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摆摆手:“都五十岁了,还抢婚作妖干嘛,都不够丢人的,我自有对付她,虽然恶心了点吧。”

  我终于开口:“爸你会不会跟丫丫的父亲打起来?”

  “不会。”我爸摇摇头:“我们这么大的人了,你以为跟你们小孩子一样一言不合就动手么。”

  呼,那还好,不能打就行了。本来我没多想,可丫丫竟然亲自跑过来一趟,就让我有了这种想法。

  可接下来的话,让我一个身子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我们这个年龄段,要是整,就往死了整。”我爸恶狠狠地说道。

  “我们支持你。”此刻的键洲叔他们哪有一种大官威的感觉,完全一副小迷弟的样子,这让我不禁升起一股自豪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让我感觉最丢人的老爸竟然在我心里开始有了隐隐约约的骄傲感,可能就是从那天单枪匹马挂俩锤治服苏哲开始。

  那时候的苏哲在我眼里还是个高不可攀的大人物,想要对付他,必须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行。

  但是……我爸好像轻而易举的就给干了,他给我带来的震撼真的太大了。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一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那就好了。

  智允要结婚了,尹恩妃作为妹妹肯定是要到场的,期间还有她们的亲朋好友,这个婚礼看上去极为热闹跟豪气。

  据说奔驰有一百零一台,围绕道外赚一个小时,身上黄金万两,从头到脚全部都是黄金,就跟娶年轻小媳妇一样,砸钱那叫一个豪气。

  能娶智允这样的女人是多么的令人羡慕,尽管她年龄已经大了,但曾经混过娱乐圈的人,都还是叫她女神。

  只不过这次智允的结婚,没有之前那般轰动罢了。

  可在哈尔滨这一块也是顶级婚礼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却难过的再也笑不出来。

  造型师给她设计头型,说道:“我从前就很喜欢你,没想到能做你的造型师,真兴奋,咱俩来个自拍行吗?”

  “呵呵,都是老女人了,还拍什么了。”

  “老吗?真的一点都不老,年龄虽然大了点,可咱这容颜依然青春永驻,比以前多了一些韵味哦。”

  ……

  我们这边,全部集合在一起,准备盛装出席。

  瑶瑶干妈跟王禹走过来,王禹上来就弹了我脑瓜崩:“小奔驰还得可否过瘾?”

  “一般般,下一步该换总裁了,你看看卡里的余额够不够?”跟王禹我还是比较自在的。

  “我卡里的余额顶多能给你加两百块钱油,总裁是换不起,你可以研究研究你干妈,她够。”

  “豪气!呵呵。”我笑了笑递给他一支烟,他接了过来,吧唧吧唧的裹着。

  尹恩妃一路小跑过来:“耀阳,来。”

  “干啥?”

  “你来就完了,墨迹呢。”

  尹恩妃给我拽到小屋,然后将门反锁,之后又去给窗帘拉上了,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干嘛。

  “想我不?”尹恩妃问道。

  “嗯呢。”

  “快来,我也寂寞了。”说完双手扶着床等着我的表演。

  “我靠,咱能矜持点吗?”

  “赶紧,多久没交公良了!”

  五分钟后,阳哥一脸舒适的从小屋走出来,尹恩妃在我后面小声嘀咕我,不满的说:“啥他妈选手,完犊子!”

  “我爸妈他们都在客厅呢,我这不是紧张么,没发挥好,你等一会儿参加完婚礼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就完了!”

  “好,我等着。”

  哎,要不说女人呐,你在没拿下她之前,矜持是她们的座右铭,等拿下以后,朗副才是她们的座右铭!这还没到三四十岁呢,就已经这样了,我简直不敢想象要是到了那个年龄段会是怎样。……

  客厅内挺严肃的,我爸正在咨询一个陌生面孔的律师,我在一旁听了半天,然后惊讶的无以复加。

  尹恩妃小声对我说:“你爸这手段也太狠了。”

  我扶额狂汗:“真是这种人你别招惹他,太阴损了。”

  片刻后,我爸起身相送:“王律师,谢谢你了,大老远还专门跑一趟。”

  “没事,有问题尽管找我,我会尽量帮你赢得。”

  “好的,这个你先拿着。”我爸将一个牛皮纸包装的现金塞给他。

  “这钱我不能要,帮你争夺这次抚养权,是我的职业所在,我既然接了您这单业务,肯定会尽力帮你完成,毕竟沈女士介绍的人,我肯定会尽力而为的。”

  话音落,瑶瑶干妈走上前补充道:“王律师可是咱哈尔滨的金牌律师,几乎他只要接下来的单子,肯定就能赢。”

  “沈女士过奖了。”

  王律师离开后,我爸看着瑶瑶问道:“这个律师真的那么厉害么?”

  “恩,晨曦的抚养权肯定是你的。”瑶瑶说:“你这手段也太狠了,明知道智允放不下晨曦,就给晨曦弄到自己这一边,那智允肯定没办法安心嫁给迟江霖了。”

  是的,这是我爸最后的杀招了,晨曦是智允的命,她肯定不会放弃晨曦的。

  更新S最n◇快-j上/Z

  智允阿姨的婚礼正在缓缓展开,来了不少业界名流,而我跟尹恩妃则是先赶往会场,路上,尹恩妃有些不乐意:“哎,其实我姐嫁给迟江霖也蛮好的。”

  “你想你爸爸妈妈吗?”我岔开话题问道。

  “不想。”尹恩妃一愣,随即很快的回答。

  “为什么不想?”

  “他们都抛下我,不要我了,我干嘛要想他们?”

  “可若是他们有难言之隐,最后有一天忽然回来了,你会认他们吗?”

  “那也得看什么难言之隐。”

  “呵呵。”

  “你笑什么?”

  我笑着说:“别骗自己了,天底下没有不想父母的孩子,尤其是我们这种从小就缺少父母的爱的孩子,我们比同龄人更渴望来自父母的爱,当有一天你的父母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定会不像现在所说的这般冰冷,所以我爸现在这么执着的去追求智允阿姨回来,跟她的爱情只是一方面,我想更多的则是他想补偿对晨曦跟智允的爱。”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