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这人太损了,他明知道尹恩妃不好意思拒绝他,单凭智允阿姨这一层的关系就不能拒绝,咋说恩妃也管他叫姐夫。

  在一个,我跟恩妃以后真成了,那就是她老公公,老公公跟儿媳妇发话能不好使么,能!但尹恩妃也不想让她来,于是就说:“你问我姐,她让我就让。”

  “你姐肯定让呀,真当一下午皮筋跟她白跳的呢!”

  “哈哈,行,不闹了,来就来呗,咋过来?”

  “耀阳过来接吧,我这边比较忙。”

  “……公司这边都忙坏了,耀阳走不开,坐客车来呗,也就四个小时就到了。”

  “她在里面呆的久了,哪哪都不懂,再加上精神有点问题,要是在客车上跟人发生点啥,不好,还是过来接吧,要不我找人送过去。也没多远。”

  “……姐夫,精神有问题送到咱这来,不会有问题吗?”尹恩妃担忧的问道。

  “应该没什么,你们这帮人都是积极向上的一群人,跟你们小年轻呆两天挺好的。”我爸非常的无耻!!

  “姐夫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不跟你犟!”

  见到皇妃答应下来,我爸终于是松了口气:“你跟着耀阳叫我爸也行。”

  “想得美,不给个十来万改口费,我不带叫的。”尹恩妃傲娇的说道。

  “杨彩,你听到没,改口费十万,挣吧。”

  “不叫事!”我妈穿着浴袍,手里捧着冰淇淋笑呵呵的凑到镜头面前:“就娶恩妃这样的儿媳妇,别说十万,五十万我都给。”

  “哈哈哈,欧拉。”

  随后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完全无视我,隐约间透过镜头看着我妈身边的那个女人,目光有些呆滞,但整个人给我的感觉年轻时一定是个美女!这是岁月掩盖不了的东西。

  最cS快●%上8s

  有些女人,她或许发福,或许有了皱纹,她们的身材,颜值,都不复当年,甚至可以说整个人都大变样了。

  但有的女人,你还是可以从她的脸上依稀看见属于她那段青葱岁月。

  沐离,单看名字就应该长得不错,在一个我爸身边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过美女,这也是我判断这女人长得不错的原因之一!

  在公司呆的久了,这段时间也呆的闷了,正好去哈尔滨当溜达一圈,忙里偷闲也是可以的。

  但我自己一个人没意思,就说:“敢不敢让我喊着潇洒哥一起走,自己路上没意思昂。”

  “你要啥意思?就是去接个人,你要什么意思!”尹恩妃给我拿了一千块钱,来回路费包括油钱,烟钱,饭前给我算的板板整整的,多余干点别的钱都没有!

  “我爸说这个人有点精神病,万一路上发作起来,我不好整啊。是不是,要是正常人,阳哥这武功,一招就治服她,妥妥的叫爸爸!但是精神病啊……”

  “那就让黄平跟你去吧。”尹恩妃一听有道理,当下也有点不放心了。

  “让潇洒陪我吧。”

  “屁,潇洒哥跟你在一块,准没有好事,这货太浪!!”

  “……”潇洒哥,名叫庞佳俊,其实长得一点都不俊,长得嗷嗷磕碜,他喜欢的女人没有一个喜欢他的,而他又偏偏对自己出现错误的认识,感觉自己就是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其实他就是个肥皂男!!

  潇洒哥跟我们说话,唠嗑从来不掩饰他骨子里的骚,所以尹恩妃对他的人品完全没有信任度(在男女那些事的人品),私下里都不敢让我跟他单独去澡堂,就怕给我带话。

  而黄平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虽然有点变态行为,但是尹恩妃不知道呀!

  再看浪斌,人如其名,骚的屁爆,,所以选来选去,只能让黄平陪我。

  “说到潇洒哥,这货最近怎么看他油光满面的呢,头发啥时候向后梳了?你看那牛犊子舔的发型给你叔的,怎叫一个贱字了得。”

  “要恋爱了呗,疯狂追求杨秀兰呢,跟他说十句话,其中有八句是我家秀兰!我都无语了。”尹恩妃很无奈。

  “那是拿下还是没拿下昂?”我好奇心挺重的。

  “没有吧,感觉那小姑娘对潇洒哥没啥兴趣,一厢情愿呢现在,主要还是长得太丑。”

  “哈哈哈。”我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看着镜中的自己说道:“那个啥,我好歹也是一公司老总了,在留这么年轻的发型不合适,我想换个发型。”

  “我也这么觉得,回头给他剪了吧,梳一个成熟点的发型,要像混得好,头发向后倒。”

  ……

  喜欢这一切,多天真的你啊,喜欢闻你,香香的头发!

  阳哥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终于离开公司的束缚,一路上欢歌笑语,心情特别舒适。

  接着我转头看着黄平低着头玩手机在那龇牙乐呢,就将车内的音乐调成最大声,叮咣的,这还不算完,随后我一把抢过他的手机,欠欠的说道:“跟一起摇,嗨起来!!”

  “摇个毛,手机快给我,发微信呢。”

  “跟谁聊呢,这么开心,呦,还是备注还是宝儿呢,咦,这头像好像在哪见过呢?我草,汐汐??”

  本来我是跟黄平闹着玩的,才抢他手机,然后他就拼了命的往回抢,如果他反应不这么大的话,我根本不会看他手机的。

  我在开车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扑过来了,顿时引发了我的好奇心,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他.妈一哆嗦,咯吱一脚油门定住了!

  我的脸上再也没有玩笑之心,皱着眉头问道:“你跟汐汐好上了?”

  “我……嗯……没有。”黄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没事,说实话。”老艾不在了,汐汐就是跟黄平好上了也无可厚非,我也不能说实话,顶多心里有点不舒服而已,但转念一想也没啥不舒服的,汐汐又没跟老艾结婚,顶多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黄平也是个单身小伙,平常我们这帮人总待在一起,两个人有感情了也实属正常。这么想着,我紧皱的眉头便舒缓开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