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可能,让我放低姿态行,扇我,我就踢他。”

  我俩正说话呢,手机就响起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喂,你好。”

  “张总您好,我们康总想约您见一面。”康总秘书语气平常的说道。

  “恩,正好我也有事找康总,那我最找个地方。”

  “不用了,康总说来公司就好。”

  “行,半个小时就到。”

  “好的。”

  挂了电话,我笑呵呵的说:“完喽,兴师问罪来了。”

  “去吧,能忍尽量忍忍啊,忍过不去了,鹤岗这片天就是咱们的了!”铂叔再次提醒我。

  “啥意思,你不去昂?”

  “去受气去我去干嘛?我可不去。”

  铂叔臭不要脸的乐道。

  {r正S版首发

  “走嘛,一起过去,你去了我能有安全感。万一这老蹬给我玩点别的花样,我反应不过来咋办?”

  “这才更锻炼你临场应变能力呢。”

  “好了好了不闹了,你去了,万一我给他揍了你还能拦着我点。”

  “别扯犊子了,你婶跟我离婚呢,愁死我了。”铂叔痛苦的揉着太阳穴。

  “啊?你家也闹离婚呢?”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我爸他们这一代人是咋的了,没有一个过得消停的,这也赢了那句话,臭鱼找烂虾,不是一路人,整不到一块去。

  “笑屁,这女人呢,都是这样,生活稳定了就想找点激情,智允女神刚整完,我家那姑奶奶又开始了,愁死了。兜里有钱吗,给叔拿点,不够用了。”

  “我的钱都在恩妃那管着,你得管她要。”

  “你要吧,我有点拉不开脸。”

  “不是,你一个月工资咋也得有一万了吧,不够花??”我挺差异的,铂叔这人挺会过日子,虽然抽烟喝酒再加上偶尔找个小姐啥的,但是有四五千就够花了,咋滴也得存个四五千的,咋还不够用呢?另外,他之前跟着我爸干之前就已经是一位挺有名的副总了,怎么可能没钱呢!

  “没tm说么,你闫阿姨要跟我离婚,我准备净身出户,钱,房子,全给她,怎么老往我伤口上撒盐呢。”

  “那不是没离呢吗?”

  “我跟你一样,钱喜欢放媳妇那把着。”

  “奥,懂了。”我点点头说道:“要我说,闫阿姨就是在跟你扯淡呢,你也别当真了,女人闹完小情绪就好了。”

  “你不懂,她跟智允不一样,得,不说了,心烦,走了。!”铂叔一脸忧郁的离开了。

  哎,又是一个为情所困滴男人,看看我,一生潇洒不羁爱自由!

  因为阳哥心里的把握还是很大的,所以一会儿即将面对康友鹏的时候心里没啥压力,就哼着小曲往那走。

  半个小时后,我轻车熟路的来到康友鹏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用手善呼着脸蛋子说道:“这tm天也太热了,小秘书给我接杯可乐过来,加冰。”

  秘书看了眼康总,康总点点头,后者说了声好的张总后便离开了。

  待到小秘书离开后,康总刚要发话质问我,我便抢先开口说道:“康总,我委屈呀,你要替我做主啊,你手下那个李鑫泽是个什么玩意啊,我们在工地他给我穿小鞋,一整就故意将材料往这运晚了不说,要么就是不给工人发工资,整的名声哀怨四道的,他也不去工地,所有人都奔着我来,头疼死了,这些我都不说了,那我在大街上吃吃饭,他就喊人拿片刀过来轮我,你说我哪惹他了也行,这啥玩意啊?康总,你得给我交代呀,不能说咱们两家合作,我吃不好,睡不好的在那操劳,他说干我就干我啊。”

  我的嘴像就机关枪似的一顿炮火连天的跟他委屈抱怨,硬是给康友鹏整的一个头两个大。

  阳哥撒谎了吗?没有!

  阳哥说的是事实吗?绝对是!

  既然如你,你康友鹏还能说出来啥?恩?!

  空气陷入死一般的安静当中,偶尔能听到阳哥啪嗒一声点烟的声音,这时小秘书推门走入:“张总您的冰镇可乐,康总,您的咖啡。”

  说完她便出去了。

  “少喝点可乐,这玩意杀精,你还没结婚。”终于康总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没事,身体里好几十亿呢,杀几个不耽误,呵呵。”我咧嘴笑了起来,康总心里的火在随着我一顿抱怨后给压没了。

  “你说滴这么可怜,那为啥现在你生龙活虎的在我面前,鑫泽打着石膏在医院躺着呢?”康总好奇的问道。

  “康总,我不跟你吹牛逼,你也知道我是当完并回来的,身边的这几个兄弟女人,三个当兵的,一个在社会上专门收账拢账的,要是真打起来他们能是对手吗?尤其在动刀玩命的情况下,在一个,可能是我爸妈比较管着我,做事就没啥分寸。”在东北有句特别能装逼的话,就是哥牛逼吗?没招,父母惯得!

  还有,阳哥吹了一个小牛逼,当时被那帮人拿刀追的满地跑的画面没形容,自动忽略掉了……

  “那你也不能给人腿打断了,这让他以后怎么办?”

  “他本身也不来工地呀,这腿断不断跟我没啥关系,康总,您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是他拿着刀追着我,如果不是我们当过兵,换做普通人,现在在医院指不定有多惨呢,也就是我看你面子,才打断他一条腿,这要是别人,我让他死十个来回,姿势都不带一样的!不说别的,拿着刀来看我,我让我键洲叔抓他一下子,在运作一下子,我保证他都赶不上工程结束后的分红!”

  “……那我谢谢你给我这个面子呗?”

  “谈谢就远了,晚上领我大保健去吧。”我龇牙冲他抛了记眉眼。

  “不管咋说,这也是我弟弟,跟我玩了这么久,我不能看着他受委屈。”康友鹏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你给我个面子,回头我做东,你给他道个歉,他要多少医药费,咱赔给他,行不?”

  “不是老弟装逼,我张耀阳这一辈子还没说给谁道歉呢,包括我的父母,但康总您一句话,别说我给他道歉,就是下跪都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