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爷牛逼昂。”钟不传给丫丫竖起大拇指。

  “必须的,走了!”丫丫扶着一瘸一拐的我。

  在劳子译的带领下,我们很方便的就上了车,劳子译咬咬嘴唇,最终什么都没说,既然龙导肯放心留劳子译一个人看着我们,说明就是对他的信任已经到了那种我信任钟不传的程度了,所以他这么做,无疑跟背叛没啥区别了。

  “小哥哥,我们一起走吧。”丫丫家从小就是做公司的,她知道信任度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而且还是这种说拿枪就敢拿枪蹦的人:“你这么放我们走了,他们一定会惩罚你的,你心底这么善良不要跟他们在一起了,跟我吧,当我的保镖。”

  劳子译让丫丫说的心里暖暖的,脸上仍旧很冷漠的说:“赶紧走,趁我反悔之前,另外,不管什么时候你要记得,女孩子的第一次是最宝贵的。”

  说完这个人就进了屋子。

  “哎。”我出言对他说:“你是个高手,我不服你,有机会咱俩切磋一下!”

  “有机会的,等你腿好的。”

  ~HB27g0;37$59y

  “呵呵,一定会有机会的。”我对他莫名其妙的一笑,然后便离开了。

  片刻后,我们回到酒店,钟不传赶忙订回国的机票:“太ta吗惊险了,这边不能呆,都是狠人,啥时候中日两国要是干起来了,我第一个参军!”

  “你们订吧,不用带我。”

  “咋的耀阳,你不走?”

  “恩,你们先走吧。”说完,我就回了我的屋子。

  “不传,晚上你睡我那屋。”丫丫撂下一句话,就跟着我进来了。

  这要是以往路生肯定会阻拦的,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话,但是现在他没有,他的心扉仿佛随着这一捅,顿时捅开窍了,他矜持的捋了捋额头前的那一嘬头发,对钟不传媚眼如丝的说:“宝贝,晚上咱俩一起睡也行,吃点亏就吃点亏嘛。”

  “滚,袄,别让我打你。”

  “粗鲁,哼!”路生迈着妖娆的步伐回他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就在想响,如果,这个世界上同性才是真爱!

  “你为啥不走,还要干嘛呀?”丫丫进屋后,就将门给反锁,跟着我进了卫生间,我一顿比较锋利的东西,最后盯着牙刷看了许久,想了想怕不结实,就对丫丫说:“丫爷帮老弟个忙。”

  “滚!差辈了。”

  “下楼帮我买一把水果刀,要刀尖的,在买纱布,红药水,消毒水,云南白药,一捆绳子。”

  “干嘛呀?”

  “吃!吃行吗?”我无语的翻翻白眼,这话问的就是一个智障的问题。

  “不是,我的意思是去医院多好呀。”

  “医院去不了,龙导发现我们没了,肯定满医院堵我们呢。”

  “你自己来会不会……”

  “不会,你给我去买就行,内个叫上不传一起吧,别出什么事。”我不放心的提醒一句。

  “嗯。”

  二十分钟后,丫丫抱着一大兜子东西回来了,然后就跟钟不传一人打开一罐罐头就那么好奇的看着我。

  “你俩监控器昂?看我干几爸!”

  “长这么大,就在电视里看过这个杂技,真人表演还真的没见过呢。”

  “草,俩智障。”

  阳哥蹦跳着来到洗手池,用绳子将腿固定在上面,给他俩一家一个绳头:“你俩使劲拉,拉到拉不动为止。”

  “伤口出血了!”

  “拉!”

  当他俩给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后,腿也算是固定住了。

  接着,阳哥给一块毛巾叠成四方块塞进嘴里,然后将消完毒以后的刀对着伤口位置就捅了进去,稳准狠的将子弹生抠出来!

  “啊!!”

  我额头上得青筋瞬间凸起,表情非常非常痛苦,险些疼的我要昏厥过去,幸好毛衣放在我嘴里,否则我非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不可。

  这种疼痛是钻心的,我清晰的听见丫丫跟钟不传咽口水的声音,紧接着丫丫跑到我跟前抱住我,就像哄小孩一样:“没事的,没事的,不疼,我在呢,我在呢。”

  血哗哗的往出流,抑制不住的往出流,给钟不传跟丫丫都吓哭了,我拿掉嘴里的毛巾对他俩说:“抓住绳子头,使劲拉,在使劲!!”

  “好!”

  最终他俩将我腿部上的肌肉给勒的毫无血色时,血流的就很少了,也就是趁着这个功夫,我对我的伤口进行撒药,包扎,虽然很沙挺也很麻,好在都能忍住。”

  片刻后,待到都整完以后,我浑身虚弱一般的躺在床上不吭声。

  “耀阳你的伤口还是有点血。”

  “那是肯定的,不大出血就行。”

  “要不咱找个小诊所去看看吧,至少缝两针啊。”丫丫担忧的说:“万一伤口感染……”

  “一个老爷们受这么点伤不算啥,不用小题大做,你们买了几点的飞机?”

  “凌晨三点多的飞机,再过几个小时就走了。”

  “行,落地了给我来个电话。”

  “要不我也不走了,陪你在这呆着吧。”钟不传心一横。

  “你陪我在这呆着有啥用昂?走你的就行,我是不能回国内,国内的事情没处理完呢。”

  “奥,行吧。”

  “对不起啊,是我害了你。”待到钟不传走了以后,丫丫豆大的泪珠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老妹,你啥时候这么爱哭了,快别哭,我浑身难受。”

  “……”丫丫抽了抽鼻子,躺在我胸口上:“耀阳你现在越来越爷们了,对我真好。”

  这个夜晚讲义气的丫丫没有选择走,而是让钟不传跟路生先回去,她说反正自己过来拍照片的时间是一个多星期,虽然照片没拍上,但不想这么早回国去工作,就当给自己放假了。

  按理说,丫丫不回去,路生跟钟不传是没办法走的,但丫丫命令他俩走的,他俩没办法违抗,同时路生心里是有小九九的,他想趁着这次跟钟不传两个人单独返程的时候能不能擦出点爱的花火,对此,钟不传说想给他一个大飞脚!

  接连五天,我都处在养伤跟发呆的状态下,我在思考,怎么报复这个龙导,阳哥这次吃了一辈子的大亏,我这仇就得报回来,嫉恶如仇才是我的本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