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听了后,非常赞同的点点头:“某些人关系那么硬,咋还让人给撵到日本来了捏?我牛逼闪闪亮的阳哥,给我解释解释呗。”

  “去去去,不爱跟你小丫头片子聊天,烦银!”

  ;Y0l

  龙导约我在一个家类似于一个武道会馆的那种地方,就是大门一拉开,里面站着一排穿跆拳道服装的那种人,看的我有点懵b。

  钟不传忍不住感叹道:“草,这ta吗是在拍精武陈真呢吧,啥阵仗啊?”

  阳哥没说话,心里也有点突突,便将鞋子给脱掉,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丫丫跟钟不传就跟在我身后。

  “呵,还真的来了。”龙导愣了愣,随即咬牙切齿的对我说:“不怕我整死你么,小崽子么,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咱有事说事,你想咋整?”

  “我想咋整,我ta吗想弄死你。”龙导咬牙切齿,双眼都要喷出火了。

  话音落,路生被几个人推推嚷嚷的给带出来了,他们毕竟不是真实的黑社会,肯定不会对路生怎么样的,就是为了威胁我一下。

  “这个小子,可以走了,但是你,必须留下。”龙导淡淡的说了一句,紧接着路生就走到丫丫他们跟前,丫丫问了句没事吧,路生摇摇头。

  “没事了,你们先走吧。“我转头对他们挥挥手。

  “不走。”丫丫倔强的来到我身边:“你想怎么样?欺负人没够是吗!”

  “我想怎么样??来来来,看你男人给我打成什么样了!“龙导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指着自己淤青的眼眶子,现在走路,裤裆里还传来阵阵酸痛之意。

  我男人……丫丫顿时脸红,娇羞的低下头,一副小女儿姿态,没了趾高气昂那态度了。

  “有啥事你尽管冲我来,我接着就是了。”将丫丫挡在身后,横着眼睛对他说道。

  “逞英雄?今儿你们谁也走不了。真以为我龙导这么多年是白混的么。”龙导此刻也不着急了,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的喝着小茶水。

  “你想怎么样?”

  “合同拿出来,桶里这堆屎一口不落的给我吃进去,在跟阿杰low一炮,这事就算完了!”

  “哼!”刚刚被龙导爆句的阿杰,带着口罩,端出一桶盛满屎的木桶放在我们面前,给在场所有人都熏吐了。

  “玩的真ta吗埋汰!”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埋汰??你咋有脸说的,赶紧吃,不然你们今天全都得跪在这。”龙导这屋里面有好几十个人,清一色的“武林高手”,貌似都在跆拳道黑带那个段位,看着气势汹汹,任凭我在能打,肯定也不能一个打一群,当下他非常得意,报复我,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合同给我。”我从丫丫手里拿过合同,继而对龙导说:“合同在这里了,你让我这些朋友都出去,你随便整我行不行?啥我都接受!”

  “你觉得你有资本跟谈条件吗?”龙导呵呵一声冷笑。

  “很好。”我从兜里拿出一条类黑布,走到丫丫面前,将她双眼给蒙住。

  “啥意思昂?”丫丫有点懵b,不知道我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不想让你看见我不帅的样子。”阳哥笑了笑,又掐了掐她的脸蛋,随即来到龙导面前,问道:“是不是我吃了这些屎,我们就能走了。”

  “错!!!不仅吃干净他们,还要让人爆句!!!”龙导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够狠。”

  阳哥能吃吗?阳哥肯定不能吃,为什么要给丫丫的眼睛蒙上,你真的以为阳哥挨打了么,错,大错特错,作为一个当过兵的特种兵来说,擒贼先擒王的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于是在阳哥俯下身子时,一个弹射就从地面弹到龙导面前,同时抽出腰间的刀,顶在他的脖子上:“不想要命了是吗?都ta吗给我滚开!!”

  龙导没想到我仍然敢对他动手,并且身手是这么敏捷,当下脸色大变:“小崽子,你别后悔。”

  “我长这么大,让我后悔的事情多了,一个一个后悔,来不及呀,都给我滚开!”阳哥一声爆喝,眼神冰冷的扫过这帮人:“再不起开,我就废了这个老逼。”

  “呵呵,不后悔就行。”龙导忽然一声一笑,紧接着就有一把枪顶在我的后脑上之上:“不想你的脑袋开花,松开。”

  一股冷汗从我脑袋上留下来,这帮人里竟然有这样的高手,我怎么就没感应到呢,这个人什么时候来的我身后?他又是什么时候掏出的枪呢!!

  有人看到这,你可能会感觉到很玄,但我告诉你,吴京跟谢楠结婚这么久,谢楠从来不敢在背后去抱吴京,因为吴京的身体意识会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以为是敌人在偷袭他,过肩摔那是一定的!

  这种反应叫做人身体的自然反应,同理,受过特训的我,也是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即便有,我也能一个高抬腿,踢掉他手里的枪,从而治服他!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个人悄无声息的出现,我真的不确定是他的枪快还是我的腿快。

  于是,我就笑了笑,将刀给仍在地上,龙导被我松开以后,对着我的肚子咣的就是一拳,紧接着一脚闷向我的面门,给我踹的鼻孔穿血。

  “不要摘布,不许看见我不帅的样子。”阳哥叫住因为担心想要摘遮眼布的丫丫。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闹!”

  “给我揍他。”龙导打了我一会儿打累了,一声令下,以阿杰等人为首过来圈踢我。

  “我*你妈,有本事冲我来。”钟不传看不下去了,大骂一句就要往起冲。

  砰!

  刚才这个高手对着棚顶就是一声闷响,棚顶的灯碎成一片,哗啦啦的往下掉,钟不传立刻愣在原地。

  紧接着围上去一帮人给他跟路生又是一顿暴打。

  阿杰拎着屎桶,脸上带着恨恨的阴笑:“张耀阳,我ta吗也让你尝尝屎的味道!”

  “我*你妈,今天你敢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我给你肠子撕烂你信不信!!”

  阳哥完全能够感觉得到,这货肯定是要扣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