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子译忽然间就觉得自己恋爱了,脸红心跳的甚至不敢直视丫丫。

  丫丫开怀大笑:“你这也太可爱了,哈哈。”

  随后丫丫小跑离开机场内,留下一脸认真看包的劳子译。

  滴滴!

  我狂摁两声喇叭,丫丫打开副驾驶车门:“人嘞?”

  我指了指后面:“喝多了,还不知道咋回事呢。”

  “呵呵,那咱就让她清醒清醒呗。”

  几个呼吸间,我便开车到了监控盲区这,现在这个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下车。”

  拖着龙导就往下拽,龙导骂骂咧咧的还直甩胳膊呢:“你是不是欠揍了,还敢拽我!!”

  “嘿,我*你爹的。”阳哥一脚就踹他小腹上了,紧接着他就清醒不少。

  揉了揉眼睛,眼睛眯了眯:“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会是我,丫丫绳子。”

  “你要干嘛!”

  “干你。”

  话音落,我粗暴的将本身就没什么战斗力的龙导给他五花大绑,随即对他笑道:“听说你满世界找我,如你所愿!我来了。”

  龙导这下子也不牛逼了,冲我嘿嘿一乐:“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你看你,怎么认真了呢。”

  “哦,这时候是开玩笑的,之前那样对我不是开玩笑的吗?”

  “闹着玩,小兄弟你还记仇呢,你整我一次,我整你一次,两清了,对不对。”龙导心里有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劳子译这个二逼呢??跑哪去了??

  “哦哦,闹着玩哈,行,我也跟你闹着玩一下。”话音落,阳哥脸色一变,随即拽着绳子就上了车,然后一脚油门轰了出去,龙导紧忙倒腾他的小碎步,只要慢一步,他就得摔倒。

  我咧着嘴,车子越开越快,迈速表从一到三十,在到五十,他就已经跟不上了。

  他咣咣的砸着车:“慢点,慢点!求求你,放过我。”

  “呵呵!”阳哥一声冷笑,这一次油门直接low到底,车子像一道闪电,划了出去。

  “哇哦。”丫丫兴奋的吼了起来,转头看了眼身后已经因为体力不支而在地上拖滑的龙导,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的问道:“他不会死了吧。”

  “人,没那么容易就挂的。”阳哥将车内音乐开到最大声,跟着dj一顿摇晃自己的身子,丫丫也兴奋的不行,似乎我们都是很爱玩的人。

  龙导让我们折磨的挺惨,这条马路几乎都让他醋溜一个遍,当我停下车子时,他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都破了,脸上,腿上,脚上,各种飙血,看着奄奄一息的样子。

  点了颗烟,我跳下车,用脚踢了踢他:“死没?”

  !2☆#70#I3Sz7FT5^Y9k)

  “……!”这货不吭声,就在那跟我装死。

  “不说话是吧。”我将烟头捻在他的胳膊上面,他痛苦的嗷的一声尖叫!

  “我错了我错了,你想怎么样,我给你钱,我给你钱还不行吗。”

  “你看我像差钱的样子吗?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一句话,枪口底下出dz,恶人就得恶人治。你的好助理阿杰*碎了,那么你呢?想怎么死?”

  龙导一听顿时就紧张了,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感,狠狠地推了我一把,猝不及防的我直接摔倒在地,紧接着他就向我的车门跑去,妄图开车逃跑!

  啪!

  丫丫一巴掌给他糊了回来,紧接着一脚踹他裆部,你就看他当时就捂着**表情痛苦的摔倒在地,身子弓成虾米状,这还不算完,丫丫换上之前特意准备的高跟鞋,对着的夏体一顿爆踹,直到给踹出血以后,方才停止动作,我在一旁都看的心惊胆战的,这个丫丫,不能惹啊。

  丫丫恶狠狠的说:“看你以后还如何犯贱,世界上有你这样的男人,就是祸害,如果你想跟我继续整,咱们就整,看看我发一条说你想*我的微博后,咱俩谁倒霉!”

  丫丫拍拍手,走到我身边:“好了,我解气了,该你了。”

  啥玩楞?一个解气了,另外还有一个??龙导当时就ta吗崩溃的想哭。

  “既然你那么喜欢菊花残满地伤你的已泛黄,那我就帮你一下。”伴随着龙导足够疼昏过去的叫声,阳哥一把匕首奔着后面插了进去!

  片刻后,我跟丫丫心情愉悦的赶回机场,龙导的是生是死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丫丫兴奋地说:“你咋这么坏。”

  “你也挺坏。”

  “咱俩有没有一种江洋大盗夫妇的赶脚?”

  “哈哈。”

  这一趟*本没白来,虽然自己吃了亏,但总算报了仇,教训两个人渣,同时没有让丫丫家公司吃亏,以及她自己吃亏,对我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

  当晚,我们三个人坐回到h市的飞机。

  据后来有消息说,龙导当时被我俩祸害昏了以后,被一个出粗车司机给救了,送到医院检查的时候已经废了,而且精神已经涣散,完完全全一个精神病人的样子。

  那个阿杰,从此以后就变成了真正的娘娘腔,你们懂得,就像古代太监一样,没有那啥,说话自己就变音了。

  h市的冬天,很冷,就在我们下飞机的几个小时后,天空中忽然飘起雪花。

  “哇,下雪了诶。”丫丫兴奋地跑到前方空地转圈:“耀阳,快给我拍照。”

  “好。”

  咔嚓!丫丫绝美身子永远的定格在这一刹那。

  “劳子译,你给我们俩个拍一张。”丫丫将手机递给劳子译,随即不由分说的拉着我照相。

  “我不想照。”

  “照嘛,下雪照相的话,意义很大的哦。”

  “什么意义?”

  “你看,我们牵着手一不小心到白头了诶。”

  丫丫的话给我说的怔住了,到了现在她仍不忘记跟我表明她的爱情态度,认准了就是认准了,不改变,不接受,直到你答应我为止。

  雪月下越大,丫丫玩的越来越开心,阳哥则是单手插兜的看着她笑,看着她闹,这一刻的美好,是谁都无法代替的,就连劳子译这个面无表情的呆子都罕见的漏出笑容。

  “好看吗?”我笑呵呵的问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