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嘘嘘!

  阳哥吹着口哨,尽情的释放,这尿憋久了,身体感觉都不顺畅了,别墅这边的厕所,挺尿性的,是一个三连厕所,就是说三个房间,挨着,三个厕所!

  我在最左边的坑,进去以后,本想提裤子要走,却意外的听见之前那个导演跟摄影师的对话,不听不要紧,一听,我就炸了!

  “阿杰,一会给她拍照的时候,必须让她全脱了,屋里面就留咱俩,谁也不让进,到时候拍完了,我搂她一下子也就老实了吗,反正咱有合同在手,她要是违约了,赔天价!”

  “好的,龙哥还是老规矩呗,这女的不听话,咱就给屋子里面放点“锤晴”蚊香,一会自己受不了就得脱了!”摄影师猥琐一笑,两个人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以前大多数的女星她们都是自愿的,几乎很少碰见丫丫这样的姑娘。

  但说很少,也不是没有,偶尔碰见几个冰清玉洁的姑娘,他们都使用了这种手段,最后在给点钱,给出一些承诺,也就不了了之了。

  原来也是两个自己本土的人,还跟我装鬼子,叽叽歪歪的一大堆。

  阳哥点点头,好样的,很好!

  “龙导,那我先过去准备准备,布置一下现场。”阿杰说完,就起身擦屁股,结果手纸干漏了,干的自己满手都是屎,他自己都嫌弃了,拿在鼻子跟前闻了闻,呕!好悬没给吐出来。

  咣咣咣!

  等到叫阿杰的人走了,我便敲了敲龙导的厕所大门,哎,日语国语的解释太麻烦,直接全部用国语说。

  “干啥,拉屎呢,等会,旁边有坑么。”

  “赶紧开门就完了,有事!”

  “你ta吗……”龙导骂骂咧咧的将门打开,看见是我愣了愣:“干什么?”

  “中国人?”

  “怎么的?”

  “那你跟我装几毛日本人呢,去死吧你。”话音落,阳哥一脚踹了过去,给他定光一顿暴打!

  “你ta吗敢打我??”龙导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打你怎么了,打的就是你。”龙导让我打的连擦屁股的时间都没有,稳稳的坐在那挨打,阳哥给他打的眼冒金星,抓着他的头发问道:“签的合同给我来!”

  “什么合同?”

  “少ta吗跟我装迷糊,信不信我弄死你啊?”我恶狠狠地对他说道,刚才的情况我也看明白了,现在不管怎么说,丫丫都是被动的,及时她坚持不肯做这个事,最后人家一定会拿合同说事。

  “朋友,混哪的?”

  “铜龙湾的。”我随口跟他胡扯:”铜龙湾,张耀阳!”

  “黑社会呗?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不吹牛,在日本这边真没人敢黑我,信不信我让你出不了这个屋子。”

  “*你妈,啥时候还跟你阳爷吹牛逼呢,不给你点卡乐瞧瞧,你真不拿人当碗啊(卡乐,颜色的意思,船式英语)。”阳哥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对着他的大腿猛地就是连扎两刀,给他疼的呜嗷直叫唤。

  “听好了,我就是一盲流子,你别吓唬我,我真干你。”

  “……你想怎么样?”龙导捂着哇哇流血的大腿,惊恐的看着我。

  “给你刚才的那个摄影师打电话,让他把合同拿过来,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说话间,我将刀顺着他大腿根部游走到他的腹部,给他吓得冷汗呼呼的流:“记得啊,必须是刚才那个跟你狼狈为奸的阿杰,而且!!你必须用中文跟他说,只有五分钟哦,不然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

  “兄弟呀,我只是个导演,根本接触不到合同那一层面。”

  “是么。”

  噗嗤!

  说话间,阳哥对着他的大腿再次狠狠的扎了一刀:“这回呢?能接触到了吗?”

  “能,能能!”龙导连着说了三声,赶紧给刚才的那个人打电话:““阿杰呀,你去我办公室里将抽屉里的合同拿出来,拿来厕所,恩,有事,快点的吧,五分钟必须到。”

  这个导演牛逼了这么久,在这个和谐社会里,哪里见过我这么虎的人,曾经放话揍他的人有很多,上来就敢轧他的,他是真没见过。

  还想拿我当傻子,从刚才他的话语间就不难看出,这个导演只是他用来睡女星的一个身份而已,他真正的身份应该是公司高层领导,最次也是负责与这些国内公司签订合约的领导,这种人我见的太多了。

  没到五分钟的时候,阿杰气喘吁吁的拿着合同跑过来说道:“龙哥什么事啊,还得拿合同来厕所,怕他们偷袄咋的,我给你备份的合同都拿过来了。”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显然这个叫阿杰的队友,比猪还猪!两句话直接给这个龙导拆穿了。

  “*你妈,还留了一手。”

  嘎嘣!

  阳哥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记手刀,直接干晕。

  砰!

  =:0Bw

  紧接着冲破厕所的门,一脚飞脚就给人踹飞,阿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咣的一声被我揣翻在地,紧接着我上去一把抓着他的脑袋就给拖进厕所里。

  “小猥琐男,干的事挺损昂?”

  “你谁呀?”

  “我你爸爸!”阳哥粗鄙的骂了一句,随后抓着他的脑袋咣咣对着马桶一顿撞,紧接着就给他塞马桶里了,将刚才龙导拉的屎全呼脸上了。

  “不许起来,不然扎你了!”

  阿杰本能的就要起来,听见我的话以后,愣神没敢动,因为他从才看见我出手那两下,就知道是个“高手”,他所以他只能顶着恶寒,忍受着屎的熏陶!

  就在这时,我看见厕所门口上面有绳子,估计是他们平常在厕所里男女竟玩一些高难度了,我想了想,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然后我就将沾了满脸屎的阿杰给捆绑住,之后将他的衣服裤子全都给脱了,然后给龙导弄醒,对龙导说:“干他。”

  “啊?”龙导直接懵b!

  “你不喜欢潜规则女演员么,我看看你持不持久,对着阿杰,来,赶紧的,扎你了袄。”阳哥再次将匕首拿了出来,给他吓得只好表演。

  看那一朵朵菊花爆满山盛开在我们相爱的季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