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汐拿着手里的药,接了杯水,来到我身边:“张总,胃疼了么,把要吃了。”

  我摆摆手:“没事,能挺过去。”

  “吃这个吧,对胃疼可管用了。”

  “谢谢你啊。”将药吃进肚子里,带着不爽的情绪说道:“还是汐汐好,比某些翻脸就不认旧情的冷漠女人好多了。”

  咣,皇妃将笔重重摔在桌子上:“你说谁呢。”

  “说谁谁心里知道!”

  “……!”皇妃憋了半天:“怎么不疼死你。”

  “呵呵,疼死我你好搞破鞋是吧。”

  “不要脸。”

  “好了好了,阳哥不要吵了,其实这药。”

  “汐汐,你先去忙吧。”皇妃打断汐汐的话,冲她眨了眨眼睛,汐汐无奈的耸耸肩,随后走出去了。

  吃了药,我在床上又缓了能有十分钟左右,感觉不疼了,便站起身讽刺她:“某些人,那清纯的外表下怎么也遮盖不住那颗放浪的心!”

  “某些人,他给话说的在矫情也掩盖不住身上那盲流子气息!”皇妃与我针锋相对。

  好,很好,到了现在仍不知悔改,说话态度还是这么强硬,牛逼。

  “尹恩妃,你牛逼!”我对她竖起大拇指。

  “呵呵,一般牛逼一般帅,一般男人我不爱,张耀阳,请你自重,不要大半夜的给人发信息,很吵的。”皇妃像是一个胜利者一般,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恨得我牙痒痒。

  T*y2jM703t75(p9

  “谁稀罕给你发信息咋的。”阳哥有点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翻聊天记录,果然看见n条发过去的信息,顿时倍感羞愧。

  我轻轻的抽了下自己的嘴巴,咋就那么完蛋,没忍住给她发信息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我咣的一拍桌子,抻着嗓子喊道:“铂叔,进来。”

  铂叔穿着短袖,晃晃悠悠的进来了:“咋的了?”

  “我忍不住了,那个康友鹏老逼等咋回事,咱得管他要钱去。”

  “要不在忍两天?”铂叔见我情绪不对,这明显是有火想发在别人身上啊。

  “忍个几爸毛,男人就没有说有能忍这种事的。”我话里有话的说道:“叫上黄平潇洒哥跟我出去要账,浪斌看家。”

  “去也行,咱们不好意思要,他是真不好意思给,我去准备一下。”

  话音落,铂叔就出去喊人了。

  片刻后,我们几个人集合在地下停车场,几个人叼着烟,就商量着一会如何要账。

  浪斌龇着牙:“我发现咱们好像不是做公司的,咋那么像黑社会呢。”

  “艹ta吗的多少沾点社会!”

  “走了走了,上车。”

  跟康友鹏约定在一家茶馆见面,一进屋便看见一套价值不菲的茶具摆在我面前,实木做成的茶具,传说这套茶具泡出来的茶会有一种古香味,不过身为盲流子专业户的我,是品尝不出这个味道的。

  黄平他们几个人待在门口等候,铂叔跟我进去谈判,这次谈判的主要人员就是铂叔。

  铂叔轻抿一口茶水,吧唧吧唧嘴:“哇,好茶,这茬应该是来自r本东j那边的吧?”

  康友鹏里漏出惊讶神色:“懂行,没错,正是我拖朋友从日本弄来的,你也知道r本是正宗的茶道之乡,他们做出来的茶,静谧,幽香。”

  “后面的话我不反对,但您说他们是正宗的茶道之乡这个我是不服的,据统计,最早的茶道源于我国,后来迁移到r本,开展了种植术,后来,随着人们不断精进改善,r本做的茶算是越来越好。”

  “呵呵,刘总看来也是个爱国男儿啊,这个不重要。”

  “爱国谈不上,只是在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对那有一些了解而已。”短暂的嘘寒问暖后,铂叔进入主题:“康总,据我所知,工地上的活已经全部完事,所有户主全部住了进去,房照也都下来了,各个部门也都打点完毕,我们这钱您看是不是该给我们了,实不相瞒,公司运转现在出现资金链的问题,急需要用这笔钱缓解一下。”

  康友鹏这个老狐狸根本就不跟你谈这个钱的事,他听后点点头,无奈的说道:“贵公司的处境我也知道,可是zf上面还没有把钱发给我,我也很为着急,这样吧,看在咱们矫情不错的份上,回头我组个局,联系行长,看看能不能给你们带一笔钱,来渡过面前难关。”

  “呵呵,康总真能闹,我们资金出了问题,管银行贷款,我自己也有能办,只是借的钱是需要还的啊,这里面的利息差的太多了,您说是吗?”铂叔暗指康总吞我们的钱。

  “可是,没有办法啊,我也很无奈,上头不发我钱。”

  “为什么不发呢?”

  “因为……”

  “停!”铂叔打断他,点了颗烟,狠狠的裹了两口:“咱们都是在商场上玩的老江湖了,这些马虎眼子的事就别玩了,您康总在hg这边混了这么多年,可以说这钱发不发你比zf都灵,今儿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我们秩序公司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得罪你了,您说出来,我们看看,要是真的做的不对了,给您道歉。”

  康友鹏忽然间就笑了起来:“呵呵呵,这话让你说的这么直白,整滴我都不会接了,那行,作为前辈我就送你们一句话,做人别太抠,也别太飘,比你狠得有的事,你付出多大,收获就有多多。”

  “那我想问问你,我们对您康总可从来没抠过吧?哪件事不是给你办的漂漂亮亮。”铂叔没有展现出丝毫怒意,表情淡定如也。

  “行,既然你把话都摆在明面上说了,那我也就不跟你夹着掖着了,说实话,李鑫泽那件事,你们办的不大气!”

  李鑫泽?我跟铂叔对视一眼,果然跟我俩猜测的差不多,问题还真的出在这件事上了,给他一百万的纯利润他还嫌少?这胃口是有多大!

  铂叔当下有些不爽了:“康总,做人不能欺人太甚,虽然我们是h市过来的,但是一个小小的工地,我们忙前跑后,苦的累的得罪人的都是我们在做,而您纯拿一百万,这个利润你还不满足?”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