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话说完,智允阿姨早已泪流满面,岁月未曾在她脸上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哭起来的样子依然让人感到心疼,我可能明白了我爸在拥有我妈那样好的女人的时候为什么会记挂着智允阿姨。

  有些女人,她是独一无二的,比如我面前这两位,智允如此,晨曦更是如此,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吧。

  智允阿姨很奇怪我能说出这样的话,她对我说:“你长大了。”

  “恩,我长大了,晨曦长大了,可你们却在一点一点变老了,咱们国家有咱们国家的规则,但他已经是黑名单了,而且您也不是看这个世界脸色的女人,我希望你能跟我爸好好的,我希望晨曦能有个完整的家,而不是继父。”

  “妈妈,我想要你跟爸爸在一起。”

  我说完便离开了,晨曦则是跟她妈妈拥抱在一起,陷入良久的挣扎之中。

  出了智允阿姨家,刚下楼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这谁呢?我皱着眉头接起来:“您好。”

  “张耀阳呢?”对面传来一道极为懒散的声音。

  “你是?”

  “我问你是张耀阳吗?”

  “你谁啊?”我皱着眉头回道,按我以前的脾气这么问我,我张口就骂你了,现在不行了,万一是他妈哪个老总打来的电话,就完犊子了。

  “我路生!”

  “不认识。”这个路生子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报自己大名时,就跟全世界都得认识他一样,你是名人昂?

  “迟小娅认识不?”

  “认识,啥事昂?”由于他说话的态度不好,我的语气自然也是那种不爽的姿态。

  “找你,现在来道北,荣誉小区花园,速度。”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草,有病吧,哪来的大傻鸟。”我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后开车回家将手机调成静音,有些疲惫的睡了觉。

  一个小时后,路生子叼着烟在门口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我的身影,当下不免有些恼火:“这个王八犊子咋还没来。”

  说话间他又再次给我打了几通电话,却没有人接了。

  “草,放我鸽子。”

  他将烟头仍在地面用脚给碾灭后,转身回了楼上。

  叮咚!

  丫丫穿着浴袍,头发有些湿漉漉得将房间门打开,显然是刚洗完澡的样子,看的路生直流哈喇子,但他有些不满的杵在门口处问道:“你见张耀阳就见呗,还洗个澡算怎么回事?”

  丫丫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双手环抱:“我哪天不洗澡?”

  “你哪天洗都行,ok,没问题,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见张耀阳?”

  “……我乐意!关你啥事?他人呢?”这个路生子显然管的有点管了,丫丫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目光向路生身后扫去。

  “他不来。”

  “啥玩楞?不来?说没说是我叫他。”

  “说了,就因为是你叫的,他才不来。”路生火上浇油般的说道。

  “草!”气的丫丫骂了句:“你是不是骗我呢。”

  “骗你干啥,你看我俩电话都打了,刚才又给他打了好几遍他都不接,不信你自己看。”路生通话记录给丫丫看,丫丫看完后,不死心的又给打了一遍,仍然没有人接,气的双手插腰!

  “真他娘好看,这双大腿。”路生的眼睛就瞄着丫丫睡衣下露出来的两条又白又直又细的腿,心里想道,这腿要是给我,我能玩一年!

  “老子的电话都不接了。”丫丫当时就想摔电话。

  “哎哎哎,姑奶奶这是我电话,别冲动,你看哈,张耀阳不愿意见你,咱也没必要热脸贴他冷屁股是吧,咱是大明星,是未来的亚洲天后,不理他,还有你这个说话一定要注意了,不能张口闭口就是老子,老子,草草草的,影响不好。让那帮狗仔记者拍到了,新闻头条就来了。”路生子像个老妈子一样墨迹起来。

  “最v新章节A上zM

  “行了行了知道了。”丫丫烦躁的将大门一关,随即进了卧室,她躺在床上摆弄自己的手机,嘴里嘀咕着,非得我自己给你打电话是吧,给你牛的。

  这么想着,她就将视频给我弹了过来,但是对方一直没有人接,丫丫在想,自己啥时候得罪他了,咋就不接电话呢。

  于是他给晨曦打了电话过去:“晨曦呀,你哥跟你在一块吗?……啊……他回家了?哪个家你知道吗?……好嘞,地址发过来吧。”

  丫丫想了想,就给自己穿了一件美美的衣裳,然后大大咧咧的就出来了,她跟其它明星不同,如果遇到粉丝或者记者拍她,她根本不耍大腕,第一不遮掩,第二素颜出镜,第三还在镜头跟他们搞怪,她认真不做作的样子赢得广大好评,黑粉非常非常少。

  所以丫丫基本没有啥心理负担,下楼开着车就跑了。

  咣咣咣,丫丫重重的敲着大门,我累坏了,睡觉死根本就没听见。

  “也不知道在没在家,也不知道钥匙换没换。”

  丫丫从包里翻出几年前的钥匙,我们还在上初中的时候,丫丫是在我家里住着的,那时候她就有钥匙,这么些年一直都没扔。

  咯吱一声,呀,竟然打开了。

  丫丫大大咧咧的就了这个“老房子”里,里面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么的熟悉,有一种家的味道,小时候在这里生活的一幕幕仿佛还发生在昨日一样。

  进了卧室,就发现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阳哥,丫丫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竟然流口水!!这是睡得得多香。

  一向玩心很重的丫丫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卷成一个卷,就在我嘴边给我往下引哈喇子,玩的这个开心。

  迷迷糊糊间,我就听到有笑声在我耳边传来,要知道当时我的思想是自己在家睡得,怎么会有笑声?

  顿时我就感觉头皮发麻,不会有鬼吧。

  阳哥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张大脸映入我的眼前。

  哦,达!!!!

  李小龙的声音从阳哥的嘴里发了出来,同时一拳稳准狠的搂了上去:“何方妖孽,竟然偷袭本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