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听到这句话了,除了一点好奇之外便没有别的心情。

  曾经我们在一起玩过,感情没有多深,自然生不起多大的气来。

  到是钟不传不爽了,起身就要跟他刚一下,让我给拦住了,摁住他的手,冲他摇了摇头,有些时候别人骂你,你不骂他,不是害怕他,而是……有失身份。

  陈业兴呢这个超级马仔下意识的就看了眼丫丫,丫丫噗嗤就是一乐:“保镖,你是不是结婚都得看我的意思昂?”

  陈业兴嘿嘿一笑,憨厚的挠了挠脑瓜子:“这不是习惯了嘛。”

  “这货要是在逼逼我就弄他。”钟不传挺来气的看了眼杨声威,随即没在说什么。

  但是!有些人就是这样,你往后退一步,他以为你是怕他,就得寸进尺的往前迈一步,你退的越多,他往前走的步伐就越大,殊不知后退的那个人,是在攒足力气闷倒你!

  杨声威笑呵呵的来到我身边,说道:“耀阳,好久不见,你在做什么呢,听说你现在在社会上玩呢,咋的,混得硬不硬啊,罩着我点呗?”

  离近一闻才发现,感情这货喝酒喝多了,怪不得说话有点臭味呢,我笑呵呵的对他说:“威哥喝多了昂。”

  “多个几爸,这点白酒也能叫多,我平常跟兄弟们都是好几瓶白酒闷的!”杨声威声音越来越高,说话也带啷当锵了,霎时间他成功的成为了在场所有人的焦点。

  “咱俩喝一杯,呵呵,老师没事昂,我们就是朋友叙叙旧,你们该吃吃你们的。”杨声威呵呵一笑,自顾自拿起酒杯给我倒了满满一杯,又给他自己倒了一杯:“阳哥赏个脸喝一杯呗?”

  丫丫他们所有人都皱着眉头没吭声,显然这货有点给脸不要脸了。

  “老同学,好久不见,干了。”最终我仍然是笑了笑,将杯中白酒给干了。

  “恩,好酒量,呵呵。”杨声威点点头,却没有喝杯里的白酒,而是转头对丫丫说:“大明星丫爷,我敬你一杯呗?”

  “好哇。”丫丫冷笑一声:“你跟耀阳刚才的那杯白酒都没喝呢,喝完咱俩来。”

  “妥了!”杨声威一个“不稳”白酒全都撒丫丫身上了,立刻做出很抱歉的行为:“哎呀我不是故意的,给你整脏了,大明星咱不会生气吧?”

  “破逼衣服而已,不生气。”丫丫遏制住心里的怒气,耐着性子说道。

  “是吗,那你看看这个!”接着杨声威做出一个全场都懵逼的行为,他再次将杯里的白酒给到满,然后顺着丫丫的脑袋上洒了下去:“这白酒的滋味怎么样?好喝吗?”

  他的这个行为无疑是很侮辱人的,就是在报复当年的仇!

  语文老师出言制止杨声威,但是杨声威根本听不进去。

  我以为丫丫要动手了,陈业兴都是砰的一声站到丫丫旁边了,怒视着他,没错,还是那个习惯,丫丫你说话,我陈业兴能卸他一条胳膊,妈的,好好地同学聚会,怎么就非得出现这样的人!

  你是有多恨这个社会,才能出现今天这种行为。

  结果丫丫却呵呵的笑了笑,用手将脸上的白酒给抹掉,对杨声威问道:“威哥现在混的挺牛逼呗,腰板站的又硬又直,不错,不是当年那个让我在球场嘴巴扇的都不敢吭声的人。”

  杨声威吊儿郎当的笑了:“谁还没有个过去呢,真的,迟小娅,你还有脸跟我提当年?真塌ma有意思,当年你就是抽烟喝酒满嘴喷粪的小太妹,跟我装什么大明星呢,奥,娱乐圈的明星都得靠潜规则上位,敢问丫丫大明星是跟哪个导演睡得呢?要不你开个价吧,看看多少钱我能睡你一下子!”

  他的话说完,全场哗然!

  “杨声威,我*你妈。”钟不传实在不乐意了,抬手就一拳搂向杨声威,直接给鼻子干穿血!

  “你他妈敢打我,*你妈!”杨声威扭头对另外那张桌子的人说:“给我壳他们!”

  哗啦啦,一张桌子上唰的一下子站起来最起码六个人,这六个人在当初上学时都是那种我们进厕所都得主动喊哥递烟的选手,如今都能站起来要跟我们支扒支扒了,是他们飘了还是耀阳哥握不动刀了?

  “别打,别打,给老师个面子,干什么呀这是,多少年没见了,咋见面还要动手呢。”语文老师赶紧领着一大帮人给丫丫跟杨声威这伙人给分开。

  丫丫气的肝颤,指着杨声威骂道:“今天我给语文老师这个面子,不跟你计较,你把你的腚给我缝好了,别ta妈给脸不要脸!”

  “你丫一个傻b老娘们跟我装你妈呢装,欠c.a,o的表字!”杨声威一点都不客气的咒骂着,可能他这次来就已经做好找事的准备吧,毕竟丫丫在上学时揍他,对他的童年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心里阴影。

  “来来来,你有魄力等吃完这顿饭的,咱出去打!”丫丫也顾不上什么明星身份了,陈业兴跟钟不传更是蹦吧高往出上,场面一度失控。

  %j首T)发0!

  方柔非常奇怪的看着我,从前一点火就着的我怎么忽然没了动静,就坐在那跟看戏一样,一句话不说,就在那抽烟。

  我不是不动弹,而是没到时候,我也知道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丫丫,她是大明星,闹下去第二天肯定上娱乐新闻头条,杨声威也只是发泄心中不满,就打算,能怎么打?我还能一刀干死他?人牛逼不是这么牛逼的。

  有句老话说的好,杀猪焉用宰牛刀!

  直到我看见他往丫丫脑袋上倒白酒侮辱丫丫,并叫嚣着要干一下子的时候,我才急眼,看我写的长,前后不过一分钟!

  正当阳哥准备起身教训他一下的时候,大门被人咣的一下推开,进来五六个光着大膀子,身上后背铺满纹身的大汉,这帮人体重各个都在二百斤以上,一看气质就是社会上玩的那种人,一进屋给屋子这帮人一顿臭骂,气势上就碾压了,瞪着眼珠子骂道:“吃个饭听你们一帮小逼咋子比比叨逼逼叨的,能能安静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