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俩二货尴尬的表情我就想乐,同时也感觉挺郁闷的。

  钟不传接过丫丫递给他的一件外套挡住身子,恶狠狠地说道:“妈的,这仇我一定要报,我想弄死他们,耀阳!!”

  别说钟不传想了,我更想弄死他们!

  l{a2#-70)E3‘7*59

  “其实还好。”路生嘴上说着还好,心里别提多爽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才彻底激发出他对男男交往的强大内心,他说就跟抠耳朵眼一样,有点小爽!

  “他们把你们怎么了,为什么都给扒了?”丫丫好奇的问道,但谁都没有脸去回答她。

  我们越是不说,丫丫就越好奇。

  ……

  阿杰对龙导说:“龙导咱直接就给她强办了完了呗,为什么还要忍着?”

  龙导摆摆手:“办个屁办,你就知道办,咱得让她自愿!去把她给我叫过来!”

  “好。”阿杰看着刚刚那个高手,唯唯诺诺的说:“哥们,你陪我一起去呗,我自己去他们容易干我。”

  高手没理,闭目养神。

  “劳子译,跟着他去吧。”龙导发话,这个叫劳子译的男子方才跟着一起过来。

  咯吱,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立刻变得警觉起来,同时将丫丫护在身后。

  “怎么样,爽吗,小臂崽子,不自量力,这就是你得罪我们的下场!出来。”阿杰一进屋,就伸手去丫丫。

  我右腿因为中弹根本发不出力气,而是半跪着上手了,使劲给他往下一掰,他的胳膊咯嘣一声就折了,阳哥几乎很少全力这么打人。

  “老实点。”我动手的时候,那个人也动手的,而且是稳准狠的踢掉我的左手,一把枪再次顶在我的脑袋上。

  “你也就靠有一把枪能吓唬我一下子了,有本事咱俩单挑?让你一条腿的!”阳哥不屑地撇撇嘴。

  这人眼里忽然闪过浓厚的兴趣,但紧接着又消失了,换上之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不许打他。”丫丫忽然炸了,举着小粉拳对着他冲了过去,但是被他一招就给制服了。

  劳子译挥在空中的手看着丫丫半晌,忽然就停止了,紧接着他出一声鬼叫:“啊!!”

  紧接着他将咬她手的丫丫给推开,眼神里有些怒意:“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不打你。”

  晕,这ta吗是啥理由!

  看着这个一米八七,呆头呆脑的壮汉竟然也能知道什么是美女?

  丫丫脑子反应多快呀,立刻撒娇般的抓住他的胳膊说道:“男神,你好man哦,看在你有man又帅的份上,能不能放过我们哦,他们都是坏人。”

  这人差点就被夸得飘飘然了,有些呆头呆脑的说:“可我跟他们是一伙的。”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这么帅的小哥哥难道要跟他们一起欺负我这个小姑娘嘛?你真的忍心看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让他们给糟蹋了么。”

  劳子译眼里闪过犹豫跟不忍,接着又厌恶的看了眼捂着胳膊一顿鬼哭狼嚎的阿杰,最终说道:“我的任务是你跟着我过去见他们,但我保证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你直接就放我们走呗,反正你们的气也出了,合同也都拿回去了,还要怎样嘛,小哥哥!”路生子学着丫丫的语气跑来跟这货一起撒娇。

  砰!

  劳子译毫不犹豫的一脚蹬他面门直接踹飞!淡淡的说了句:“我最烦娘炮。”

  好吧,他虽然是个木头脑袋,但是男女还是能够分清的,我想丫丫只要在求求他,希望还是蛮大的。

  古灵精怪的丫丫转念一想,竟然拉着劳子译的胳膊:“小哥哥,那说好喽,你要保护我。”

  劳子译表情冷漠的点点头,然后浑身不自在的带着丫丫走着,这一刻的他竟然心脏砰砰的跳,胳膊都不会动弹了……

  我用眼神询问丫丫这是什么意思,丫丫对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估计她心里有想法了!

  “等等我!”阿杰甩着掉档的胳膊连忙往出撵!

  “想跑!”钟不传咬牙切齿的给他拽了回来。

  “劳子译,救我!

  “小哥哥我们走。”丫丫拽着劳子译就走了,很神奇的事,这么牛逼的一个人竟然这么听丫丫的话!而且丫丫在大部分的时间里跟他说话都是一直看着他的眼睛说话的,丫丫分明从他眼里看见害羞,这让丫丫心里一下子就有了想法。

  此刻,屋内就剩我们四个人了,我们三个给脖子,手指头整的嘎嘎作响,一脸阴损的看着阿杰:“兄弟们,怎么整他!”

  “不给他玩坏,老子难出心中那口恶气!”

  阿杰刚才对我们那么狠,他知道眼下我们说的话也不是开玩笑了,暗骂一声劳子译这个重色轻友的坑逼以后,噗通一声给门跪下了:“大哥,大哥,放过我吧,我也是跟人办事的……我家就我一个独子,我不能没后啊!!”

  “你*的,你传爷的菊花也ta吗就一个,你咋不寻思寻思我呢。”

  “大哥,你这话丧良心,说的好像我有俩是的,是你们先这么整我的。”

  “草,我在这跟你俩打嘴架呢?兄弟们,裤子扒了!!霍霍死他!!”

  话音落,我们三个表情阴狠的上手了……

  ……

  樱花树下,石桌子上,摆了两壶清茶,邀请丫丫坐下,见丫丫没喝,就笑着说:“怎么,害怕我往里下毒吗?”

  “下毒你要是没那个胆量,我怕你这人心术不正,下点不该下的东西。”丫丫一脸鄙视的说完,劳子译默默的跟龙导展开一段距离。

  “呵呵。”龙导轻轻地泯了口茶水:“你觉得我还有这个必要吗?现在合同已经拿回来了,你的三个朋友又让我给软禁了,你觉得我还需要别的手段吗?”

  “卑鄙!”

  “恩,我承认,我是一个受到过高等教育的卑鄙小人,但那又怎么样呢?原先呢,我原本是打算你要不配合,就让你们公司大出血,现在呢,我改变主意了,要么你陪我一晚上,要么你们公司大出血,你的朋友留下三条腿!我ta吗得让你知道知道我卧龙的威名不是白来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