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时候,我与皇妃整理好衣衫后,方才手牵手,一脸幸福的回了家。

  皇妃将自己身上的重力全部挂在我身上:“老公,咱们以后不要吵架了,我这几天也没睡好,看,黑眼圈都出来了。”

  “嗯嗯,必须的。”

  拿出钥匙将门拧开后,一眼就看到我妈了,这几天她憔悴不少,也是忧心忡忡的,见到皇妃后,愣了愣。

  “阿姨。”皇妃礼貌性的喊了一声。

  “回来了。”短暂的愣神过后,换上的一副欣慰且欣喜的表情,她拉着皇妃的手:“看这孩子都瘦了,吃饭没呢,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阿姨对不起,之前是我太任性了。”我妈忽然对她这样,她心里感觉好温暖,更加的后悔之前不该跟我妈发生争吵,老人唠叨两句怎么了,唠叨我们就听被,即使听不惯,忍忍也就过去了嘛,干嘛非要跟老人较劲呢,皇妃暗暗想道。

  “傻姑娘,是阿姨做的不对,阿姨年纪大了,比较爱唠叨一些,但阿姨没恶意的,我只是想为你们好,阿姨是过来人,你们是不知道啊,别看自己手里有钱哈,等到病来的那一天,多少钱你都感觉不够,到时候就急的干瞪眼,管谁借,都不好借。”

  “嗯嗯,阿姨,这几天我也想明白了,您是想我们以后过上好日子,现在少花点,以后有孩子了给他们多花点。”

  “哎,你俩早就这么互相理解不早就完事了嘛!”阳哥看到她俩能敞开心扉的聊天,阳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家里有了皇妃,就像是鱼儿有了水,心情是自由自在的。

  ……

  另外一头,潇洒哥连干了七八瓶啤酒,满脸酒气的从饭店出来,杨秀兰拉着潇洒哥不让他冲动。

  潇洒哥打了一个酒嗝:“兰兰,我潇洒喜欢你,从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你应该知道。”

  兰兰点点头:“我知道,可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有喜欢的人了?他是谁!”

  “……”见到潇洒哥变了脸色,兰兰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下去:“反正不是你。”

  “我不管他是谁,你就是我庞佳俊的!”潇洒哥拳头握的紧紧的,猛地抓住兰兰的肩膀就开亲,兰兰终究一介女流之辈,哪里扛得住潇洒哥这样粗暴的行为,拼命反抗,无果!

  潇洒哥心里郁闷,想要找个发泄口,无疑兰兰就是她最好的发泄口。

  他将兰兰粗暴的拖上车,摁在身上就强吻。

  也就是潇洒哥喝多了,换做平常他不会这样做的。

  兰兰拼了命的反抗,拼了命的求饶:“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潇洒哥。”

  “兰兰,我会对你好的。”潇洒哥满嘴酒气,手下动作丝毫未停。

  兹啦一声,潇洒哥已经将兰兰上身的衣服给撕碎。

  “我是浪斌的女人!!!”没有办法了,兰兰只好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什,什么?”这句话果然奏效,潇洒哥猛地停住身子,皱着眉头再次问道:“你说的什么?”

  兰兰得到喘息机会,头发挺凌乱的:“我是浪斌的女人,我俩在一起很久了,浪斌知道你喜欢我,怕跟你兄弟做不成,一直没告诉你。”

  潇洒哥不信:“你在拿浪斌敷衍我?”

  “不信你给他打电话自己问问!如果我骗你半句,不得好死。”

  见兰兰如此认真的模样,潇洒哥脑袋翁的一声空白了,兰兰若是真的是浪斌的女人,自己确实不能强迫她做任何事了。

  “什么时候的事?”潇洒哥从兰兰身上起来,情绪复杂的问了一句。

  “好久了。”

  “我知道了。”

  潇洒哥长长的吐了口气,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后,便从车里离开了。

  他心里更加的郁闷了,为什么连自己的兄弟都要抢自己的女人,自己他妈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样想着,潇洒哥心里就更窝火了,他必须将这个火给发出去,然后他就想到了康友鹏!

  他决定做一名孤胆英雄,亲自去将康友鹏欠我们的钱给要回来。

  他去一家五金商店,买了一把未开封的刀,又买了一个,磨石,来到没人的地方,一边倒水一边磨刀。

  在社会上,他本来就是靠这个手段赖以生存,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但你不能欺负我。

  就算我兄弟骂我,就算我兄弟抢我女人,可以,但是你康友鹏这个外人不要在想欺负我。

  磨完刀以后,他用交代缠在手上,一圈一圈的绑的结结实实的,随后挡在风衣下,消失在夜色当中。

  根据后来有人在大街上碰见潇洒哥的人回忆,他们很奇怪,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这个人为什么要穿风衣?

  齐三饭店,吃了大亏的康友鹏聚集一些老朋友坐在一起喝酒,这些人都是鹤g的老混子老大哥级别的,他们这些人里混得最次的也是年入百万。

  年入百万在大城市来看可能不算啥,但在鹤g这种小城市来说已经很吊了。

  一个光着膀子,满脸凶相毕露,身前稳着很多人都忌讳的小鬼出街纹身,据说敢纹小鬼之人,十有九死,唯一不死是阎罗王!

  这个人的外号,挺牛逼的,正是活阎王张震,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出,靠着敢打敢拼混出来的。

  如今岁数大了,几乎属于退隐那一类的人,但在江湖上的地位还是很响的。

  O。2,7u0◎3Y75/9~

  康友鹏能给这号人物叫来,可见他们之间的关系。

  “康啊,一个小毛孩子你都搞不定了?是越混越回去了,咋的,经了两年商,过上好日子,刀都握不住了?”张震的嗓子类似于公鸭嗓子,说话特别的沙哑,很难听,让人听着就会有一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这小子不能小瞧,背后的背景挺大的,你知道他跟谁对打呢么,七爷,呵呵,你说连继沈靓坤之后d北新扛把子七爷都不惯着的人,我区区一个做工地的人,他能惯着我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