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你,假设杨秀兰真的跟浪斌有一腿的话,你怎么办?”浪斌一直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儿,我帮他试探试探潇洒哥的口风。

  “不可能有万一,兰兰是我滴。”

  “我说假如。”

  “那我们兄弟没得做。”潇洒哥的态度挺坚决:“我喜欢兰兰,那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他浪斌要是跟我抢兰兰,我跟他还做个几爸兄弟了。”

  “那要是万一兰兰喜欢他呢?”

  “没有那么多的万一,兰兰不可能喜欢他。”潇洒哥大大咧咧的摆摆手:“别扯没用的了,我给你看个视频。”

  “啥视频啊?”这视频不看还好,看完我差点没气吐血。

  视频里有一辆奥迪A4l停在路边,一个小男孩在上面拿小石头子一顿乱划,随后过来两个年轻人,就给小孩子扒楞一边,然后看了眼自己的爱车被人划了后,心里挺来气的,就要打这个孩子。

  这时,孩子的母亲走过来将小孩揽在身后,并且跟他们解释道歉了,不过这两个小子并没有接受道歉,一脚就给这女的踹倒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女的是个怀着二胎的孕妇!!当时就给这女的踹医院去了,并声称让赔五万块钱。

  “我去你*的!这啥逼人?”看完视频以后我火冒三丈的说道:“小孩子贪玩破逼车划两道子,要五万块钱??他这不是坑人?”

  “就是坑人,这货没走保险,直接就让赔钱,看这女人太好说话了。”潇洒哥更是来气:“最主要的是这女人现在在医院,孩子有没有事我还不知道。”

  “这女的谁昂?”来气是来气,但要是跟我们没关系的人,阳哥还不至于“仗义出手”。

  “兰兰她大嫂,他大哥一年在外打工也赚不上五万块钱呀,再说了,就划ta吗两道,也不至于要五万啊,看得我是真的气。”

  “这种小逼人你就能解决啊。”

  “本来是我要去解决的,这不你回来了么,咱们哥几个并肩去战斗,灭灭这个小兔崽子,告诉他们社会不是这么玩的。”

  我想了一下,就点头说道:“行!”

  于是我开车回到公司,给浪斌,黄平叫到我的办公室,我的办公室是银灰色简约装修风格,看上去低调,沉稳有内涵,是皇妃亲自给我设计的,我很喜欢。

  我将这件事说了以后,浪斌明显知道:“我也正有此意。”

  黄平扭了扭手腕:“那就干呗。”

  铂叔有点郁闷:“我真ta吗怀疑你们是黑社会还是做公司的。”

  “叔,你先看看这这个。”我将视频拿给铂叔看,跟我想的一样,但凡有点血性的男人看到这个画面就会受不了的。

  看,-正%版kd章$节上eP¤M2%'7m0#h3759:j

  “草,干他,皇妃呢,拿钱!”铂叔看完视频以后也不淡定了。

  “你有他电话号码吗?打电话,我看看这逼人怎么个意思。”

  “有。”

  “有!”

  浪斌跟潇洒哥同时说了一句,然后浪斌跟潇洒哥两个人对诗一眼,出于心里有愧,就对他说:“我没有。”

  潇洒哥掏出他那翻盖装逼界的王者手机,给那两个牛逼小伙打电话:“哎,你好,我是孙国霞(杨秀兰的嫂子)的家人,嗯嗯,我家孩子给你车划坏了,赔你钱。”

  对面说话挺嚣张的:“那就赶紧的。”

  “这钱是我给你送过去还是你来取啊?”

  “你给我车划坏了我还得上去取?”这人极其不爽的回应道:“我在育才小区南二路了,给我过来。”

  “行,给你送过去。”潇洒哥强忍怒气,咬牙回道。

  “赶紧的!”这人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看看,嚣张不,真ta吗嚣张!”潇洒哥特窝火的说道:“啥玩楞,这么牛逼,走,咱们给他点教训看看!”

  “走!”阳哥率先起身,随后我们一人一根棍子,开了三辆车过去,算上皇妃杨秀兰一共七个人,我跟潇洒哥一个车,黄平浪斌一个车,铂叔跟皇妃,杨秀兰一个车。

  过完年了,公司慢慢的好起来了,给公司配了三辆不错的车,让他们平常出门谈客户的时候用。

  离得老远就看见那辆黑色奥迪A4l,我伸手问道:“是不是内逼?”

  “就是他,ta吗的!”潇洒哥将烟头顺着窗外扔出去,随后我们三个人开车将这车直接别住,气势汹汹的下了车,喝道:“来来来,是你不?给我下来!来!”

  这人车里坐了四个人,他也怕挨揍,所以在接完电话的时候特意又喊了两个朋友,寻思四个人妥妥的了,结果看到我们五个人开了三辆价值不错的车以后,手上都拿着棍子下来了,顿时有点懵逼。

  打架有时候真的不看你人多还是人少,而是看你的气势够不够足。

  “艹你吗的让你下车听不见吗?!!”我咣咣敲了两下玻璃,后者都吓逼逼了,死活不出来。

  “我就问你出不出来?我们还钱来了,不是要钱吗,出来啊。”任凭我们怎么叫喊,里面的人将车锁的紧紧的就是不出来,他也看出来了,我们这根本不是还钱,而是砸人来了。

  “不出来是吧,潇洒哥,干他!”

  话音落,潇洒哥举着大锤上来,咣咣两下砸开车玻璃,一把耗着他的脑袋问道:“*你妈,下来不?”

  “我下,我下,哥。”这人吓蒙了,哪里见过这阵仗,说砸就砸,一点都没犹豫,同时跟着他下车的还有三个小伙伴,然后傻呵呵的杵在我面前。

  “前几天我家孩子给你车划了,你要赔偿五万块钱是吗?”我一边问,一边从腋下撕开鳄鱼皮包,拿出里面一小摞五万块钱。

  “恩,对。”

  接着,我走到这车面前,看着面前的保险杠只有一道轻微小划痕,在汽修店重新喷漆不过三百块钱,要是熟人顶多两百,他管人要三百?我草。

  “就这么点小伤口你要五万?狮子大开口呢?”

  “……”这人低着头没敢吭声。

  “来,潇洒哥把大锤给我。”我举起大锤对着这台车的前保险杠一顿猛砸:“*你妈,开一辆破逼奥迪就出来装逼了是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