昂?”

  众人觉得浪斌说的道理,就决定都等一会儿。

  果不其然,一台黑色大迈腾潇洒的停在店门口,车上走下来一个英俊不凡的美少年,众人哗啦一下子就围了上去,将车子围成一圈,生怕他逃走。

  十分钟后,迈腾车主系着裤腰带,满脸舒适的表情就出来了,看着这么多人有点懵逼:“抢劫啊?”

  “兄弟,打个顺风车回去行不?”

  “你们这人是不是有点多?”

  “也不算很多了,挤一挤就回去了,晚上也没交警查这个,行个方便呗。”

  迈腾车主呵呵一笑:“我是真想拉你们回去,但是好像坐不下。”

  话音落,足疗店里又钻出来好几个青年,顿时就将车给塞满了,原来,迈腾车主没想出来玩的,他的几个哥们喊他帮忙来接一下子,就顺手玩一把。

  “加强连啊你们。”浪斌震惊了。

  “呵呵,哥们帮不了你们了。”迈腾车主打开车门就要走。

  “站住!”铂叔忽然吼了一声,黄平眼疾手快直接将迈腾车主给薅了过来,并顺手将车门给关上,与此同时,潇洒哥他们分里的将车门堵住。

  这台车是靠着墙边停着的,所以出来只能从两个门出来,另外那两个门是封死的。

  “大哥,我不是不拉你们,是真拉不下你们了,你也看到了我们人这么多。”迈腾车主顿时就有点懵b了。

  “我*你妈,不服给车门打开。”车门里的人还在叫嚣着,无奈空间太窄,他们根本出不来。

  “崩塌吗废话,兜里有钱吗?”铂叔恶狠狠的问道。

  “就带二百出来玩的,刚才花了一百五,还有五十。”

  “五十够了。”

  迈腾车主异常委屈的将兜里的五十递给铂叔:“哥们啊,我知道这话不该我说,但是……你说你们这么多人抢劫就为了几十块钱,真心不划算。”

  “滚犊子,你看我像差五十块钱的人吗?用得着你来教育我。”

  “像。”迈腾车主见铂叔他们收了钱以后并没有别的恶意,心里也放松不少。

  “那啥,咱俩加个微信,我这兜里没带钱,刚才看你开车要跑,一着急就寻思管你借点钱,回去我发给你。”

  “不用了,就当哥们请你打车了。”迈腾车主说完,挂挡就跑。他们深知打起来不是铂叔等人的对手,于是乎赶紧撂吧,万一等会他们反映过来这钱有问题的话,不得揍自己昂?

  十五分钟以后,我家楼下。

  出租车司机将五十块钱在灯光下反复看了几遍,便皱着眉头说:“我说你挺大个人了,咋还拿假钱骗我呢?我们干这行也不容易,好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