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听完后,沉默了,缓缓的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到现在,你仍旧没有忘记他么。”

  “没有。”汐汐毫不犹豫的回答他:“事到如今,我仍旧会时常想起他,忘记他,我做不到,如果你接受不了,随时可以离开。”

  “……!”黄平闻言,自嘲一笑,随即没在说什么,走进卫生间,打了一盆洗脚水,然后一言不发的给汐汐洗着。

  汐汐的眼泪唰的就流出来,摸了摸黄平的头。

  ……

  从黄平房间里拿的几瓶酒以后,我就喝多了,这次是真的多了,迷迷糊糊间,我找到皇妃的微信头像,给她发了几条语音过去:“你在哪,我好想你……你回来吧,我不能没有……打你是我不对,我很懊悔……我很乖,没有跟别的女的乱来……对不起,我做了。”

  我接二连三的给她发语音视频过去,这一刻的我好似也原谅她今天在大街上跟别的男人亲吻的事情。

  相比她的不良行为,我更害怕的是她的离开。

  另一头,刚向远在韩国的闺蜜哭诉完她的伤心事后,手机接二连三的响起微信声音,她本来不想听的,眼睛就跟不受控制一样,顶着那几条语音,最终想了想,就听了,听完后,嘴角升起一抹微笑。

  ……

  第二天,我顶着昏昏涨涨的脑袋到了公司,我妈知道我没有吃东西,就让沐离阿姨给我带来的早餐:“吃点东西吧,喝完酒空腹不好。”

  “谢谢。”将食物放在一边,我捂着胃部,出现难以严明的疼痛感,就像刀扎进去一样,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记得之前喝完酒也不这样啊,怎么还胃疼了呢。

  疼的我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特别难受。

  “没事吧孩子?”沐离阿姨挺担忧我的,从她来我的公司以后,发现这个人其实挺正常的,也没有哪些精神不正常的行为,短暂的保洁过后,我就给她调到财务部了。

  “胃有点疼,我查查百度怎么办。”说着我就将手机拿出来。

  “别查百度,你查百度,最轻也是癌症……胃疼喝点开水,躺一会儿,以后不能这么喝酒了,刺激胃。”

  “知道了,阿姨你先去忙吧。”办公室有个专门午休的床铺,在皇妃那边,碍于面子,我不像过去,最终疼的受不了了,方才捂着胃部过去了,然后蜷缩在上面,来回雇佣。

  “跟蛆是的雇佣什么玩意呢?”皇妃嘴里嘀咕一句,随即看了我半天,站起身走出公司,片刻后她反身走回来:“汐汐。”

  “妃总。”汐汐站起身应了一句。

  “嗯,你把这个给他。”皇妃指了指在办公室蜷缩的我。

  “这个是?”看着手里的药,汐汐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小子昨晚应该是喝多了,早上胃疼了,看他疼的要命,吃这个药,管用。”皇妃耐着性子解释一句。

  “你是不知道哇,昨晚阳哥在屋里面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阳哥发誓,这句话绝对被汐汐过分修饰了!

  “他活该!”想起那个嘴巴,皇妃就来气。

  “你还是在乎他的吧,我觉得这药你给他合适。”

  “我才不在乎他呢。”皇妃说完就走了。

  汐汐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人,哎,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主。

  铂叔叼着烟,一脸颓废的走过来,说道:“这俩人,跟都市偶像剧是的,一个以为不会走,一个以为会挽留,呵呵。”

  “铂叔你也看前任三了?”汐汐捂嘴惊呼。

  “干嘛表现的那么诧异,你铂叔像是不赶时尚的人么!那天没啥事就去看了会。”

  “跟哪个小姑娘呀?”

  “铂叔对小姑娘已经不感兴趣了,就你这么大的在我眼里跟我姑娘没啥区别,你铂叔得意的是四十岁的少妇,嗷嗷的!”

  “加油!”

  “老流氓,扯啥犊子呢。”黄平龇着大压凑过来了:“我看你不是时尚,是骚到皮爆。”

  “上边啦去,烦你,臭鞋平!”

  “骚铂!”

  “丝袜平!”

  ●w2=703dV7^h5~9m

  一老一小就在这里斗嘴,汐汐无奈的摇摇头:“你来别吵了昂,你们说阳仔跟皇妃能和好吗?”

  “铂叔是离过婚的男人,你让他说。”黄平嘴巴挺损的往铂叔伤口上撒盐。

  “滚昂,踢死你,小逼臭鞋平。”铂叔抽了口烟,眯眼睛说道:“在我看来这俩孩子这种吵架就是正常的,气消了,就完事了。”

  “我看够呛。”汐汐说:“皇妃让耀阳抽了一个嘴巴,换做谁谁都受不了。”

  “其实很正常,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我以前跟你们闫阿姨没事还干仗呢,真动手那种,打完过后日子不还是得过,耀阳跟皇妃虽然在处对象,可你看你俩现在跟过日子有啥区别,顶多差个孩子被。”

  “这差个孩子就差不少事,有孩子,就算动手,为了孩子也不能离婚,但是他俩没孩子,分手还是轻而易举的。”

  铂叔摇摇头:“在我看来这件事不是打嘴巴的问题,你们听过这样一句话吗,结婚以后头三仗,谁打赢了,以后这个家谁就占了主动权,皇妃这个丫头挺聪明的,她是想让耀阳低头。”

  “可是我听说了,皇妃当时跟耀阳赌气,亲了路边的一个陌生人,而且两宿没回家,身位男人,能原谅吗?”

  “听谁说的?”潇洒哥吓了一大跳,这种事换做谁,谁都受不了,赌气就敢跟别的男人亲嘴,那以后在一起生活吵架的次数多了去了,你认为那个男人还能相信你吗?

  “耀阳啊,昨晚喝多了,来我们房间说的。”

  “这逼喝酒咋没喊我。”潇洒哥顿时不乐意了。

  “现在的问题重点不是这个好么。”铂叔扶额狂汗:“那特么就不好说了,要是我,我……”

  “你会怎么样?”

  铂叔想起自己的妻子在还没离婚的情况下外面就有人了,但他仍然选择想要继续跟闫阿姨在一起,这就是他的答案。

  “没什么。”想到伤心事,铂叔摇摇头,有些难过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