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一怔,脸上再次有着难以掩饰的失落:“你真的成熟好多。”

  成熟,为此付出的代价远比同龄的孩子要更多,其实我更羡慕他们可以在我这个年纪无忧无虑的活着,每天只会为感情,为游戏装备而烦恼。

  而不是像我现在这样,为生活奔波,为家庭父母,为身边的兄弟姐妹能过得更好而活。

  “我们都在长大,丫丫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总是沉浸在从前,活在回忆当中,那样会很累的,你荒废掉整个青春,只跟我谈过一次恋爱,不觉得亏吗,我觉得你应该再去找个男朋友,谈一场新的恋爱,你会发现比我优秀的男生有很多。”

  “这可能就是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唯爱一人,终其一生。”

  丫丫让我感觉她活的有些童话,而丫丫觉得我活的过于现实。我们的回忆杀最终以话不投机失败而告终。

  “张耀阳,我送你一首歌吧。”在我们回去的路上,丫丫坐在车里忽然开口说道。

  “啥歌啊。”

  “送给你跟你家皇妃的。”

  “好嘞,我听听咱们的大明星的天籁。”

  “你跟皇妃,注定就只是一个过客!”

  “滚,这也能叫个歌,这是说歌。”

  “哈哈,一样啦。”

  “我们会结婚的。”

  “你们不会结婚的。”丫丫特笃定的说:“就单看你今天这表现来说,皇妃那姑娘并适合你。”

  “那谁适合我啊?”

  “我被。”丫丫哈哈一笑,指着自己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人能管得了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跟皇妃吵架没道过歉!”

  “让你言中了,我俩也不吵架啊。”

  “这玩意相处的久了,总会吵架的。”

  正如丫丫所说那样,后来的我跟尹恩妃确实开始吵架了,最开始我们都没当回事,毕竟嘛,两个人在一起需要磨合,吵架也是正常的,但是时间久了这种吵架就会令人很反感,暂时先不说。

  ……

  潇洒哥彻底坠入杨秀兰的爱河当中,放假了也不回老家那边,成天泡在彩票站,一呆就是一宿。

  更B新n最“_快T上0

  “兰兰,明天干嘛去?新上映的电影挺不错,咱俩去呗。”潇洒哥龇着大牙凑到兰兰身边问道。

  “明天啊,可以。”兰兰答应了。

  “欧拉,那我今晚就不在这边陪你了,回家美美的睡一觉。”

  “好。”

  潇洒哥挺高兴的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哎。”

  杨秀兰叹了口气,摇摇头也没在说什么。

  到了交接班,杨秀兰就收拾东西回家了,她先是美美的冲了一个澡,然后低头发了一条微信过去:“过来吧。”

  片刻后,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进来了,杨秀兰将门打开,说道:“至于么,整的还跟做贼一样。”

  浪斌摘下帽子跟口罩:“你也知道潇洒哥喜欢你,让他知道咱俩的关系,不好,哎。”

  就在几天前,兰兰对浪斌表白了,想跟他在一起,浪斌犹犹豫豫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之所以犹豫就是因为潇洒哥,不想破坏兄弟感情,但是兰兰忽然将自己脱得溜光站在浪斌面前,他头脑一热一下子就没抵抗力了,然后两个人就发生了关系。

  发生关系以后浪斌总有一种对不起潇洒哥的感觉似的,明明他们都没有做错什么,可心里就是变扭。

  “潇洒哥这个人我也是没招了,我跟他说了好多遍我跟他只能做朋友,他就是听不明白,要不咱俩把关系公布了得了。”

  “不行。”浪斌心有余悸的说:“咱俩要是把关系公布了,恐怕跟潇洒哥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他喜欢我,我又不喜欢他,咱俩在一起,跟他有什么关系呢!!”兰兰特费解的问道。

  “不行,还是别扭,等等看吧,回头我找个机会跟他说一声。”

  “你尽快啊,咱俩正大光明的,现在整的跟偷情是的,想想都闹心。”

  “扎一针就不闹心了。”

  两个人开始一顿那啥,片刻后,浪斌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潇洒哥的,就对兰兰比划一个嘘的手势,兰兰哼了一声就转过去自己玩手机。

  呼!

  浪斌调整情绪,龇牙对乐道:“帅气的潇洒哥什么指示!”

  “你在哪呢?”

  浪斌心虚的看了眼旁边的兰兰:“在外面呢,啥事昂?”

  “明天我跟兰兰约会,这家里也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昂,你陪我逛街去!”

  “草,这事你找汐汐呀,女人的眼光不比我好。”

  “说的也对,赶紧回来,我跟黄平在家呆着没意思,回来斗会地主,抓紧昂!”

  “妥了,炸死你,小逼。”

  “呵呵!”

  挂了电话,浪斌皱着眉头说:“不是,你咋还跟潇洒哥约会去呢?”

  “那咋整,他天天缠着我,我就是不答应他,他也跟着我,我有什么招。”兰兰颇为无奈的说道,紧接着又像是想起来些什么似的,问道:“这个潇洒哥,他人靠谱吗?”

  “这话让你说的,除了长得丑了点,哪哪都靠谱。”

  “不对呀,那天我跟他去你们公司,碰见一帮农民工,好像在管他要钱,你们也真是的,这么大公司,欠人家农民钱干什么,马上过年了,看他们那么可怜,就给人家呗。”

  “净扯,我们能欠人家什么钱,放假之前耀阳都给款打给我们了,你是不是听错了。”

  “真没听错,来了一个工头管他要钱,他给人家骂走了,人家说什么不给钱,家都回不去的话之类的。”

  “啊?我给耀阳打个电话问问,不能啊。”

  浪斌带着疑惑就给我的电话拨通过来,我看了眼号码就接起来道:“浪斌啊。”

  “耀阳你干嘛呢?”

  “最近天气凉了,大便干燥,正拉屎呢,你吃饭没?给你整点。”我一手拿着卫生纸,脸涨的通红,正在马桶上用力的往出挤,挤半天也没拉出来。

  “滚,真ta吗恶心。”浪斌无语的骂了一句。

  “说那玩意,好像你不拉屎是的。”我白了他一眼:“有屁赶紧放,别耽误我给你做饭!”

  “你吗,你等着回来我不给你下点面条吃的!!”浪斌用嘴报复我一句后,进入正题:“咱工地上的农民工款都结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