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喂,我去你奶奶个勺子。”丫丫从地上爬起来,张牙舞爪的跳上床跟我一顿撕扒。

  “哎哎,误会,误会,我他妈不知道是你,别打我脸,草,别挠,服了,服了不行吗!!”短暂的一次的交手,让丫丫给我大脖子上顿时挠出三道林子,许久不见,还是这么彪悍。

  “妈的,看看给我眼眶子削的都肿了!”丫丫郁闷的指着自己的眼睛照镜子在那看,疼的龇牙咧嘴的。

  。正)1版(首T-发4%

  我一下子就没忍住,乐了:“你咋来了。”

  “我让助手喊你过去,你也不去昂,我就来了呗。”丫丫的言语中略带不满,甚至有点小埋怨。

  “昂,我草,我以为是别人骗我的呢,就没信。”抽搐一支烟叼在嘴里,同时递给她一根。

  “早就不抽啦。”丫丫摆手拒绝了。

  “大明星你咋进来的?”我眯着眼睛笑着问道,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挺闹心的,让丫丫这个小虎妞这么一闹顿时啥坏心情都没有了。

  “门没锁就进来了呗。”

  “啊?门没锁么,可能是太大意了,门没关系。”

  丫丫莫名的咧嘴笑了起来。

  “往里去点,给我点地方!”丫丫给我往里挤了挤,抢过我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后背靠着床头柜,就这么与我闲聊起来。

  “我爸跟智允的事你听说了么。”丫丫上来直接问道。

  “嗯呢,听说了,肿么了?”

  “跟咱俩那时候研究的一样哈,开心吗?”

  “不开心。”我摇摇头说道:“你没看见,我爸哭了,这么一个硬汉竟然哭了,我都于心不忍了,今天还去劝智允阿姨来着。”

  “啊?你同意你爸跟俩女人……”

  “其实也正常,哪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没俩女人呢,你也不看看是谁的爸爸,他儿子都这么英剧潇洒帅气,他爹能错的了吗?也是正常的。”我龇着大牙说道。

  “我没心情跟你俩扯淡。”丫丫忽然望向我,正色道:“我支持我爸跟智允在一起,你爸就安安心心的跟你妈妈在一起不行吗,这样两家都能幸福。”

  “可是你觉得他们幸福吗?我爸他要是不难过,会死活不放手么,智允阿姨要是开心,她会在家哭的不能自已吗?”

  “但问题是现在智允要跟我爸结婚,而你爸在中间阻拦!”丫丫性子有些急,一言不合就愿意动手,这不,两句话没说完,她的手就过来抓我的脖领子了。

  “息怒!都他妈当大明星的人了,还毛毛躁躁的。”

  “我啥样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昂,我在舞台上装的已经够累的了,我才不要在你面前装呢。”丫丫说:“你可想好了,我是全力支持他们在一起得,你非要跟我作对的话,咱俩可就是两个立场的人了。”

  “咱俩就是孩子能干啥呀,关键还得是看他们怎么想的,你这大晚上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个事的?”

  “不然呢?还能是过来强*你的?”丫丫梗着脖子反问我,小脸气呼呼的。

  “我不反抗的话,构不成强*罪。”我咧嘴笑了起来:“要我说呀,你该帮你爸就帮你爸,我该帮我爸就帮我爸,并不会影响咱俩之间的友谊。”

  丫丫撇撇嘴:“我看呐,够呛,万一我爸跟你爸打起来了,你让我怎么办,让我去挠你爸,我真有点下不去那手,但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爸被欺负,你说是吧。”

  “奥,那你就舍得挠我呗?我这帅脸就让你挠成这熊样了?怎么出去见人,不知道我就靠着我这张帅脸混饭吃呢么!”我愤怒的问道。

  “我就挠你,让你女朋友误会,完了跟你分手,怎么地吧,略略略略。”丫丫伸着舌头向我挑衅,就如同孩子般一样幼稚。

  “在略略一个?”阳哥一手抓住她的舌头,使劲一拽,给她疼的呜嗷直叫唤。

  “张耀阳,你王八蛋。”她含糊不清的骂我,然后山嘴咬我。

  “哈哈哈。”

  本来挺严肃的话题让我俩一聊顿时成了逗逼与逗逼之间的对话,整个屋子都充满欢乐的味道。

  丫丫不能再我这边过夜,我俩闹了一会儿,就开车送她回去。

  丫丫拍着我的肩膀:“我说哥们,还记得我们年少时的约定吗,现在我正在一步步的去现实它,而你呢?遵守诺言了吗?”

  我一愣,瞬间无言当中。

  “呵呵,你忘了吧。”丫丫说完便开车走了下去。

  “啥玩意,神神道道的。”我真的没想起来丫丫说的那句年少时的约定是啥。

  一转眼又是过了几天,智允阿姨迟迟没有回头的意思,我爸心如死灰,决定给日本公司转手卖掉,就在这边跟智允阿姨死磕到底了。

  我爸,我妈,刘鹏,张健洲,以及我,我们五个人在家里呆着,我妈给他们泡了一壶茶,张健洲说:“浩哥,这样做是不是冲动了,日本公司那边发展的好好地,不要为了跟智允斗气,卖掉公司呀。”

  “就是呀。”刘鹏跟着说:“现在哈市这边做生意不好做,你就是回来也得精打细算,忽然就这么回来,会不会太冲动了,咱都五十了。”

  我爸抽了口烟,缓缓说道:“智允只是一件很小的因素,更大的因素还是两个国家之间的问题,好多国外华人都开始陆续回国了,是因为有可能要打仗了,最近日本,老美,连着韩国没事就瞎逼嘚瑟挑衅我们,战争是早晚的事,那边不能长呆,我已经决定好了,这个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来的决定,毕竟刘铂现在帮我儿子打江山,我跟裤衩子在那边也不好,公司卖了,两个人将股份分一分,回头跟瑶瑶合伙开一间新公司,我有我的打算,你们放心就好了。”

  张健洲点点头:“只要不是冲动做的决定那就好,智允明天就要结婚了,怎么办?”

  刘鹏将自己身上的警服脱掉了:“不行,去抢吧,作业不能让他们结婚成了,裤衩子,赵心也回来,咱们兄弟几个好久没联手青春一下子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