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这个缝隙我我钻了出去,与潇洒哥等人汇合,这些人身上都挂了彩,两位却没有,他们拼了命的保护两位姑娘不说,对面也不舍得对尹恩妃她们下手,要不说长得好看还是有优势的。

  我与他们几个汇合以后,发现手里都有刀,应该是从对面某个人身上得来的。

  青年拿刀指着我们:“叫嚣呀,再牛逼一个我看看昂!”

  潇洒哥咬着牙说道:“你tm就是狗蓝紫,有本事弄死我。”

  “呵,还能叫唤呢,看我给你这b嘴撕裂。”

  “跟他们拼了。”

  “拼什么,赶紧跑!”

  在拼下下去我们肯定废,于是我跟浪斌配合默契的抬着烧烤炉子使劲向他们仍过去,煤炭带着火星瞬间洋洋洒洒的落在他们头顶上方,向一颗颗炮弹一样,吓得节节败退。

  就在这时,我吼了一嗓子,然后我们拔腿就跑,此刻也不装逼了,也顾不上形象了。

  “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其实这名青年给我们干成现在这狼狈样已经算是出气了,他们在追不追已经没啥意义了,象征性的追了两步就停住了。

  “废物!”

  青年停住脚步,向我们呸了一声后,这才挺解气的回道车子面前:“鑫泽,谢谢你了昂!我安排兄弟们唱会歌去。”

  “不用了。”

  李鑫泽摆摆手,说道:“很晚了,我也得回去睡了,让兄弟们都散了吧,一会儿警察就该来了,他们报警了。”

  “这帮狗蓝紫我以为多硬呢,啥也不是。”

  青年特解气的说道:“走吧,鑫泽咱们去玩会,兄弟们刚才打了半天了,也累了。”

  “行,走吧。”

  李鑫泽也没好意思在拒绝,就同意了。

  “那个,袍子,你安排他们去辉煌ktv,我跟鑫泽去买包烟。”

  青年招呼一声,随即跟李鑫泽去了银行。

  “干啥玩意,钱不够昂,我有。”

  李鑫泽叼着烟笑着说了一句。

  “不是,等会吧。”

  青年取了五千块钱给李鑫泽:“诺,还给你。点点看看够不够,上次借你那么久,挺不好意思的。”

  “咱们哥们还说这个。”

  李鑫泽直接揣进兜里。

  “亲兄弟明算账,点点头,别回头发现少了,呵呵。”

  青年管李鑫泽借了三千块钱,而他拿的是五千块钱,多给了一千算是今天帮忙的,并且他想着工地有活的话能给他包点。

  “你这是扯啥呢,多的不要昂。”

  李鑫泽数完钱就明白咋回事,就把多的两千块钱还给他了。

  “泽,拿着吧,今天帮我撑场子叫了这么多人,这么有面,呵呵,哎,我还有个事想跟你说。”

  “说呗,咱们哥们客气什么。”

  李鑫泽微微一笑,低头点了颗烟。

  “工地的水泥,包给我家呗,你也知道我家最近的生意不太景气。”

  “我真想帮你,但上次水泥出现问题的事你还记得吗?我让康总给我这顿骂,是人家点名不用你家的,不然凭我俩的关系,能不用吗。”

  “我爸当时也是被朋友坑了,才进了劣质的水泥灰,这不吃到亏了么,我们肯定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要不然你给康总说说,我们拿点钱也行。”

  “到时候再说吧,要是用钱的话,我通知你。”

  F最k^新章HS节上2

  “好嘞。”

  当当当!

  他俩刚聊完,就有人将他们给围住,敲了敲他们得车窗,说道:“下车,来!”

  李鑫泽一愣,看着我们这帮人,有点懵b,怎么跟上来的?

  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有跑远,我从饭店往出跑的时候就认出其中有一个人是那天在工地强拆人学校的,然后我就下意识的往对面那辆汉兰达车上看了眼,发现里面有个人,但是不是李鑫泽我就不确定了,于是乎我们没跑多远,就跟着他们来到这边了。

  “鑫泽,怎么办?”

  青年慌了:“绝对不能下去啊,下去咱们就得折。”

  “没事有我呢,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李鑫泽说话就托大的下了车,随即递给我一根烟:“呦,耀阳?”

  我没接,从兜里敲出一根玉溪叼在嘴里,歪着脑袋说:“鑫泽,咱俩还是不是好伙伴了?找人干我,合适吗?你要不爽我直接说呗。”

  李鑫泽无奈一笑:“我要说我哥们给我打电话说被人欺负了我不知道是你,你信吗?我要知道是你,说啥不能让他们动手呀。”

  我信你大爷!之前不知道,刚才来的时候咋也看见了吧?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这顿撵我们,他将话先说了,就是为了应付康友鹏那边。

  “信,你说的话我都信,我也不找你麻烦,你哥们刚才怎么干我的时候,我现在怎么干他,还回来就行,我不找你。”

  我笑呵呵的说道。

  “那不行,在鹤岗还没有哪个人能当着我李鑫泽的面动我兄弟的人。”

  “巧了,咱俩脾气一样,我从小长这么大,都看不了别人欺负我兄弟!动手。”

  话音落,我便收起笑容,潇洒哥咣咣咣的敲着车门子,喊道:“开门!”

  “你tm敢动手?要不要我给康总打个电话?”

  李鑫泽拿出车钥匙,将车给锁住,随即冷冷的看着我。

  “呵呵,今天你就是给毛爷爷喊过来,我tm也干他!”

  脸色一变!我伸手一把抓住李鑫泽,使劲这么一拉,李鑫泽反手一扒楞,我俩直接就扭打在一起,我俩动手干仗的时候,黄平跟浪斌也动手了,我们三个给李鑫泽一顿踢!

  车里那个青年也是个狗蓝紫,他愣是没敢下车,而是在车里打电话给他的那帮兄弟们,无奈的时候这帮小子都在ktv里鬼哭狼嚎,根本没听见电话!

  “不下车是吧?”

  潇洒哥拎着拎着斧头来到车面前:“我最后问你一次,下车不?”

  “下你妈!”

  青年咬着牙,还不服气呢!

  “很好。”

  砰!砰!

  三十多的万汉兰达的车窗让潇洒哥一下又一下的轮着,别说质量还挺好,轮了好几下以后,车玻璃才出现玻璃纹,随后一点点裂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