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子译无条件的相信她,就跟着她走进胡同内的最深处,然后便看见一个背对着他,叼着烟,如迷如诗一样的男人。

  他的眉头挑了挑,但从背影来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那么这个高手中的高中这个男人是谁呢,就是你们最喜欢的阳哥!

  我慢慢的转过头,吐了口烟:“好久不见!”

  劳子译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你们怎么还没走。”

  “你说呢?”我笑呵呵的说完,便摆了一个军体拳的姿势说道:“来吧。”

  劳子译回想起那天我对他说的那句话,他终于恍然大悟:“原来你是真的不服我,腿好了?”

  “这辈子除了丫爷没服过任何人。”

  “兄弟,给面儿。”这话给丫丫说的美屁了。

  劳子译深深地看了眼丫丫,然后一声不说的就开始脱衣服,结实的肌肉就展露在我们面前。

  “哇,型男诶,小哥哥加油。”丫丫痴迷的说道。

  “会的。”受到来自女神的加油助威,劳子译顿时有了底气。

  “加点赌注吧。”我嘎嘣嘎嘣的活动手腕跟脖子。

  “你说。”劳子译并不认为他会输。

  “你输了,就跟我们走,以后专心做丫丫的小跟班!保护丫爷的安全,她说往东你不能往西!”

  “没有了?”这一刻,劳子译忽然就想输了,因为这个输的代价实在是太好了,这哪是输哇,完全就是福利。

  我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呢,是丫丫让的,劳子译私自给我们放走了,他在那边肯定不好过了,丫丫觉得这是她造成的,会让她心里不舒服,所以想给这人招过来。

  这人是个高手,让他来保护丫丫比那个娘炮路生靠谱多了。

  “你输了,我抓你去见龙导。”

  “呵呵,阳哥这辈子没输过,别逼逼了,看拳!”

  话音落,阳哥自带风声的一拳向他搂了过去,好了,这不是格斗的故事,详细的细节就不讲了,直接说结果。

  我俩你一招,我一招的对打,但我总觉得他发力不是那么的全,最终他让我击败了。

  就当我的拳头即将跟他面部来个亲密接触时,他绝望的闭上眼睛,阳哥的拳头硬生生停留在他的面部,随即站起身整理衣衫:“你输了!”

  “你那是什么拳,我自认从小精通各路拳法,实战武术,为什么你的招式看起来那么散乱,却能够赢我。”

  “天下之大,中国武术博大精通,尤其是你等小辈能摸索透的,哼,我乃一代宗师黄飞鸿第三十三代传人!!”阳哥傲然的负手而立。

  “厉害。”

  “你别听他忽悠你,他就是当过兵,用的也是军营教的实战路子外加一些平常在社会打架的流氓招数而已。”丫丫看不下去了,毫不留情的拆穿我。

  “怪不得……”劳子译想起阳哥刚才的抓奶龙招手,猴子偷桃,抓头发,挠人啥的武功,没见过啊……

  “呵呵,尔等凡人,又怎知道本座的厉害!”阳哥不屑一笑,连衫帽下是阳哥看不清的冷峻脸庞!

  砰!

  丫丫照着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还装逼,赶紧干正事。”

  “哦哦,差点忘了,嘿嘿。”我皱着眉头对劳子译问道:“你身上有伤?”

  “你也有伤,所以还是你赢了。”劳子译并没有找借口,而他确实有伤,在他给我们放走以后,他失去了他们这种人最看重的信任,同时也受到了家法,所以说这次的单挑,我赢了他纯属运气。

  “既然我赢了,你就要认赌服输,你现在是我们的人了。”

  “所以呢?”

  “机场附近有一片监控盲区,我需要你将龙导拉到那里。”

  “你想干什么?”

  “这就跟你没关系了。”

  “我就算跟你也不会出卖我原先的朋友的!”这人挺有原则性的说道。

  “不是你现在是我们的人了,我说啥你得听。”

  “我是她的人,她说话我听,你说话我不听,但是,让我出卖原先的老板,我做不到。”劳子译指了指丫丫仍旧固执的说道。

  “耀阳,别强人所难了。”丫丫背对着他冲着我带着得逞笑容笑了起来。

  “好吧。”

  “劳子译那你送我去机场。”丫丫转头对他说道。

  劳子译表情有些挣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就跟着丫丫走了,可能他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呢,龙导昔日身边第一保镖,咋就成丫丫的保镖了呢,是爱情吗?是责任吗?是承诺吗?她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愿意听她的话。

  夜里一点多,龙导才从公司走出来,他刚刚又潜规则一名女星,两个人还喝了不少酒,玩的很是疯狂。

  t{$)正版u首OG发d2%7/b037J5:#9《v

  用他的话说,只有喝酒了,才能放得更开。

  两个人没少喝,玩的也很嗨皮,要不是家里的婆娘打电话过来,没准就过夜了。

  他醉醺醺的打开后座门,一屁股躺在上面,骂骂咧咧的来了句:“真ta吗没眼力价,活该你成为一个司机,平常脑袋就跟木鱼是的,除了会打架你还会干什么,辜负我对你的一片信任,啥时候还ta吗换个衣服,车里冷是咋的,没ta吗有空调吗,看你就来气!”

  被老婆打扰雅兴的龙导上车就给“劳子译”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阳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要不说你手下不愿意跟你呢,就这样拿手下不当人的,谁愿意跟你?

  也就是劳子译这人榆木脑袋,脑袋转不过来弯,要是我,早就背叛了。

  我直接就往机场赶,龙导骂骂咧咧的说完就睡着了。

  小逼,让你牛x一下子,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就完了。

  ……

  四十多分钟以后,我到了这片监控盲区就给丫丫打电话:“我到了。”

  “你过来接我一趟昂,我在机场里面了。”

  “行,快点啊。”

  “妥了。”

  挂了电话,丫丫对劳子译说:“小哥哥,你在这里等我,哪都不许走,知道吗?别说我回来看不到你人影。”

  “嗯,东西交给我看着,不会丢的,不过你要快点,要是龙导一会出来后发现我没在,我怕他会找到你。”

  “你对我怎么这么好。”丫丫双手捧着劳子译的脸蛋:“等着我,乖乖哒。”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