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再次抓起桌子上的烟一顿狂吸,屋内沉默的有些可怕。

  我也不着急,从抽屉里拿出跟皇妃没吵架之前给我买的一串小玛瑙在手里来回咕噜。

  “拿了!”许久后,潇洒哥终于开口说道:“当初你让我给那老逼等一个数,我觉得他不值那些钱,凭什么拼命的是我们,享受的是他!我就只给他五十万,剩下的五十万我存卡里了,寻思等着偷偷给皇妃。”

  顿了顿,潇洒哥又说:“可是后来我我接触炒股这个东西,我的所有积蓄全都砸里面了,老家有套房子也让我卖了,一直在亏损,当下我就把那五十万一狠心仍里了,我想着只要股票上涨,我就套现,后来你也知道了,股票一直在赔,已经进去了这么多了,我不能收手,然后就将工程款砸里了,在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

  “胡闹!!”我砰的一下站起身,怒道:“你ta吗知道这钱是干什么的吗?贪图小便宜,将我们整个公司都陷入到危机当中,潇洒哥,枉我张耀阳这么信任你,敢将这么大笔钱交给你去办,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

  “潇洒哥满脸委屈:“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当时我别无选择,要是不继续往里砸钱,所有钱都赔里了。”

  “一共赔了多少钱?”

  “全部算下来,家底都赔光了,那五十万也赔里面了。”

  a2+u70sQ37a5c9}$

  “该,真ta吗该,碰什么不好,非要砰股票,你知道这行水多深吗,你知道就连铂叔这脑子都是栽在股票之下吗,你还敢碰!”

  “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钱已经进了,耀阳,我错了,无论公司怎么惩罚我,我都忍,哪怕……”潇洒哥咬牙说:“哪怕给我开除公司,我都没有半句怨言!”

  挺上火的揉着太阳穴,随即摆摆手说道:“你先回去吧,具体的处理结果到时我会告诉你。”

  潇洒哥满是懊悔神色,终于他开口说:“知道了,我会像公司发出辞职,同时欠公司的那五十万,我会想办法给你的。”

  潇洒哥事到如今,还以为我只是在乎那五十万,他并没有看到他这样做对公司带来的伤害,让我特别气愤。

  公司的烦心事,潇洒哥烂泥扶不上墙,以及跟皇妃的争吵,让我的心再也淡定不下来,当下火气蹭蹭往出冒,指着潇洒哥说:“滚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潇洒哥一声不吭的走了,脸色非常难看。

  片刻后,铂叔叼着烟进来了:“他承认了么?”

  “嗯,他拿了五十万,栽股票里了。”我略显疲惫的揉着太阳穴。

  “哦,这就能理解了。”

  “你怎么没走?”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铂叔能走么,呵呵。”铂叔笑了笑。

  “你还有心情笑?咋整啊。”

  “我想先问你怎么办,潇洒你是准备怎么处理?或者说他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

  “他说会将这五十万拿回来。”

  “那你呢?怎么看?”铂叔挑眉问道。

  “根本就不是钱的事,铂叔,说实话,我的身边没人可用,说出来你可能不高兴,但我想说,目前公司里,你是军师,但我有一种你在培养我的感觉,等着你感觉我能独当一面的时候,你就要离开,潇洒哥,没有头脑,只是莽夫,浪斌会谈判,但是心眼太多,黄平,比潇洒哥还要实在,我感觉挺闹心,挺累的。”

  “呦,不错。”铂叔挺意外的,他根本没想到我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笑呵呵的点点头:“你的成长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但是有一点,我必须纠正你一下。”

  “哪点?”

  铂叔一根烟抽完,又续上第二根烟:“你现在这手里的阵容搭配可以说很完美,你要记住,不能拿你上学时那一套的兄弟情来对待他们,简单点说,你是他们得领导,你需要动的是脑子,你要有决策能力,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给你打江山,你指望一群拎着砍刀的人给你出谋划策?玩转职场,那那些上大学的人真心就没用了,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懂,可是什么事都要我出面的话,岂不是……”

  “这正是我想教你的地方,比如给康友鹏拿的一百万,比如工地上的工程尾款,平常你可以不出现,到时候到了涉及这么大的数目时,你谁都不能相信,包括我,包括皇妃,你必须亲自去核实,去操作,否则就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每个人他都有自己的私欲,背叛只源于背叛的筹码够不够。”铂叔的话让我很受用,我非常相信他的话,毕竟他是过来人,曾经也干过好几次背叛的事。

  他就像是我人生中的一位导师,不管对与错,我都跟着那么做了。

  后来铂叔告诉我,这样做的人只有两种下场,第一,失败,众叛亲离,第二,枭雄,却依然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我们光着身子来到这个世界上,走的时候也只是什么都不穿的离开。

  兄弟情深?那是扯淡!

  交好一个人,可能只需要一时。

  交透一个人,却需要一生。

  听完铂叔的话,我沉默了,过了会,红着眼睛问道:“铂叔你的意思是潇洒哥留?”

  “当然得留,他不留,谁能在你跟人拼命的时候动刀?”

  铂叔的意思太现实了,他想让我趁着这次收拢潇洒哥的人心,让他以后可以死心塌地的为我卖命,让他一直有一种愧对我的心里感觉。

  简单点说,不让我拿他们当信得过兄弟,只是拿出一种我是领导,他们是手下的态度。

  “知道了,康友鹏那边怎么办,我今天打了他,他肯定不满意,要不要我过去道个歉,毕竟咱们做的不对。”

  铂叔摇摇头,笑着说:“不用,之前我以为康友鹏是个人物,这么一接触发现他就是一蓝紫,区区五十万会跟我们闹翻,他的眼界也就那么低了,咱没必要交他,直接踩着他,上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