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恩妃撅着小嘴挺不高兴的跑厨房跟我妈忙乎去了,我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在客厅看电视。

  “阿姨,你这个馒头是怎么蒸的呢,又大又白还萱乎,交交我被。”恩妃就这一点好,别管私下里多不乐意,跟我妈在表面上处的那叫一个其乐融融,我妈也是如此,两个人有说有笑,完全不像是私下里跟我抱怨的那般。

  其实呢,怎么说呢,就是亲生母女俩,她们都会有不同的意见跟行为习惯,更别说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要在一起磨合,难免会碰触花火,但她们的本意多不是反感对方,而是希望对方变得更好。

  晚上,九点,我的房间内,尹恩妃懒洋洋的躺在我怀里:“累死了,当你家儿媳妇好辛苦。”

  “宝儿,刚才看你俩处的挺好呀。”这个时候作为好男人的阳哥,给她揉捏着肩膀。

  “那怎么办哦,总不能跟你妈妈对着来吧,我知道她唠叨这些也是为咱俩好。”

  “嗯嗯,宝宝委屈了,来,阳哥给你扎一针。”

  “去死,不想动弹。”

  “我自己来,你躺着就完了。”

  ……

  今天尹恩妃跟我妈俩学蒸馒头累到了,晚上睡觉也就睡得早,哄完这个女人我还得哄另外一个女人,于是乎,待到尹恩妃睡着以后,我偷偷流进我妈妈的房间:“彩妞儿,阳仔来了。”

  “多大了,还跟妈妈一个被窝,不害羞。”

  “多大了,我不也是您儿子嘛。”我笑呵呵的钻进她的怀里,就如同尹恩妃刚才钻进我怀里撒娇一样。

  “一转眼我帅儿子长这么大了都,是不是烦妈妈天天唠叨了?”我妈欣慰的摸着我的脑袋说道。

  “是有点烦,那能咋办呢,谁让你是我妈呢,哈哈。”

  “烦我,我走!”

  “哈哈,逗你的,初中的时候的确很烦您的唠叨,但是随着年龄一点点长大,接触社会上的事情越来越多,我就懂得了一个道理,妈妈的唠叨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情话。”是啊,这个冬天一过,阳哥就已经二十一岁,二十二虚岁了,已经要够结婚的法定年龄了。

  “小嘴真甜,就跟你爸一样整天瞎忽悠。”

  “哈哈,妈我还是希望你对尹恩妃能稍微放松那么一点要求,毕竟人家只是跟我处对象呢,又不是跟我结婚了,万一哪天给人家说的受不了,跑了可咋整?对不。”我耐着性子说道。

  “现在跑了不比结婚跑了强,妈是过来人,我告诉你们,你们这钱这么花肯定不行,知道吗,现在你们多花点,以后你们的孩子就少花了,过日子不是过自己,是过这个家……”

  更新r最I%快上1)5

  随后的时间里我妈又开启唐僧模式,而我在她的唠叨中,嘴角挂着微笑睡着了。

  我妈无奈的笑了笑,嘴里嘀咕着:“多大了还摸炸!”

  “嘿嘿。”

  ……

  日子忽然就这么平稳下来,冬天如期而至,迎来了学生们放假的日子,学生一放假,第一反应就是找家里的这帮朋友聚一聚,这一次挺以外的,我们班主任说要聚一下,并在群里统计谁能来。

  以前上学那会,班里四十来人,能去上二十人就不差啥了,但这一次不同,三个班总共能去不到三十人,可谓是少之又少,为什么是三个班呢,因为当初一个老师教三个班。

  我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最终没回复,不是我不想去,只是的缺了一个去的理由,去干吗呢,吃点饭,叙叙旧?阳哥真跟他们没啥可叙的,有那时间我不如在家睡睡觉了。

  哈尔滨,方柔,钟不传,晨曦,以及带着黑色帽子带着口罩的丫丫四个人正坐在一家名为热炕头大锅炖的地方聚餐,顾名思义,这家饭店主打的就是纯东北特色的大铁锅,热炕头,特别的接地气。

  “哎呦我去,憋死我了。”丫丫将帽子跟口罩一摘,心有余悸的将门给关好。

  “哈哈哈,大明星了,出门都费劲了。”钟不传调侃着说道。

  “可不是咋的,全是找签名的,就我这一手烂字,签个鬼!哎,愁。”

  “要不你雇我吧,我给你签个名,当个保镖啥的,你看咋样?”钟不传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就你?那字比你人都磕碜,我都不知道晨曦怎么看上你的。”丫丫撇撇嘴,毫不留情的给他撅了。

  “真能闹,我钟不传要说长得第二帅,没人敢称第一!”钟不传特牛气的一拍胸脯,郎朗的吹嘘道。

  “我哥就是第一帅!”

  “嗯嗯,你哥第一帅,你哥帅个粑粑!”

  “不许你说我哥。”晨曦狠狠地在钟不传胳膊上拧了一圈。

  “哎呦喂,对对对,你哥最帅了,好吧。”钟不传只好求饶。

  “哈哈。”众人笑了起来。

  丫丫没什么明星形象的将腿盘在一起,挨个给倒白酒:“好久没喝了,明天休息一天,咱们今天不醉不归哈,钟不传我就服你,自己都说自己叫钟不传,你也是没谁了袄!”

  “哈哈,这外号亲切,我喜欢,丫爷你那缺人不,让我跟你混呗。”

  “来呗。”丫丫以为他在开玩笑,就随口接了一句。

  “我说真的呢,大学我不准备上了,准备工作了,想早点赚钱。”钟不传收起玩笑之心,很认真的说道。

  “丫丫姐,你帮他一把吧。”晨曦跟着说道,然后两个人同时看着丫丫,特别的期待。

  “都瞅我干嘛,整滴我压力这么大,来喝酒,喝酒。”丫丫跟钟不传他们碰了杯酒,调侃着说道:“你咋不去找你的铁哥们,他不是在鹤岗混的杠杠硬么,黑社会!”

  “别提了,什么好哥们,都是从前了,人家现在混得硬了,看不上我,这人呐,变得太快。”钟不传话里带酸的说了一句。

  丫丫听后,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但被她很好的掩饰过去了,她很烦这样的人,尤其是背后说自己好哥们的那种人:“张耀阳现在不带着你,肯定不是他变了,应该是他自己过得其实并没有表面那么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