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狠狠地在我胳膊上拧了一圈,宣泄心中我将她出卖的那份不满,撅着小嘴:“爸。”

  她爸已经无语了:“闺女,咱是女孩子啊!”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有异性朋友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跟那边的合作没谈好,也不至于给人家那什么了,是吧,这是毁人一辈子的事啊。”迟江霖话到嘴边又点不好意思讲了。

  “爸,是他想先迷*我的,耀阳他才帮我报仇的。”丫丫拽了一把正在抽烟看戏的我,将炮灰引在我身上。

  果不其然,我爸出声了:“我就说是这个小子干的,不是丫丫干的,现在这孩子你给他个翅膀,他敢上天。”

  接着我爸就抢过手机,看表情就知道挺生气:“你是真虎还是假虎?”

  丫丫一看这会又没她事了,以他们看不到的角度躲在手机后面捂嘴笑:“阳哥,该你表演了。”

  “爸是我干的,可是他。”

  “干的漂亮!”

  我以为我爸会勃然大怒给我一通臭骂呢,按照我对他的了解,阳哥犯了这么大的事,肯定会挨骂的!

  但是,我刚要开口解释,我爸竟然话锋一转给我一顿夸:“日本人你不用贯彻他们,你是个爷们,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女人跟兄弟,不能让他们受了委屈,知道吗。”

  没说我?靠,竟然没说我?我爸这是转性了?

  阳哥精神为之一振:“爸,你说滴啥?再说一遍!”

  “我说个屁,你把你现在的位置告诉我,我找人去把你送到机场,赶紧来吧。”

  无论是我,还是我爸,亦或是现在的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爱国情结,想起当年的南京大屠杀,到现在看到那个视频,我们还是会为之分难,这是时间都无法抹去的仇恨。

  “爸,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点,那个人是国人……只是在日本工作的。”

  “这不重要!赶紧回来吧。”

  “晚一点,我还有件事要做。”

  “你又要干啥?”我爸有点迷糊。

  “放心,肯定不给您惹大事就完了。”

  “恩,照顾好丫丫。”

  “必须的!”

  我们挂了电话,智允跟迟江霖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里看出无奈,智允阿姨说:“张浩哇,你咋寻思的,耀阳从小就被我们这帮人惯得不知天高地厚,敢杀人,敢给人**干碎了,你这次竟然没教育他?还支持他?”

  “你没听丫丫说,这帮人想要强*她么,逼迫她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耀阳身为一个男子汉,我觉得做的没错,要是我在的话,那个人就已经死了。”

  “……!”迟江霖有些看不懂我爸了,他不明白就是这样一个流里流气的“痞子”,为什么会让智允如此喜爱,甚至说自己在此时此刻都有一点点“喜欢”这个情敌了。

  “那我们怎么办?钱赔吗?”

  “赔呀,当然赔。”我爸身子慵懒向后一靠:“做事一码归一码,咱们做错事了,自然要赔钱的,但是我儿子是为了帮你姑娘惹事的,所以这钱你自己拿,咱们的迟大老板应该不差这点钱吧。”

  “钱,我虽然没有很多,十万二十万的我真不差。”迟江霖无比霸气的说:“但是我挺不想就这么给他们的,他们要对我女儿做的那些事,说实话,我很愤怒!!”

  z:2√7bk0s3}7(◎59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丫丫跟迟江霖的公司就要被狠狠地坑一笔了。

  “所以我儿子这不一会儿就去帮你教训他们了么?”

  “啥意思??”

  “你没听说他要去办一件事么,办完就回来了么,我用脑袋担保,这兔崽子肯定是去……。”

  ……

  “你要去找龙导???”丫丫听了我的想法后,神情变得紧张起来,她抓着我的胳膊:“你没疯吧,他正在疯了一样的找我们,你还主动送上门?”

  “我是特种兵,牛逼闪闪亮,无敌到皮爆,怕啥呀。”阳哥龇牙乐道。

  “你有点正形,别闹!”

  “真没闹,咱俩现在去逛街,买一套连帽衫跟运动装,再来一副口罩,我去收拾收拾那个小逼龙。”

  “我知道你当兵,是比一般人牛逼一丢丢,可人家有枪,崩你,你不疼昂?之前被人咋治服的你不忘了吗?”

  “我就是没忘,我才得找他报仇,这口恶气咽不下。”

  几天后,日本,大阪,某条街道上。

  阳哥一身连帽衫正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刚刚进去的龙导一言不发。

  丫丫同样穿着连衫帽,挡着脸,有些兴奋的拉着我的胳膊:“一会儿你上去干仗,给他干服了,我上去抽他俩大嘴巴子过过瘾。”

  “必须的!”

  “哈哈。”

  丫丫这个女孩儿之前还一个劲的阻拦我,等到我踩好点,部署了作战计划后,她就变得兴奋起来,这是一个来自好战分子天生的性格!

  片刻后,劳子译面无表情的从公司里走出来,自从那天他给我们放了以后,在公司的地位直线下降,直接从龙导最信任的保镖变成一个司机。

  乍一看你看两者好像没什么改变,但拿的工资可是天壤之别,他很郁闷,却没办法反驳。

  要不劳子译这个人真的很厉害,估计龙导就给他开除说拜拜了。

  劳子译无聊的靠在车边,刚准备上去打会盹,就有人在他后背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劳子译本能的就要来一记潇洒的过肩摔!

  “是我。”连衫帽下露出丫丫带着微笑的脸庞!

  “你怎么来了。”劳子译眼睛瞪得老大,他以为丫丫早就回国了,这辈子可能都见不到她了呢,自从那日一别,劳子译每天晚上睡觉梦里多出现丫丫的身影,此刻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里说话不方便,跟我来!”

  按照劳子译的身份跟做人准则来说,他应该抓住丫丫,重新向龙导证明自己的价值,但他没有,鬼使神差的就跟着丫丫往胡同走。

  “你要带我去哪?”劳子译忍不住问道。

  “跟我走就完了,我还能害你昂,小哥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