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他干啊?”舔了舔嘴唇,我说道:“我怎么觉得咱们好像不是开公司,是混社会的呢。”

  “废特么话,钱要不回来,你不干咋整?”铂叔点了根烟,缓缓说道:“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还得跟你们过刀光剑影的生活,我说啥了。”

  无比汗颜的摸着额头:“是是是。”

  “这事别跟皇妃说,免得女人担心。”

  “这是自然的。”我跟铂叔商量完,就各自穿衣服,同时铂叔去喊了黄平等人。

  屋内,皇妃看着我担忧的问道:“又要干仗了么。”

  我愣了愣,对她笑道:“不干,就是过去谈判。”

  皇妃看着我穿了两层背心:“谈判用得着穿这么厚的衣服么。”

  “这不是夜里了么,怪冷的。”

  “行了别骗我了,刚才电话里的内容我都听到了,注意点完全,完事了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报个平安。”

  “嗯呢媳妇,我吉人自有天相,没问题的。”

  跟皇妃互相亲了一口后,我便到楼下跟他们集合,我们四个人一台车子,同时黄平这个保安大队长又喊了四五个青年。

  “敢下手吗?”铂叔叼着烟看着这几个保安问道。

  其中一个保安挺实在的一笑:“肯定敢。”

  “那行,用这个吧,只要别给人打死就行。”铂叔给他们发片刀。

  黄平叼着烟说:“那我就跟他们一台车吧,我带带他们。”

  铂叔点点头:“一会咱们进去了,只要看见潇洒这个人,直接动手轮,什么废话都不要有,干就完了。”

  哗啦啦。

  我们一帮人气势恢宏的上了车,在车里铂叔就笑呵呵的问我:“怕吗?”

  “怕个鸡儿。”这是大实话,阳哥确实一点都不怕。现在的我正是一个应该敢打敢拼的年龄,这时候不干,啥时候干。

  还有,铂叔那句话说的很对,你以正当手段要不回来的钱,就只能动手要了。

  “给你讲个事啊。”铂叔呵呵一笑,仿佛陷入回忆:“曾经有一次我跟你爸在r本,让一个名副其实的黑社会团伙给坑了,这个团伙的名字你应该听过,猪屎会社,后来你爸没招了,我们三个人,三把枪,给对面干服了,这个社会就是人欺人的社会,今天咱们乖乖的拿着一百万给他,明天他就敢张嘴要两百万,这么要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男人遇到事不能缩缩,咬牙就得往出挺,挺过去了,咱们未来一片光明,挺不过去,大不了从头再来,当然,你得珍惜自己的生命,一会儿要是干不过,就得跑,你记得啊,下手第一下的时候必须狠,你硬了对面就软了。”

  浪斌抓着座椅探头问道:“可是铂叔,万一我这一刀轮他脑袋上给轮死了咋办?”

  “你ta吗有点脑子吗?你轮人家,人家不会躲?就站着让你轮?”

  “也是。”

  “知道了。”咬了咬牙,我就说:“一会儿我就对着那个张震轮。”

  “你知道个毛,你不用动手,一会儿摆一个最帅的姿势,在那看就行,我们轮。”

  铂叔说完,我愣住了,紧接着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正如之前在办公室所说的那样,我是领导,玩的是决策,靠的是脑子,卖命的是黄平他们。

  这样做心里其实挺不舒服的,但是这王者气息一下子就培养出来了。

  以浪斌的脑子肯定也猜出铂叔这么说的寓意,不过他没说出来,心里虽然有那么一丝不舒服,但他明白,领导跟下属的区别。

  我们一帮人呼啦啦的往地下停车场走,走路带的脚印声,哒哒哒很有节奏。

  前面就是一大片空地了,这里的监控全部拆除掉,张震领着十个人正以安逸的表情等着我们出现,旁边是被打的浑身是血的潇洒哥,我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

  根据过去这样的经验告诉我,潇洒哥没有大问题,只是受了很重的皮外伤而已。

  我单手插兜,挺ta吗的酷的就停下脚步,随手这帮人也都站住了。

  张震扫了眼我们手里的刀:“草,要干一下子被?”

  “干你了,怎么的。”铂叔根本不跟他废话,拎着砍刀第一个冲上去了,紧接着黄平浪斌他们全都冲上去了,奔着人家的脑袋就开剁。

  看到这幅画面,我心里的热血就燃起来了,根本不受控制的就要往里冲,铂叔回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我就停住脚步。

  “*你妈,一群鼠辈,在太岁头上动土是不,给我干死他们。”张震根本不杵,招呼一声后,他身后的那群人纷纷亮出砍刀,应了过来,两伙人顿时交战在一块。

  奇怪的是,张震他也没动手,与我一样,负手而立站在原地,而这两伙人也没有过来砍对方“首领”的意思,就在原地一个小小的范围内对砍。

  我有点不明白,甚至说有点迷茫,这种时候本应该是我跟张震这种带队的人动手吗,为什么我俩好似一个看客,看着这群人为了金钱,名利而分明,我俩就成为可以给他们金钱跟名利的人。

  兹啦,铂叔到底不是社会人,他挥出去的片刀与真正的社会混子还差点意思,他的背后霎时间让人干了两刀,血就从后背流出来了。

  “铂叔!”

  黄平生猛,大叫一声,一个鞭腿就给刚刚砍铂叔的那个人的大牙给踹掉了,同时将铂叔搂在怀里,问道:“没事吧?”

  铂叔摇摇头,刚想说话,紧接着看了眼黄平身后:“小心!!”

  “啊!!”

  黄平身后被人砍了一刀,一个踉跄就倒了,紧接着又过来两个人对着他的大腿扎了下去!

  一瞬间,我们这边就受伤两个人,张震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笑容,似乎胜利已经属于他了。

  @(V、B2/Y7q◎0}o37d5~9'!

  “我去你妈!”

  阳哥再也不能淡定了,怒吼一声,拎着片刀就往里冲。

  “张耀阳!!”

  铂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然后死死的看着我,吼道:“给我站那,不许动!”

  “铂叔!!”

  我红着眼睛询问他,为什么看着最亲的人被人砍成那样,我还是不能动,是不是他真的要给我培养成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冷血动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