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一个我看看,真能吹牛逼!”阳哥这股子不服劲头也上来了,我看看她敢亲谁!

  皇妃点点头,随即路过恰巧路过一个骑单车送快递的小伙,皇妃一把拉住他,就那么给薅下来了,在单车小伙还在迷糊中,皇妃背对着我直接吻了上去。

  我的脑子刹那间嗡的一声,懵了。

  皇妃真的吻他了,置气中的女人果然都是没脑子的。

  浑身剧烈的颤抖,我多想上去给她一巴掌!

  一辆垃圾车停在垃圾桶旁边,车上下来两名工人将垃圾倒进后斗里,随后扬长而去。

  而我的思绪竟然就跟着这辆车飞走了,然后一脸茫然的愣在原地。

  皇妃离开一脸懵逼的少女,单手插兜酷酷的走到我面前,说道:“我爱你时,你就是一切,你说什么是什么,我不爱你时,你就是空气,呵呵!”

  说完,皇妃离开了,这一次我却没有半点去找她的冲动。

  我最受不了就是这样的女人,虽然她很生气,却不能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气我吧。

  从她亲了那个陌生男人后,我就知道,我们……不可能了。

  “尹恩妃,你真ta吗让我恶心。”许久后,我冲她背影喊了一句。

  后者没有理会我的怒吼,完全就这么忽略掉了。

  妈的,阳哥一拳狠狠砸向地面,紧接着开车就跑去酒吧了,这个夜晚,我ta吗也要来个不醉不归!

  不就是玩么,你能玩男人,我也能玩女人。

  阳哥进了夜场后,连干了七瓶啤酒后,跑到台上,唱了一首撕心裂肺的歌。

  爱过你就当你是错的人,有些错我们都要负责任。

  是否我爱了不该爱的人,其实我想要的并不过分。

  爱过你至少我坦诚承认,有些错我们不用去争论。

  也许我错过幸福的时分,这座城多了个伤心的人。

  我们爱的难舍难分爱的奋不顾身,为何再见只是陌生人。

  夜来得无声我的心好冷,那绝望比分手更伤人。

  我们爱的难舍难分爱的奋不顾身,爱到最后同样不可能。

  *:27¤03!75k9

  你走得无痕我的心好疼,该拿什么与眼泪抗衡。

  ……

  阳哥越唱越撕裂,越唱越难过。

  听曲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哎!!

  “今晚这里所有的消费都算我的!!”唱完以后,阳哥大手一挥,所有的人全都沸腾了,还有不少过来跟我搭讪的美女,阳哥一一不拒,根本都不看她们长什么,消费就ta吗完了!

  “哥,对面就有宾馆。”

  我搂着两个妹子直径往宾馆里走,房间开好了,她们澡也洗完了,换了一身制服出来:“帅哥,想咋玩,都随你。”

  我没说话,点了根烟,忽然说了一句:“你们怎么这么贱?”

  女的一愣:“帅哥,你说什么呢,出来玩咱玩的开心点。”

  “呵呵。”我笑了笑,从包里抽出一千块钱扔给她:“来,给爷学个狗叫。”

  这女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笑了笑:“帅个,您这玩的真高级,人狗情未了呗,汪汪汪。”

  她真的学了几声狗叫,紧接着旁边的这个女人跟着说:“那我也学,汪汪汪,帅个,给钱喽。”

  “哈哈哈。”我仰天大笑起来,数都没数,将包里的钱全部扔给她们,然后转身就走。

  “帅哥,你干嘛去?”

  “回家。”

  两个女的一愣:“哎,你不玩了?”

  “嫌你们恶心。”阳哥好似看到皇妃让别的男人学狗叫的样子,没由来的心里升起一股厌恶感。

  家里面还残留着皇妃身上留下的香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看着她摆在床头柜上那张甜美相片,越看越来气,胡乱的将它们推散一地!

  真想给她的衣物什么都扔了,又舍不得。

  这种纠结无比的心疯狂的困扰着我,按照以前,我八瓶啤酒下肚,肯定就是喝多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睡不着。

  “哎,烦死了。”

  跳下床来到汐汐的房间敲了敲门,汐汐跟黄平正在床上呢,听见我敲门,吓了一跳。

  黄平光泽膀子,穿着一条小裤衩就给我开了门:“大哥,啥事啊?怎么这么大啤酒味儿?喝了?”

  “有啤酒吗?”打了个酒嗝,斜靠在门口,晃悠着问道。

  “还真有,进来呗,咱们一起喝点。”黄平跟汐汐挺有情调的,每次要先来点。

  “方便吗。”自己喝酒也确实没什么意思。

  “没啥不方便的,兄弟难过了,哥们陪着喝点,是应该的。”黄平扭头对汐汐喊道:“把衣服穿上,陪阳仔喝点。”

  汐汐懒得去找裤子,就套了一件外套,,拿被子给盖上,我们坐在床边就喝了起来。

  “这空气中全是荷尔蒙的味道,我是不是打扰你俩了,不行我自己回屋喝去吧,真的。”

  “没事,怕你自己喝酒在想不开,咱们喝点,正好唠唠。”黄平跟我撞了一下杯,问道:“你祝福我俩不?”

  “废话,你俩结婚,我给你俩包个大红包!”

  “行,有你这句话兄弟足够了,我跟你说个事。”

  话音未落,死死悄悄的在被窝里狠狠掐了黄平一把,黄平看了眼她,然后将话硬生生的给咽下去了。

  也就是我喝多了,根本没注意到这个动作。

  “跟我你还客气你麻辣隔壁,直接说。”阳哥粗鄙的说道。

  “内个……”黄平憋了半天:“哎呀,也不算什么大事,等着你醒酒了,咱再说,呵呵。”

  “你们两口子玩吧,我回我自己那屋喝去了,一会在给你们屋子吐了不好。”说着,我就拿着我的啤酒瓶子摇摇晃晃的回去了。

  待到我走后,汐汐脸色一变:“臭鞋平,跟你说了多少次这件事不能告诉张耀阳!”

  黄平是个实在人:“不跟他说,我心里就别扭,咋说我们也是最好的兄弟。”

  “那也不能说,就凭他跟秦子晴的感情,你说出去,我这辈子的杀夫之仇就报不了!”老艾走了这么久,汐汐虽然跟黄平过上安稳的日子,但她始终忘不了老艾的那个仇恨,不把七爷跟右臂整死,她就觉得老艾不会闭上眼睛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