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哥,那我们怎么办?”

  “放心,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康友鹏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恩,我的依靠现在就是你了。”

  “开始你的表演,呵呵。”

  苏万梅强忍着屈辱,不停地忙乎着。

  “康总,不好了,张耀阳回来了。”一个手下忽然急匆匆跑进来对康友鹏说道,紧接着就看见苏万梅对康友鹏的做的那些事,尴尬的低下头。

  听到张耀阳的名字,苏万梅也停止了她的动作。

  “忙乎你的。”康友鹏抬头说道:“他回来了?怎么了?”

  “……没什么。”这人微微一怔,我傻了王伸的消息就是这个人在外面负责,以至于我回来的第一时间让他心里感到莫名不安,待到看到康友鹏若无其事的脸庞时,他心里有了分寸。

  “我们是合作伙伴,他来了很正常过。”

  “我知道了!”这人点点头:“那让他先进来?”

  “没看见我在忙?”

  “知道了,康总。”这人心想苏万梅这个小骚底子,哪天自己拿来搞一下,绝对爽歪歪。

  “张总,抱歉,康总在忙,请您稍等片刻,喝杯茶。”这人出来后笑呵呵的对我说道。

  “不着急,呵呵。”我的案子随着我的出面澄清,基本就已经告一段落,剩下收尾工作便由我爸他们去完成,而我则是马不停滴的赶回鹤岗,这钱呢,只要一天没拿到自己手里,那就不叫钱。

  “这个老东西啥意思昂?让我们等着?”潇洒哥顿时不乐意了:“他能有多忙啊。”

  按照道理来说我跟康友鹏已经算是平起平坐,年龄上的差距并不能遮掩住我们身上的不同。

  我跟潇洒哥没什么素质的坐在那抽烟,周围的人看向我们时,纷纷捏着鼻子,敢怒不敢言。

  一支烟的功夫抽完,康友鹏还没出来,当下潇洒哥就有点不耐烦了:“这老东西等干啥呢!”

  “过去看看。”我也不耐烦了,两个人便要去推康友鹏办公室的大门。

  “哎,张总,我们康总正在忙,等会完事就喊你们了,耐心点哈。”这个人见我们要硬闯,赶忙过来拦着我们。

  “他忙我不忙?”我斜眼说道:“起来啊,崩你一身血,不好。”

  话音落,潇洒哥便推开这个人,咣咣咣敲了三下门。

  康友鹏神情自若的对苏万梅招招手:“你先去里面呆一会儿吧。”

  “进来!”

  “康总真是大忙人啊,呵呵,等你这么半天。”阳哥一进屋便一把坐在椅子上,抓起他桌子上的香烟很自然的点了一颗。

  “呦,耀阳老弟这是有情绪呀,喝茶不?”

  “不喝,喝那玩意牙齿黄,以后跟姑娘打波儿时碍事!想没想我昂?”阳哥摆摆手,吊儿郎当的问道。

  “想了,想的我的裤衩子都湿了。”

  “真ta吗粗鄙,阳哥喜欢,哈哈。”

  “哈哈。”康友鹏跟着哈哈一笑,紧接着假惺惺的问道:“耀阳老弟这些日子出事了?打你电话都打不通。”

  我深深的看着他,随后笑道:“那不可咋的,让ta吗一个损蓝子给坑了,别让我知道是谁,非给他蓝子打化了不可。”

  “现在没事了?”

  “阳哥家什么实力,那是吹得吗?你今天咋这么关心我了?”

  “兄弟嘛,关心关心也是应该的,呵呵。”康友鹏感觉再问下去就不合适了,连忙转移话题说道:“不知耀阳老弟这次来有啥事呢?”

  “没啥事,就是问问那个楼盘的事咋样了?我听说买户已经全部交了钱,那你看看是不是得给我一点了?家里豆油都没啦!”阳哥抠着耳屎,轻描淡写的说道。

  “耀阳老弟果然跟传说中一样的幽默!”

  “正经的,家里的兄弟们都等我吃饭呢,这楼房也卖出去了,这钱……”阳哥是一个很不愿意跟人张嘴闭嘴提钱的人,但是这逼这不给我啊,我只能硬着头皮管他要,按照铂叔的话说,亲兄弟,明算账,你不好意思要,他真不好意思给。

  “钱没收上来,你也知道咱们的楼盘盖的问题很大,前几天zf下来人检查,说是不合格,我在找人在疏通关系,另外房照也没批下来,在上面压着,买主不可能将钱全部给我们呀,是不是,老弟,你耐点心,我康友鹏能差你这点钱吗?”

  “是,康爷不差钱!那行,我静候康业您的佳音,兄弟们真的要饿死了哈,您抓点紧,当个事办,要是不行,我就收钱,妥妥的全给我交上来!”

  “你收钱,但是上面的关系你能打通吗?”

  我愣了愣,哈哈一笑:“自然是不能的,还得仰望康爷了!”

  “叫康哥!”

  “康哥,哈哈。”

  我跟康友鹏寒暄过后,他亲自将我送到楼下,我们挥手告别。

  潇洒哥破口大骂:“这摆明了就是故意压我们,什么压房照,什么地基有问题,纯ta吗扯淡!”

  我眉头紧锁起来:“不应该呀,咱们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JaX首V发:2l7hB03\\7#E5W9H!

  正如潇洒哥所说的那样,那些问题都不是问题,甚至毫不夸张的说都是康友鹏一句话的事,但我想不通的事,之前康友鹏对我来说还不错,为什么要找理由压我呢?

  要钱我给他钱,要面子我捧他!

  我哪里查事了?还是说他在为李鑫泽的事感到不满?

  想不通怎么办,不想了,回去让铂叔想……就这么简单!!

  “耀阳,秀兰找我办个事,正好你回来了,带我去办吧,弘扬弘扬咱们爷们的传统文化。”

  “干啥呀?帮你睡她呀?这事你找浪斌啊,他行。”

  “滚ta吗犊子,我跟他是情敌,老子发现杨秀兰跟他有点暧昧,要不是看他是我兄弟,我非剁了他不可。”有一次,他不小心看见杨秀兰跟浪斌约会,但潇洒哥却没想到这两个人早就好上了,该办的也都办了,可怜了我的潇洒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