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果然就停下脚步,回到丫丫面前,关心的问道:“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嗯。”丫丫害怕我惹事,就没说自己其实没什么事。

  我一把抱起她就往出走,丫丫看向我的眼神整个都不一样了。

  从前,我个子还很矮的时候,都是丫丫一直在保护我,照顾我,一整就替我们出头,一副十足大姐大的姿态。

  如今,我们这些被她保护的男孩子们,终于可以真正的保护她一次了!

  “再忍一下哈。”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忽然停住脚步,看着杨声威一言不发,他双腿有些哆嗦,往后退了两步。

  “杨声威,你记得,我不理你,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我不骂你,只是看在当年我们曾经一起玩过一段时间,我不打你,有失身份!但是没有人能欺负丫丫。”

  话音落,我将丫丫放在一旁的凳子上,然后拿刀就要捅他!

  “耀阳!”丫丫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冲我摇摇头:“算了,同学一场,我当年欺负他也是我的不对。”

  “呵呵,看到没,杨声威别管你在社会上混得多好,有多硬,家里有多少钱,就在成长这一方面,你已经输的一败涂地,连个女人都不如,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呵呵的笑了起来,重新抱起丫丫就往出走,随即再也没看他一眼。

  “这顿饭也不几爸吃了,咱们也走吧。”钟不传往地上啐了一口,就跟着出来,随后陈业兴,方柔等人都跟着出来了。

  丫丫看到后,悄悄的对他们比划一个别跟着的手势,她想跟我单独待一会儿。

  方柔笑了,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这个丫丫,明明就是还很喜欢耀阳。”

  钟不传想起刚才我拿刀毫不犹豫捅那些人的时候,他迷茫的说:“我好想知道为什么耀阳不带我一起玩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方柔跟陈业兴同时问道。

  “你们看哈,耀阳刚才捅人的时候虽然是生气了,但是他没有任何犹豫,眼皮都没眨一下,换做你们敢吗?”钟不传心有余悸的说:“看来他的公司并不是那种我们想象中的公司啊。”

  “你想象中的公司是啥样的?”陈业兴眨着求知的小眼神问道。

  “西装革履,朝九晚五,就跟电视上看的一样呗。”

  “你太天真了,那电视上能演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吗?哪家公司不是在磕磕绊绊中起来的,你看耀阳现在可能会出现一些打打杀杀的画面,等到他真的把公司做起来牛逼以后,那么就跟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所想的公司一样了,因为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就不需要他亲自动手去做了,花钱找人就行。”

  “哦……”

  三个人一边聊着就一边走了。

  “小媳妇,你刚才真几爸帅!”丫丫对我赞不绝口的夸赞着。

  “帅啥呀,都让人干成什么熊样了。”

  “那也很帅,尤其一怒为红颜的时候,帅炸了好嘛!”

  “嘿嘿。”我笑了笑,说道:“你呢,都是当明星的人了,说话不要带脏话,这脾气呢也得控制控制,万一这事传到网上,被某些小黑粉故意带节奏,多影响人气呀。”

  “我活的真实,管他们怎么说呢,没听过越骂越火么,他们又给我发工资,他们又不替我生活,你要是让他们言论自由都没有了,那还有啥意思,对不,活的自由自在一些,挺好。”

  迟小娅,一个活在满世界都在戴着面具之下的那个最真诚的女孩。

  丫丫说她后背不怎么疼了,不想去医院,想跟我去初中走一走,溜达溜达,我也不好拒绝,正好呆着也没什么事,就跟着她一起去了。

  》z正F版¤首_发0

  “放下我吧,我能自己走。”

  “好。”

  “小心。”丫丫脚下一麻,一个没站稳险些摔倒,我就扶了她一把,然后我俩就很有默契的手牵手走的,一瞬间,仿佛回到七年前的我们。

  丫丫指着这条马路,很欢快的说:“还记得我在这边意外出的车祸嘛,是你将身体里的血输送给我的哦,现在我的身体里还留着你的血呢。”

  走进校园电动门这:“还记得这里吗,每天上学,放学这都是我们的集合地点,我经常管你借作业在这里抄。”

  “篮球场,你每天中午在这打篮球,我都抱着你的校服,吃你的益达口香糖。”

  “操场,下了课,我们就会一起去超市买吃哒,我吃泡脚家住啊,你喝百事可乐。”

  “宿舍,你第一次砸碎了我的暖壶,我让你索赔的样子,咱俩还给超市玻璃给砸了,哈哈。”

  ……

  这一天丫丫跟我聊了好多好多,都是我们从前的回忆,昔日的身影仿佛还映射在这边一样,原来我们精力了这么多,时间也都这么久了。

  忽然间,丫丫停住脚步,很认真很认真的对我说:“看着我的眼睛,听我接下来的话。”

  “恩。”

  “张耀阳,你从一个毛头小子到了今天遇事能忍,忍不了的事便会自己的担当,我毫不客气的说,是我给你变得这么好的,最起码在初中阶段,对不对。”

  “对。”我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我就像是一棵大树,别看我发展的枝繁叶茂,离不开丫丫当初种下的根基与浇水。

  “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到底忘不了哪你,直到今天你出手我帮打那些坏人的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最好的我与最好的你,中间隔了整整一段青春。”

  我被她说的愣住了,一个女孩子在最美好最单纯的年纪,是上学时代,而一个男孩最成熟,最稳重最有担当的年龄是他比如社会以后,所以丫丫才会说当初的她是最好的她,而现在的我是最好的我,我们搁了一整段青春,代表着她的遗憾与不甘。

  “张耀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微微一笑,用手轻抚她的脸颊:“不,现在的我们都不是最好的我们,最好的我们应该在结婚以后……”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