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来一个人,我去问问。”迈步来到这个人面前说道:“嗨,哥们,你看见有个姑娘进去了吗?”

  “没有。”这人低着头从我身边匆匆走了过去。

  但是!!下一刻,我就感觉有些不对了,总感觉这人在哪见过:“哎,哥们等一下。”

  我还想喊住他,但是后者却急匆匆的跑掉了。

  “站住!!!”我高声喊道,紧接着大喊:“黄平,抓住他。”

  黄平反应过来,从车上跳下来,我俩对着他就是一顿追。

  “七爷,漏了,快跑!”右臂拼命的跑着,不忘给七爷打了通电话!

  对比已经抽大的秦子晴,七爷还算可以,接到这通电话后,就拉着秦子晴说:“赶紧tm走,咱被人跟上来了。”

  七爷以为是警察,很是慌乱,而秦子晴却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光,要跟七爷做!

  啪!

  “你给我醒醒。”七爷上去就是几个大嘴巴子,仍旧没给她扇醒,最终抱着秦子晴跑,好在秦子晴苗条,不然真为难这个老头子了。

  “*你妈,给老子站住。”

  这次我非常确定,这个人就是那天打死老艾的那个人,七爷的右臂!

  “我站你妈。”

  这人牟足了力气跑,路过水果摊的时候还将摊子上的水果全部扒楞掉,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阻碍。

  但我们是当过兵的,在跑了两条街以后,这货逐渐体力不支,一咬牙,拼了!!

  砰砰!

  掏出腰间的枪回头对着我们两个就是两枪,我俩顺势往旁边一倒,子弹绷进我的胳膊里。

  “耀阳没事吧?”

  “没事,追他,不能tm让他跑了,我们要给老艾报仇。”我咬牙说完,同时将电话打了出去:“110吗,我要报警,对,就在两仓街,快点面对tm有枪。”

  挂完电话,我从地上爬起,咬牙追了上去。

  “人呢?”

  “没了,这小子很狡猾,看来这边的地形他早就摸熟悉了,咱不能再追了,容易被他阴。”黄平谨慎的看了眼周围说道。

  “真tm恶心,当时我就应该反应过来的。”我懊悔不已。

  “咱先去医院看看吧,你的手受伤了。”

  “不对,刚才只下来一个人,秦子晴上去了,说明七爷在里面,抓到他,还怕那小子不回来么!!快走,咱们中了调虎离山。”

  这么想着以后,我咬牙将胳膊上的伤口给勒住,转身又跑了过去。

  我们跑到顶楼,看见一个房间开着门,就走了进去,桌子上放着残乱的方便面碎渣,桌子上还有刚刚掐灭的香烟。

  “耀阳快过来看。”

  7H

  黄平招呼我进卧室,台上赫然放着的针管让我眉头紧皱。

  “这个东西是?”

  “应该是吸堵用的。”

  我闭着眼睛在空中闻了一会儿,秦子晴身上残留的余温仿佛还在这里,一个让我不敢想象的画面出现了。

  “赶紧追,七爷带着秦子晴一个女人跑不远!”

  这间屋子肯定是被他们舍弃了,留在这边也没用,就猛地追了出去,可是他们就像是消失一样,怎么都没找到。

  “别找了,他们肯定是踩好点了,现在又不知道躲在哪里了。”

  黄平叹了口气说道。

  啪!啪!啪!啪!

  我咣咣咣一顿拍打着自己额头,很是心烦,他们虽然躲起来了,但一定就在附近,而我已经报了警,但要是秦子晴真的碰了不该碰的东西,那么她势必会受到牵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有些懒散的身影出现在我脑海。

  刘铂!对,找铂叔!

  这么想着我就给打电话过去,并将事情的经过给他大概讲了一遍,铂叔听后,立刻说:“不要停留在那里,赶紧tm回公司,快点的!!!”

  铂叔的话说的很急,弄得本来不是很紧张的我们顿时都紧张了,当下钻进车里掉头就走。

  某个小区楼上,已经用清醒的秦子晴正用手挡着七爷手里的枪冲他摇头道:“别打他。”

  “这小子是要往死整我们,我说了吧,这人不可靠,竟然利用你过来找我们。”七爷见我们离开后,这才缓缓的将枪放下来。

  “我知道了,以后不跟他联系了。”

  “我们弄死了他的兄弟,他一定怀恨在心,苏哲就是个教训,今天我们差点也折他手里,不行,我们得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

  咯吱,门开了,跑了大半圈的右臂也走了回来,他气喘吁吁的说:“咱们漏了,赶紧走吧。”

  “走,往哪走,现在手里没钱,也没人,走不了,我在宝泉岭那边还有点货,晚上弄辆车,咱们过去给货取了,然后人体藏毒带回吉林,没办法了,只能铤而走险。”

  人体藏毒,就是讲堵品藏在人的身体里用来躲避检查的,藏的地方挺恶心也挺变态的,就是在下面塞进去,为此秦子晴遭受不少罪,七爷他们也不轻松,将绳子绑好以后拴在牙缝上然后咽下去,等着过了扫描仪跟检测仪的时候,在硬生生的给拽出来。

  秩序公司,我拖着已经干涸的手臂回到办公室,众人刷的一下围了上来,铂叔皱眉问道:“low火了?”

  “low了,让他们跑了,他们一定还在周围。”

  “报警了吗?”

  “报警了,但是……”我顿了顿说道:“我刚才又给警察打电话过去说我逗他们玩的,他们挺生气,要调查我,我已经给卡掰折扔了,幸好卡没有注册。”

  “为什么这么做?”铂叔问道。

  “是啊,找警察调查给他们一圈,抓住的希望很大啊。”潇洒哥他们也都回来了,特别费解的问道。

  我使劲裹着烟,回想着之前秦子晴找我时突然漏出的异样感觉:“我感觉晴晴好像读了。”

  “你是不是傻,晴晴她砰度的话,被抓以后,可以送到戒毒所,如果这样放任她,岂不是更是害了他!”尹恩妃一听就急了。

  “怕就怕她不仅仅是碰度这么简单你知道吗!我害怕她被七爷他们利用了,做一些违法的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