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别砸,钱我不要了,哥,钱我不要了。”他一个劲的重复这句话,但阳哥根本不管那事,就是一顿猛砸。

  砸的累了,潇洒哥就接过我手里的大锤接着砸,这人哭都没地方哭。

  “不是要钱么,给你。”阳哥从鳄鱼皮包里拿出五万块钱,分成三次拍他脸上,钱哗啦啦掉了一地:“但是我不告诉你,光砸你前面根本不值五万知道吧。”

  “知道,知道。”这人连连点头,只希望我们这群恶魔一样的人赶紧放过他。

  又是咣的一声,潇洒哥给他的前面的挡风玻璃也都砸碎了。

  “哥,我求求你们了,这钱我一分都不要了。”

  “不要?不行!*你吗的,这钱是你说要就要,你说不要就不要的?”潇洒哥将大腿往地上一扔,抬脚飞踹这个青年,一边踹一边说道:“谁给你的勇气去踹一个孕妇跟欺负小孩?不是挺牛逼的么,今天咋这么怂了,来。站稳了,艹你吗的!”

  “哥我喝酒了。”这人依旧选择认怂,跟视频里欺负人的嚣张态度完全两个模样。

  “喝酒了?喝酒你没ta吗没瞎吧!人家挺着个大肚子你看不出来?”

  砰!潇洒哥越说越来气,咣咣给他一顿踢,浪斌时不时的补上两脚,他的那几个朋友都低着头不敢动弹,傻不拉几的愣在原地。

  “真的知道错了,那天真是喝多了。”他还在极力辩解着,说话都哆嗦了,显然吓得不轻。

  我走上前对他说:“你要的五万块钱,我赔给你了吧?”

  “哥我不要了。”

  “艹你吗!我问你,五万块钱是不是给你了?”

  “恩,给了给了。”

  “好,车子的事情解决完了,咱们说一下你踢孕妇,打孩子的事怎么解决吧。”阳哥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淡淡的问道。

  “我给她道歉,亲自上门道歉,您看行吗?”

  “不行!她现在在医院,道歉你是必须的,肚子里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ta吗要你的命。”

  “是,哥。”这人也知道,如果孩子真的出事了,我们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态度了。

  “记住袄,年轻人,社会不是你这种怂蓝子玩的。”我耗着他的头发,吊儿郎当的说:“别ta吗开个破逼奥迪A4就出来装逼,比你牛逼的有的事,你要不服,就打听打听我张耀阳!”

  “耀阳哥,我服。”

  “光服不行啊,人家孕妇进医院检查不要钱怎么的?大风刮来的?还是人家医院时做慈善的?”

  “她的医药费我全出行吗,大哥您放我一马,大人不记小人过。”

  好笑的是,这名青年明显比我大个三四岁,竟然管我叫大哥。

  “你知道什么叫社会吗?”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不知道,大哥您说。”青年愣了愣。

  “不知道?人家小孩子给你车划了一道口,你张嘴就要五万,不是挺社会的么,你咋不知道呢?”

  “……”这人沉默了,过了会儿咬牙说:“大哥您开个价!”

  “兰兰,过来。”我对兰兰招招手:“你感觉多钱合适?”

  兰兰心善,看见给这个人打成这熊样了,也没想着讹他钱,就说:“给道个歉就行了,孩子没事,就是受到点惊吓。”

  “看见没,你ta吗都不如一个好老娘们。”我拍拍这人的脸蛋子说道:“十万块钱,明天下午八点之前给我送到秩序公司,别让我在找你,下次就不是这么个过程了。”

  “……知道了,哥!”他唯唯诺诺的指着车门子:“那我能走了吗?”

  得到我的允许后,他方才跟那几个小伙伴灰头土脸的上了车,我叫了一声,给他吓得浑身一哆嗦。

  “哎,钱拿着啊。”

  “哥,真不要了。”这人说完一咬牙,赶紧开溜。

  “吗的,也就能欺负个女人了,草。”阳哥说完,打手一挥:“走了,回公司。”

  铂叔拿出手机默默的给我爸发了条短信:“你儿子比你社会。”

  “老公你刚才简直不要帅,好man哦。”皇妃一脸痴迷的搂着我的肩膀给我这顿夸赞。

  “草!”阳哥不屑一笑。

  “阳哥,谢谢,晚上请你们吃饭。”兰兰一脸认真的说道。

  “不用。”我摆摆手,随意的说道:“吃啥呀,回家整点大葱蘸大酱,挺好的,哈哈。”

  “阳哥,去吧,真的谢谢你们,别拒绝我呀,怪尴尬的。”

  “行吧,我要吃火锅。”

  “哈哈,行!”

  这时,潇洒哥舔着大逼脸凑上前,问杨秀兰:“兰兰,今天我那两下大锤挥的帅不帅?”

  “帅!帅呆了,但是没有浪斌那两记飞踹帅。”兰兰拿话点拨潇洒哥,那意思就是我喜欢的人是浪斌,但是浪斌不让兰兰说,就怕跟潇洒哥连兄弟都做不成。

  “你眼花了吧,飞踹是我,鞋好悬踹丢了。”

  “嗯呐,嗯呐,嗯呐,是你,你最帅了。”兰兰无奈的回道。

  我跟皇妃对视一眼,都挺无奈的。

  回到公司就各忙各的去了,办公室里就跟我皇妃两个人,皇妃在做表格,我趴在她耳边有些没劲:“你看咱俩现在这样是不是跟上学时是的,你在那学习写作业,我在旁边睡觉。”

  “你上学时就摸女同学“眨”的?”

  我一愣,嘿嘿的笑了笑:“那倒没有。”

  “贱样。”皇妃捋了捋耳边的鬓角,说道:“我怎么看潇洒哥这是又是飞蛾扑火昂,那个兰兰好像喜欢浪斌呢?”

  “可以呀,这都看出来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皇妃看着我的表情很笃定的问道。

  ◇U首}发p27#03a`759F

  “浪斌跟兰兰谈恋爱呢。”我小声说道。

  “啊?!那兰兰为什么还跟潇洒哥保持暧昧,那不是坑他呢么。”

  “你错了,不是兰兰跟潇洒哥保持暧昧,是潇洒哥缠着兰兰不放,而浪斌跟兰兰又不敢把他俩的事情跟他说出来,怕兄弟都没得做,今天我试着套潇洒哥的话了,潇洒哥对兰兰的态度挺坚决的,颇有一种谁抢我女人我跟谁玩命的架势。”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