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阳,你不是是非不分的人,这样下去,只会害了她,以及更多的人。”

  “不管多少人受害,我不能让秦子晴受到伤害。”我抬头看向铂叔:“叔,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秦子晴,早知道她来的时候就应该控制住她的。”铂叔声音稳健的指挥着:“皇妃看家,浪斌,黄平,潇洒,你们三个人一人开一辆车,带点人去东西南找,我跟张耀阳去北路找,遇到事,碰见蛛丝马迹切不可蛮干,一定要及时打电话通知我们。”

  “好!”

  众人商量完之后,便匆匆离开。

  我们都谁没有注意到,汐汐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给张健洲打了过去:“键洲叔,我是汐汐,耀阳他们发现七爷的身影了,跟您说的一样,他想保秦子晴,没报警,他们在自己找。”

  “胡闹!”张健洲听完后生气了:“对方是穷途末路的悍匪,怎么可以当成儿戏!我这就是联系鹤岗那边的公安局协助我展开调查,先这样,有情况赶紧对我说!”

  “嗯。”

  汐汐一心想为老艾报仇,但最近看我好像并没有要帮老艾报仇的意思,恰巧张健洲摸准我这个人的心里,知道有秦子晴在,我就容易心软,于是乎他告诉汐汐,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一定要告诉他。

  当我们还在鹤岗地区转悠的时候,人家已经开私家车走小路前往哈尔滨了,七爷也真的是个天才,汐汐的这一通电话等于给张健洲在哈市的警力全部调回到鹤岗。

  这也就是说相当于哈尔滨那边是真空状态,我们所有人的精力却在这边了。

  三个人穿着朴素,异常的低调沉默,他们正在过检查票口,在上火车之前,秦子晴都是非常非常紧张的。

  呼!

  待到检查完毕后,秦子晴果断的松了口气,然后几个人进了包厢,火车不如动车,从哈市到吉林需要四个半小时,而这四个半小时他们竟然买的软卧,软卧的房间里有四张床,他们三个人却买了四张票。

  三个人在房间内,看着身边的风景从慢到快的从身边掠过的时候,七爷如释重负的笑了:“要不是没有张耀阳这么一闹,恐怕我们还跑不了,呵呵,现在,张健洲一定收到消息去鹤岗了!”

  “七爷神算,呵呵,动脑子的事您来就行,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右臂随口问道。

  “这个在等等,这里不方便说,到了吉林再说。”七爷说完便闭目眼神。

  秦子晴脸上展现出特难受的样子,但仍咬着压坚持着,等过了片刻,她轻声喊道:“七爷……”

  “晴晴忍忍。”七爷知道她咋的了,但眼下绝对不是时候做那种事。

  ……

  鹤岗地区,我们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发现她们的踪影,当下不由得骂道:“这帮人躲哪去了?”

  黄平说:“这边看着不大,但仅凭咱们几个人找的话,还是白费啊,依我看报警吧!”

  “报警绝对不行,除非先找到晴晴,在报警。”七爷的这次逃跑给我的计划一下子就打乱了,原本我想的是等着晴晴回去,发现她们的窝点以后,在给晴晴单独拉出来,然后将其一网打尽!失策了。

  “不好,赶紧给你键洲叔打电话,让他们加强人手,我怀疑他们要跑。”一直没说话的铂叔沉默半天后,忽然开口对我说。

  “我说了不能报警!”我扔执拗的说道。

  “现在tm不是报警不是报警的事,他们要跑,你知道吗!!”铂叔的思绪忽然像是打开了一样:“咱们都被七爷他们给骗了,他们是故意放晴晴出来找你的,然后故意给咱们引过来,他们在赌咱们一定会报警通知张健洲,所以当警力都集中在这边的时候,他们就会趁机逃跑!快点。”

  “不可能,咱们没人报警。”

  “那你看过去的警车是什么?黑A是哈尔滨的拍照!”铂叔指着路过的警车问道:“你们几个是不是有人报警了?”

  “没有!”大家都很确定的说道。

  “那就奇怪了。”

  “可能是之前我报警的时候他们去了吧。”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当时第一选择报警是因为露了,我怕出事,但转念一想又tm不对,哎,年轻的我再次被现实给好好地上了一课,也就是从这一次我才知道,在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百分之九十都是错误的。

  这时候的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电话是汐汐打的……

  “或许这就是命吧。”铂叔叹了口气,随后我给张健打电话:“叔不好了,七爷他们可能跑到哈尔滨了,赶紧加强警力,一定要封堵各个路口,别让他跑了。”

  “什么?”张健洲的声音提高N倍:“为什么这么说?”

  Pt最新`章&节上kNoQ

  “我们发现他的窝点,但是却找不到人了,我们怀疑他们已经跑了。”

  “草,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这个电话。”键洲叔挺上火的挂了断了电话,对身边的人说:“咱们上当了,通知局里的人,严查可疑车辆,要挨家挨户的查,并通知客运站,火车站,地铁,全部彻查!”

  当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七爷他们已经下了火车,到了吉林。

  论临场应变的能力,我们照比七爷那种老江湖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铂叔见没有结果,就让我们几个先回去了,但是最近一定要小心,万一七爷他们还没走,怕我们出事,走哪都要成群结队,半夜没事不要自己出去。

  日子忽然就平淡下来,秦子晴他们也彻底失去了消息,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而张健洲他们那边没有消息,就证明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这让我现在一度很纠结,想抓七爷,替老艾报仇,但是秦子晴又站在那他的那边,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不好选!

  我让潇洒哥给康友鹏一个数,他挣扎半天,辛苦拼出来的血汗钱,就这样白白送人,让他心里很不爽,当下一咬牙,只拿出五十万给康友鹏送去了,剩下的进自己账户里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