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

  阳哥之前的话让康友鹏心里感到挺爽的,我认错态度也快,也给他面子,刚要心情舒适起来,一句但是让他顿时停止准备起身的这个动作。

  “说。”

  康友鹏硬生生的又坐了下去。

  “道歉可以,赔偿医药费也ok,但我绝对不跟他继续合作下去了,我不喜欢自己的合作伙伴整天阴我,没事就要拿砍我,这倒不是我害怕,我只是担心这一次给他腿打断,下一次就会要了他的命。”

  “……!”

  康友鹏沉默半天,忽然就笑了:“你小子感情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真不能赖我,他非要作死你说咋办?”

  “工程是你们两个人做的,眼瞅着到秋天该停止了,最迟明年夏天交工,也不过大半年的时间,马上就要赚取利润了,你给他踢掉了,合适吗?”

  qQ正\":版=首发

  康友鹏没什么表情,却有着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的话,就像您所说的眼瞅着就要分红了,他想要我命,您感觉他这么做合适吗?康总,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一个成年人在做出什么样的事之前,定是要考虑后果的。”

  啪!啪!啪!

  康友鹏忽然鼓掌:“这些不是你这个年轻段应该思考出来的问题,恐怕是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叫刘铂帮你研究的招吧,恩?”

  “哈哈哈。”

  我猛然大笑起来,站起身与康友鹏平视:“康总,再过五年,我定会让你刮目相看。”

  “呵呵,拭目以待!”

  “我们……现在去医院?”

  “不了。”康友鹏摆摆手说道:“这事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妥了,康总!”

  离开公司后,我长长的松了口气,康友鹏这是不准备管李鑫泽了。

  这么想着我便拿出手机给潇洒哥打过去了:“潇洒哥,起床尿尿了。”

  “正尿着呢,领导啥指示。”潇洒哥一手扶着小袅一边吹着口哨。

  “康友鹏松口了,咱们一家独大的时刻来了,跟我去医院找李鑫泽!”

  “要不要叫黄平,浪斌?”

  “不需要,这时候咱俩搞就可以,我先去做合同,地址发给你,来找我。”

  “妥了!”

  ……

  另外一头,某个普通小区内,光看墙壁上的苔藓以及装修风格来看,这间楼房已经很陈旧了。

  客厅内,七爷的右臂玩着手枪,熟练的来回拆着子弹。

  七爷无奈的看着一脸倔强的秦子晴:“晴晴,总公司已经不管我了,警察到处找我,我晚了,你在跟着我,没有好的结果,这张卡你拿着,足够你下本生过的很好了。”

  “七爷,就是死,我也要跟你在一块!这钱我不要。”秦子晴本已沦落为妓女,尝够了人间百态,曾一度抑郁的想要自杀,后遇到对她关爱有加的七爷,她的生活才重新燃起希望。

  “傻丫头说什么呢,你还年轻,没必要跟着我这么个糟老头受罪,苏哲折了,我这边的关系全都崩了,一旦苏哲在里面松口,我就完了。”

  曾经风光无限的七爷,此时已经沦落为丧家之犬也不为过。

  “我不走。”

  “不用说了,你滚吧,我不会让你留在我身边,今晚我就与他离开这里,是生是死,看天了。”七爷已经被限制出镜,至今仍在鹤岗地区逗留,警察不让他走,随时会得到传唤的消息,总公司那边也扔下他不管,苏哲必折,目前苏哲还在期待着七爷能够救他,但他没有接到上头的消息,所以说,一旦苏哲进入一审后,他为了自保,肯定要将七爷给供出来,一旦那个时候,七爷插翅难逃,绝对死罪!

  目前,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偷渡到国外,这样他才能够活下来,本可以带着晴晴一起走的,但是七爷大势已去,不愿让她跟着自己受苦,能跑掉,也是吃苦,跑不掉就会受牵连。

  “七爷,我明白你现在的出镜,你也不用把话说的这么绝,我在你最风光的时候跟着你,就肯定不会在你最落魄的时候抛弃你,我去求张耀阳,让他帮我们逃跑。”秦子晴的态度特别的坚决,让七爷这颗残破的心为之一动,一直以为秦子晴这样一个亭亭玉立,如花一样的姑娘跟着他就是为了他的钱,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撵都撵不走,这份情,比他原配老婆还要深。

  “别去了吧,苏哲上次就是因为找他,折里面的,我担心你去找他,他骗你,顺着你摸到我们,最后给我们一网打尽。”

  “我去吧。”七爷的右臂站起身:“他不听话我就一枪做了他。”

  “我了解张耀阳,我去的话他肯定会答应我的请求,七爷相信我。”

  “你去?万一你出卖我们咋整?”七爷的右臂问出了七爷想说却没好意思说出来的话,这些年七爷的岁数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小,心肠也比以前柔软许多,尤其在面对秦子晴这个可怜的女孩的时候,连发火都变成一件挺难得事情。

  “如果我想出卖你们,现在你们早就在警察局里了。”秦子晴撂下一句话,转身走走出楼道。

  “七爷,嫂子太单纯,我不放心,我跟着去看看吧。”右臂想了一下,说道。

  “外面到处是警察,你还有命案在身,出去反而不好,行吧,咱们不如在赌一次,上天让我遇到晴晴,就有它的用意,是生是死,我决定堵一把。”

  “七爷,把一个希望放在女神身上,能行吗?”

  “不然你有更好的办法吗?”七爷无奈的说道:“现在我们只能将命赌在晴晴身上了。这个女孩年龄不大,内心早已被伤的伤痕累累,她跟我一样,都是可怜人,看得出来她很想跟我在一起,我这一生除了自己谁都不信,那么好,在我暮年之际,我愿意相信晴晴一把。”

  “七爷,您都这么说了,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刚才说话冒犯到嫂子了,七爷您别往心里去,我这人说话直。”

  “咱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这种话不用说。”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