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我看你像卧虫,干脆叫“赢”不起来得了呗。

  丫丫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是说:“陪你睡一觉,你就会放过我们?”

  “嗯哼。”

  “那么陪你睡一觉,我爸爸的公司的钱是不是就不用还了?”

  龙导心里寻思你那玩意是金子做的啊,睡一觉那么值钱?

  “可以,我卧龙这个人说话一向算话,只要你今晚陪好我了,啥都ok!”转念一想,也行,丫丫这个女人绝对属于极品中的姑娘了,他可以利用一点,看看能不能将关系的很长远!

  很明显这个卧虫想多了,丫丫眼睛提溜一转:“我还是厨女,你给我一晚上的思考时间行不行?”

  “当然!”卧龙自信一笑,同时也明白了丫丫当时为什么那么抗拒拍摄大尺度的照片,原来是这样,妈呀,这回捡个宝贝!!哈哈,卧龙忍不住想大笑了。

  丫丫跟劳子译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房间走,劳子译眼神里闪过一丝厌恶,却始终没有吭声。

  丫丫背对着他他,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现在她就在等劳子译说话了,看看对方什么态度。

  终于快走到房间尽头的时候,劳子译忍不住说话了:“女孩子还是洁身自好的好……”

  丫丫笑容更甚,转过身的一刹那却是满脸委屈,她扑进劳子译的怀里,委屈的说:“小哥哥,他要睡我,合同在他手里,我没办法选择,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幸福害了公司上下几百名员工事业,不能看着我爸爸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毁于一旦,更不能看到我三个朋友因为我而断送一条腿,刚才你也听见了,我别无所则,如果有选择,谁想这样呢。”

  “如果……如果……如果……”劳子译连着说了三声如果,还是很难将后面的话给说出来,毕竟他是跟着龙导的,若是直接给龙导出卖了,不符合他做人的规矩。

  “如果小哥哥你帮我能拿回那两份合同,带我跟我朋友们走,我就不用失身给那个糟老头了。”丫丫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同时挑逗般的对他耳边哈了口气。

  丫丫回屋了,劳子译看着丫丫的背影莫名发呆好久,尘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精灵一样的女人……

  “我靠,你们在干嘛。”看着阿杰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丫丫忍不住爆出一句脏话。

  “弹……碎了。”阿杰目光涣散的看着天花板,没有任何一丝留恋,对世间一切都看淡了。

  x看正◇版X章¤节。j上$'27%:0、h3☆T75/\\9

  “你们这么狠?”对于这种人,我们没有任何怜惜之情,整不死他我。

  阿杰只是一个小咖,我要整的是龙导!

  “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我们随手给阿杰扔了出去,便追问丫丫。

  “他说陪他一晚这事就过去了。”

  “去ta吗的!”

  “我答应他了耶!”丫丫眨着毛乎乎的眼睛有些好笑的看着我,想看看我啥反应。

  “啥玩楞??答应他了??你ta吗傻*吧,这种人的话你也能信,没事,不用勒他,我没用全力了,他要是敢对你嘚瑟,你看我杀他不!”阳哥的这种骂人,丫丫能够感觉出来是我对她的关心。

  “哈哈。”她开心的笑了笑,神秘兮兮的说:“逗你玩的,有丫爷在,能让你们受委屈么,等看着我的表演吧,先都安安静静的睡觉吧,你这腿能不能抗住。”

  “没问题,血都已经干涸了,不疼了。\"我咬牙问道:“你想怎么整?”

  “美人计!”丫丫给我们留了一个悬念。

  ……

  时间滴滴答答的往前走,转眼天已经黑了下来,钟不传坐在床头对我说:“阿杰整完了,龙导我也不想放过他!”

  “这事先别提了,晚点再说。”

  “哼,究竟他把你们怎么了,怎么都下手那么狠?”丫丫看出来我不想跟她说了,更加的好奇了,她小脑袋转了一圈,紧接着哈哈大笑道:“该不会是给你们那啥了吧,哈哈哈。”

  我们几个老脸一红,顿时语塞。

  “还真是诶,哈哈哈,逗死我了。”丫丫没心没肺的笑了:“啥感觉啊?”

  “滚!”这是在我伤口上撒盐,阳哥不想理他。

  “你咋看出来的?”路生比较淡定了,他还有脸去问丫丫,让钟不传一脚就给踹飞了:“你ta吗还好意思接话?谁给你的勇气!”

  “人丫丫都看出来了,有啥不好意思说的嘛。”路生还挺委屈:“其实也没啥,谁还没有点故事呢,想开了就好了!”

  “我想不开!”

  “哈哈哈。”丫丫捂着肚子都要笑抽了:“乐死我了你们几个,咋那么完蛋呢,还能让人给那啥了,哈哈哈。”

  “人家给我们绑上了,动弹就要开枪往腿上蹦,谁敢反抗啊,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不过你是咋看出来的呢?”钟不传他们是听见枪声以后,都放弃抵抗了!好奇的问丫丫,是为了防止回去别让晨曦看出来,简直太特么丢人了。

  “我猜的啊,你们之前那么对人家,人家肯定得报复回来呗,哈哈哈。”

  “别ta吗笑了,有那么好笑么!”阳哥要发火。

  “好啦好啦,我不笑了。”丫丫凑到我跟前,宽慰我:“好啦,没事了,有安全措施吗?”

  “……”我没吭声!

  “有的话,那就没事,又不是那啥,对吧。”

  “丫爷,我求你了,你别跟我俩说话,你去跟你家小娘炮唠嗑去吧,伤心!!”

  “哈哈哈,逗死了。”

  当我郁闷的不行,丫丫笑的不行的时候,大门开了,进来的是一脸冷漠的劳子译,他给我们拿了晚餐,不过只有丫丫一个人的份,我们几个都是饿着的。

  “小哥哥,怎么样了。”

  劳子译眉头紧锁,挣扎半天,方才从怀里拿出这两份合同给丫丫:“他们都出去吃饭了,就我自己在这边,你们走吧。”

  “小哥哥你真好,走了走了,快走了。”这时候谁也没心思吃饭了,能听见走的时候,都挺开心的要走。

  虽然不知道丫丫是用什么手段征服这个呆子的,但是目前没空去思考这些,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我给你们准备了车,跟我来。”呆子说完,就在前面领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