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阳哥吹着口哨回去了,丫丫一脸不爽:“张耀阳你上个厕所,掉里面了是吗。”

  我咧嘴一乐,有点懵:“肿么了捏。”

  “他们欺负我,谈不明白,我不想拍了,想走。”丫丫罕见的对我露出委屈表情。

  “那咱就不拍了,走了。”

  在丫丫的印象中,阳哥从来没有这么爷们过,几乎是将丫丫揽在自己怀里,抚摸着脑袋走出去的,这是一种极其宠溺的姿势,让她心里砰砰砰的跳,从她的角度来看阳哥,简直帅炸了,太有男人味了。

  “姑奶奶喂,不要这么任性好不好,咱们要是违约,是要赔偿天价的。”路生一看我们真的走了,立马急了,求爷爷告奶奶的,都快哭了!

  丫丫停下脚步,怔住了,是啊,自己不能这么任性了,爸爸公司刚有点缓过来,要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在赔偿天价的话,就……

  可是自己真的不愿意就这样拍摄一些违背自己心里底线的照片,怎么办!

  丫丫眉头紧锁,内心无比挣扎,终于她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想以公司利益为主,于是便说:“合同已经签了,我要是在任性下去的话,爸爸的公司就得赔偿好多钱。”

  “没事了,走,去玩你最爱的跳舞机。”

  “不行了,我不能任性了。”丫丫为难的说道,不过她的这点改变到是让我感到欣慰,丫丫也不再是那个任性到为所欲为的虎妞了。

  “那你就真的如他们所愿,拍摄一些大尺度的相片?”

  “不然呢,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走了走了。”

  我不由分说的拉着丫丫就要走,路生一把冲上来,推了我一下:“走了?你知道走的后果跟责任是什么吗?你敢负这个后果吗?知道要赔偿多少钱吗!!”

  “你喊哥几爸毛,跟谁俩呢?”我用手指着他的脸说:“这次的事情你应该负全部责任,你ta吗差点害了丫丫,还有脸过来跟我逼逼?告诉你袄,我挺烦你,现在别跟着我,不然,打死你!钟不传,开车。”

  话音落,我们三个前后上了车,将路生丢在原地,扬长而去。

  丫丫的电话响了,是路生打来的,我直接就给挂断,路生不死心,就给丫丫发微信,你不能跟他们胡闹,快回来!

  我仍然没理他,笑呵呵的点了根烟,说道:“找个地下游乐场,带跳舞机的那种地方,好久没看丫丫跳舞了。”

  丫丫心疼的回头看了眼路生:“就这么给他丢下不好吧,好歹跟我这么久了。”

  “我现在没揍他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先不说这个事了,一会儿你就尽管玩,尽管开心,合同的事我给你解决。”

  “你解决?咋解决啊。”丫丫苦笑着说道:“合同在人家手里,我这么一走,公司肯定为难了,哎。”

  “你看看这个是什么。”为了不让丫丫带着郁闷的心情去玩耍,我将两份合同拿给她,一脸笑盈盈的看着她。

  “合同??怎么会在你手里。”丫丫无比震惊的问道。

  “刚才上厕所的时候,碰见这个导演了,然后导演说我帅,就把合同给我了。”

  “呵呵,净胡扯,哎,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说实话。”

  随后我就将刚才的一幕幕说给丫丫听了,丫丫听完后,咦了一道长音:“好恶心哦,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她的心情瞬间好了,随后我们便找到一家地下游乐商场,玩的很是嗨皮。

  丫丫本就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小精灵,没必要因为这些反锁事而感到任何烦恼,什么是男人,帮她解决掉的才叫烦恼。

  这次的事件中,丫丫只是损失了一点金钱跟时间而已,却坚守住了她的道德底线,我认为是很划算的。

  钟不传买了两瓶奶茶,来到我跟前蹲下,看着跳舞的丫丫:“丫爷总是那么的快乐,跟她待在一起,情不自禁的就跟着快乐了。”

  “是啊。”我认同般的点点头。

  “你给人导演揍了,人家不会来找你麻烦吗?”

  “坏了!”钟不传不说,我还没反应过来,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路生还在那边!

  “赶紧走,不能玩了。”我去喊丫丫走,丫丫还没有玩尽兴,额头已经出了些汗,她用手擦了擦,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咱才刚玩诶。”

  “刚才光寻思给路生一点家训了,忘记人家在这边的势力了。”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导演虽然让我干懵b了,可人家好歹也能找到一点人,要是给路生收拾的话,那就……

  丫丫听完我的分析,一下子也有点慌了:“这个路生绝对不能让他出事,我爸爸公司里有他家的投资,一旦路生出事,人家在撤资就完蛋了。”

  我咧嘴笑了起来:“感情你跟路生在一起,就是因为这个昂?”

  “不然呢,还能因为啥。”

  ,p@}正@版z/首发0e

  “你真现实。”

  “这叫事实!”

  果不其然,拿出丫丫的手机一看,好几个未接电话,并且还有一些威胁的短信,大概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带着合同过去领人,否则陆生的腿肯定少一条!

  我不想去,刚才我给那个龙导还是阿杰祸害的那么惨,我过去了,人家不定怎么祸害我呢。

  丫丫顿时慌了:“怎么办,怎么办呢?”

  钟不传一咬牙:“那就干他个逼货!”

  我试图让自己冷静几分钟,然后说:“别着急,你俩先回酒店等我,我自己过去,保证给路生带回来。”

  拍着自己额头,有些懊悔刚才办事有点过了。

  “我跟你过去了,在酒店里,我怎么能放心,我丫丫不是怕事的人,他们让我拍,我拍就是了。”

  “我也去,他们敢嘚瑟,咱哥俩干他们就完了呗。”

  “行,那就一起过去,看看他们能怎么地。”

  “用不用报警?”

  “在h市,咱们给别人打了,别人报警,你觉得对我有用吗?”我反问她,同样的道理,在这边,我们没有人脉,就算报警,最后吃亏的仍然是我们。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