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叔忙着跟妻子闹离婚,他亲眼看到闫阿姨外面有了一个新的男人,但他没有选择说开,他明白,他们得婚姻已经走到尽头。

  铂叔皱着眉头抽烟看着楼下送闫阿姨回来的一个开着雪佛兰车的男人,两个人相拥告别,随后楼道里便传来闫阿姨的脚步声。

  踏踏踏……

  v更新N最快上Et1Te8\\0t5$F9%5V5Q\"

  铂叔回到茶几上,面无表情的弹着烟灰,心里已是悲痛万分,每发出一道踏踏的声音,心里就跟着咯噔一下!

  门开了,闫阿姨进来了,看着满脸胡子拉碴的铂叔习惯性的问道:“吃饭了吗?”

  铂叔摇摇头:“还没。”

  “我给你做去。”闫阿姨就像往常一样走进厨房,当她掀开锅帘那一刻,看着满桌子的饭菜,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都是爱吃的,这些年忙,也没给你做过,偷偷学了好久。”铂叔默默的从碗架里拿出筷子,摆在桌子上:“吃吧。”

  闫阿姨一声没坑,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哭什么,好好吃饭,咱俩一起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能安心吃顿饭,笑一笑。”铂叔给她夹了一筷子她最爱吃的鱼:“以前呐,你总说我没时间在家陪孩子,给你做饭,别人家老公怎么怎么样,我也想啊,可是我更不想让你说我是吃软饭,无能的人,从很久以前我就励志要在商场做一个精英级别的男人,靠着我的智慧,打下一片江山!让我的女人跟孩子跟我享尽荣华富贵,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当初你最欣赏的这个优点竟在结婚以后变成了我最致命的缺点。”

  “从前我很迷恋你,你身上有着一种难以严明的魅力感,就像你所说的,我喜欢你叱咤风云的那股子潇洒劲,但是结婚后,我们都在慢慢老去,从前追求的欲望,诱惑,名利,虚荣心也都在渐渐消退,我想过的是有老公知冷知热,孩子上学懂事,这种最普通的日子,铂,你要明白,钱是一辈子都赚不完的,但是年龄跟热情却在一天天消退。”

  铂叔狠狠地裹了口烟,不甘心的问道:“我们还能回去吗?”

  “太晚了,我外……”

  “我不介意!”

  闫阿姨猛然抬头,她以为铂叔不知道。

  铂叔呵呵一笑:“我不怪你,怪就怪我自己,你看咱孩子都这么大了,婚别离了吧。”

  闫阿姨沉默了,没接这个话茬:“吃菜吧。”

  “……!”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吃掉这顿属于他们最后的晚餐,这么多年了,婚姻还是走到该散的地步。

  手机还是适时的响了起来,铂叔看了眼来电显示,没动。

  “接吧。”他们每次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电话总是会要响,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弄得闫阿姨很心烦,吃饭就没有一次痛快过,两个人因此没少吵架,但这一次闫阿姨却表现的异常平静。

  “哎。”铂叔点点头,接话道:“铂叔在哪了?”

  “家了,哈尔滨。”

  “我靠,你啥时候跑回去的?”

  “怎么了?”

  “这边出了点问题,我想跟你说。”

  “出问题,出问题,出问题你们自己不会解决吗!有问题不会找张耀阳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啥问题都ta吗找我么!!!”铂叔忽然间就发火了,一直压抑的情绪也在这一瞬间暴怒起来。

  “……铂叔你咋的了?”他们已经习惯了有事就问铂叔,平常一个好好先生怎么突然就发火了,浪斌也知道铂叔的家里的情况,想了一下就说:“好吧,铂叔你先忙。”

  说完,便挂了电话。

  铂叔气呼呼的挂了电话,闫阿姨却说:“去忙吧,那帮孩子需要你,反正我们都已经离婚了,对吗。”

  “刘婷给你,暂时帮我养着,每个月我会给你们打钱过去,等我忙完这阵子就给孩子接回来,房产证,银行卡,所有的东西全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就这样吧。”铂叔想了一下,撂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房子再次变成空荡荡的。

  回到车里的铂叔,深深地看了眼这个曾经让他感到最温暖的家,外面的世界繁华,却很累,只有家才是停靠的港湾,这一下,真的连家都没有了。

  “铂叔……”四个小时候,浪斌意外的见到了铂叔。

  “刚才来月经了,心情不好,理解下。”铂叔叹了口气说道。

  “哈哈,男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理解理解。”浪斌笑呵呵的给铂叔递了根烟也没当回事。

  “啥事,说。”

  “呃……工地结款这事,潇洒哥好像没给他们结,他们来这边闹了,闹的挺严重,这事在闹下去肯定对公司会产生负面影响。我想问问你咋办。”

  铂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潇洒把钱自己吞了?”

  “啊……”

  “不应该,潇洒不是那样的人,这事没弄清楚之前先别跟耀阳说,免得伤了和气,走,你跟我先去工地看看。”

  铂叔夹着包带着浪斌就往工地去了。

  工地这帮人见到铂叔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一般纷纷往上扑,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铂叔听了后,就咬牙说道:“这个潇洒,要干啥!”

  紧接着他又对这帮农民工说:“各位放心,给咱秩序公司干活的人,我一分钱都不会少给你们的,之前工款的确是给潇洒了,但是下面出了纰漏,耽误大家回家过年,真的不好意思,由于我个人的失误给大家道个歉,现在你们就把自己应拿的钱让浪斌统计一下,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们发下去,额外,我们公司在出两万给大家买车票,让大家回家过个好年,放心吧,跟着咱们秩序公司干,只要有我们一口吃的,就不带差大家的!”

  “领导,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来年肯定还跟着你干!!”众工友们竟然感动的留下泪水,对铂叔感恩戴德,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之处,明明就是自己应该拿的钱,怎么也变成了一种祈求。

  “浪斌,你在这统计,我去找潇洒问问,什么情况!”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