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咋那么牛逼呢,啥时候了还要威胁我一把!”

  这人脸色骤变,戴上手套用水舀子就往我脸上倒!一股恶寒的臭味迎面铺面,就在几个小时前,这是我刚对人家做的事,而现在,我就在遭受这样的耻辱!这不禁让我想起那句话,出来混,是要还的!

  “耀阳!!”听见我的叫喊声,丫丫迅速撕掉眼罩就要往上冲:“我跟你们拼了!!”

  “不准过来,转过去!!”

  “耀阳……”

  “迟小娅,你不想我这辈子不理你,就给我转过去!!!”

  丫丫怔住,紧接着浑身颤抖着将身体转了过去,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你妈,阿杰,有本事你弄死我!!”我瞪着猩红双眼,愤怒无比的看着他。

  “呵呵,弄死你?别着急,咱们慢慢玩。”

  阿杰哈哈大笑着往我脑袋上浇粪,非常的痛快跟解气,我拼了命的想要挣扎却被人摁摁的死死的,只能一个劲干呕着。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除了能听见这帮人的浪笑声以外,什么都听进不去了。

  这次丢人,真的丢大了。

  “大哲!”阿杰叫了旁边一个穿着花裤子,花衬衫,看着就像娘炮的这样一个人。

  大哲皱着眉头,捏着鼻子,娘里娘气的说:“太臭了,下不去手。”

  “我ta吗让你玩他,又不是让你亲他!”

  “那也得洗洗啊,太脏了,洗完在考虑,现在不扯。”

  “事真多,草!”阿杰招呼一声,随后我让人家给我拖到后面扔浴池里一顿泡。

  v最df新(章节上+)0$P

  洗完澡我让人给扒的溜光的,就扔屋子里面了,妈的,这辈子还没强*过小姑娘,眼下竟然要被一个老爷们给我强*了,我上哪说理去。

  当时屋子里面就我们两个人,我惊恐的看着这个叫大哲的“娘们”:“我说姐们。”

  “叫谁姐们呢,人家纯爷们!!!”如果说路生是娘炮的话,这话比路生还要正宗!!

  “嗯嗯,爷们,我不好玩,你换个人玩行吗?你看我这py上长痔疮了,一干哇哇全是血!”

  “没事,喝点开水就好了。”

  “……!!”

  “你别逼我啊,虽然我不打女人,但是!”

  话还没说完呢,大哲撅着大嘴唇子就像我亲来。

  哦打!!

  阳哥后退两步,一个回旋踢闷了过去,直接给大哲踹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螺旋,咣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大哲捂着脸,娇嗔道:“你敢打我,进来!!”

  哗啦啦,一帮人推门而入,刚才那个高手抬枪对着我的大腿砰的就是一枪,一点都没犹豫。

  “你这逼有杀人许可证咋的,开枪都不寻思的?”捂着双腿,我郁闷的骂了一句,强忍腿上的疼痛就要往出冲。

  “哪里跑。”大哲一把抓住我的双腿给我拉了回去:“我就喜欢反抗的,你反抗的越激烈,我越兴奋!!”

  “你个死变态,我靠。”阳哥大拳头照着他的脸蛋一顿砸。

  “来,打我,用力,卡木昂,宝贝!”

  “变态!”

  “给他给我绑住,不行这个野蛮人太暴力了。”大哲就快要被我打昏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向那个高手求救了,这个高手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动作极其麻利的给窝捆上,然后说:“快点的!!”

  这件事可能是阳哥此生的痛,每当阳哥后来痔疮犯了去医院被大夫给我指检时,总是会想起今天的这个痛,我ta吗竟然被一个男的给玩了,天呐!!!哎,不说了,全是眼泪。

  片刻后,浑身冒血的阳哥被扔给扔屋里面去了,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不动弹,迟小娅在扑了过来,抱着我的脑袋:“耀阳,耀阳,怎么了,怎么了,说说话,别吓唬我。”

  阳哥慢慢睁开眼睛:“你离我远点,身上有味。”

  “我不嫌弃你,我不嫌弃你,只要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显然丫丫被吓得不轻。

  “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等你他们抓进去以后,他们就给我关这个屋子里了,钟不传跟路生也不知道被抓哪儿去了。”

  能抓哪去,肯定是跟我一样的待遇,哎,便宜了这个大哲,三个风度翩翩的美少男就这样让他给祸害了。

  “耀阳你流血了。”丫丫看着我小腿上腥红一片,有些吓到了。

  “没事,小问题,你兜里有刀吗?”阳哥咬牙问道。

  “这个行吗?”

  “……”丫丫从兜里掏出一把指甲刀,我顿时就ta吗无语了。

  子弹是没办法取出来了,阳哥只好将衣服给撕碎用来包腿,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没穿衣服的,丫丫也注意到了,下意识的看了眼后,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连忙转过身去。

  我乐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喂,厉害吗?”

  “你不要脸!”

  “呵呵,害羞了,平常不挺爷们的么,来多看两眼。”阳哥呵呵一笑,从后面爬到她面前,吓得她连忙再次转过身子。

  “你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呵呵,不闹了,把你衣服给我。”

  “你要干嘛。”

  撕拉!

  阳哥直接上去去撕丫丫的衣服,随后将自己的伤口的位置给包扎好,然后剩下的衣服就当做遮羞用。

  此仇不报非君子,早晚有一天我得找徐峰收拾他们一炮!

  “我穿衣服了,可以睁开眼睛了。”片刻后,我开口说道。

  丫丫双手漏出两道缝,谨慎的看了眼,确定我真的穿衣服后,松了口气:“他们为什么脱你衣服?”

  阳哥老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你管为什么呢,别问这个问题,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

  “没有,直接就给我关在这个屋子里面了。”

  “恩。”

  阳哥点点头,随即来到门前试图拉了拉,发现门被锁的死死,竟然给我们囚禁了。

  “咋回事呀,合同给他们了,他们也打你报仇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呢?”丫丫立刻慌了:“该怎么办呀。”

  “别着急,我想想办法。”

  就在这时,门咯吱一声让人推开了,随即钟不传跟路生子也没穿衣服让人给扔进来了,这两个人比我强点,腿部至少没中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