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买,购物,烧瓶,嘿嘿。”阳哥吸了口可乐笑着说道。

  “那我也要跟你分手,哼!”皇妃的情绪终于好了很多。

  “为啥呀。”我无奈的苦笑着问道。

  “因为你都没有抱抱我。”

  阳哥没招,只好厚着脸皮在大庭广众下抱着她,轻声宽慰道:“好啦媳妇,我妈可能是进入更年期,老人嘛,爱唠叨两句也是正常的,你想呀,她从前跟你一样是个富贵家的小姐,后来经历了生活上的巨变,我爸为了给她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你都不知道我上初中那会,住的是砖房,别人都有钱买大白兔奶糖,四块钱的激活,我就只能吃五毛钱的卫龙跟酱香鸡脯,听说那玩意都是死耗子肉做的。”

  “我知道你妈妈身体不好,不能气她,所以我心里不乐意就跟你说。”

  “嗯呐,知道,我家皇妃最好了。”

  终于给皇妃哄好了,我跟皇妃就开车回家,途中还接到我妈妈打来的电话,喊我们回去吃饭。

  纵使她们有千万般不满意,在一起还是要好好地生活,我跟皇妃吃过饭了,也不敢说,只能硬着头皮一家一碗大米饭往下造。

  “皇妃,这是你最喜欢的茄子炖肉,逛街逛一天了,累够呛吧。”我妈言语里带着一丝“嘲讽”,脸上仍是笑着说出来的,这句话不会让人感到反感,只会让皇妃进行深思。

  但皇妃此刻已经很烦我妈了,她不带深思的,反而用我妈的招式同样回了一句:“阿姨,今天怎么这么勤快做饭了呢,我是您儿媳妇,这饭得我来做!”

  我一听,瞬间就紧张了,这娘俩一言不合又要开始女人之间的互相嘲讽,便说道:“吃饭,吃饭。我妈做饭老好吃了。”

  说完我狠狠的瞪了眼皇妃,意思她别跟我妈一般见识,皇妃不服气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你妈妈先挑起来战争的。

  我又给她一个眼神,忍忍呗!

  “你俩要是不满直接说,眉来眼去的啥意思啊,要是嫌我这个当妈妈的唠叨,我走还不行么!”皇妃闹完情绪,我妈又来了,只见她回到屋子就收拾自己的行李,真的一副要走的样子。

  我嘿嘿一乐:“干啥呀,妈,咋滴了呢。”

  “你那个臭爹,成天跟别的女人暧昧来暧昧去,我管不了,生了个臭儿子,有了媳妇就忘了娘,我也管不了,活的太失败了!!!得了,我不在这碍你们烦了。”

  “我滴好妈妈,谁也没说烦你呀,您多心了不是。”我妈往行李箱里装衣服,我就往出拿,她又装,我又拿,同时回头瞅了眼皇妃,意思让她过来跟我妈说两句好话,后者用鼻子哼了一声,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

  “看看你对象,还没进咱家门呢,就给我甩脸子,以后你俩结婚了,妈老了不得给我打出去?”

  “哈哈哈。”我被我妈给逗笑了:“不会的,皇妃不是那样的人。”

  “这还说的准昂,韩国姑娘看似柔柔弱弱的,她们的内心比谁都强大,一个个主意都可正了!”

  “嗯呢,嗯呢,您说得对,但是妈,你想想,我们才二十一岁,她从小家境富裕,自己又有独立思考跟赚钱的能力,现在您就想让她做到像您那样节约,真的很难,现在的世界不像您过去那时候了。”

  “我过去那时候怎么了,我就烦你这样说话,咋的,生活条件好了就可以肆意挥霍了吗?你知道得一场病去医院的话,要花多少钱吗?很有可能直接给你这个家庭都整垮了。我的意思是,你们现在年轻,肯干,多攒点钱,为你们的以后去考虑。”

  “是是是,妈您说的对。”我连连点头附和道:“但是妈,我们现在还没结婚呢,您也不能用儿媳妇的标准去说她,万一给人家说不乐意走了呢?您儿子不就打光棍了,妈,您儿子这么浑,有个姑娘肯死心塌地的跟着不容易,小仙女都让你祸害走了,你总不能在祸害一个吧。”

  “你这是责怪妈妈了?”小仙女那件事对她挺打击的,从那件事以后她也开始反思自己爱子心切的行为,是不是真的有些护过头了,她曾得过重病,她的想法蛮简单的,就是说让我走一些弯路,尽量陪着我走一条最舒心的路,她总是在内心最深处觉得亏待我,想为我做一些什么来弥补我,殊不知她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不再是那个整天跟在她身后,叼着奶瓶的小娃娃了。

  P27&0…k375X9\\

  “妈,我没那意思。”抓着她的手,很认真的对她说:“您给了我生命,我们之前有过不愉快,我也知道错并不全是你,我也有错,现在我都长大了,很多事有自己思考的行为了,不瞒您说,有些时候,您的啰嗦与管教,只会适得其反,如果我想听,怎么都会听,如果我不想听,您怎么说我都不会听的对吗,给我跟皇妃一点私人空间吧。”

  我妈误解了我的意思,她以为我说的私人空间是想让我们单独相处,所以她心里升起一股悲凉之情,我爸跟别的女人鬼混,我有了媳妇就忘了娘,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多余。

  卧室里,我躺在床上抽着烟,皇妃擦拭着香香,问我:“跟你妈妈聊的怎么样了?”

  摇摇头,我失神道:“聊的不太好。”

  “没事,反正咱俩也就晚上在家,她愿意唠叨两句就唠叨两句嘛,忍忍就过去了。”

  “你现在知道劝我了,刚才怎么不过来说点好话呢。”

  “我是看不上你妈那行为,咱俩咋的了,就生气了?至于不。”

  “你不懂,我妈有她心里的想法,她比一般的女人在心里情感这一块更脆弱,更加敏感,再说了,你话别说的太早,等你到了她那个岁数还不一定有她强呢。”

  皇妃撇撇嘴,不服气的说:“肯定比她强,我自己都这么烦了,等以后咱俩儿子有对象了,我都不带去跟他们生活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