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刀下去,全场都震惊了,全部被我震的鸦雀无声,他们看向我的眼神都嘲讽,变成不屑,再到后来的恐惧,就是他们内心深处的最真实写照。

  他们毫不怀疑,如果我生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那么此刻也就没有这个叫张震的人了。

  张震,我承认你曾经牛逼过,但那也只是曾经。

  现在的你岁数大了,拥有的多了,不敢拼命了,刚刚我屠手抓他刀刃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怕死。

  怕死源于得到的太多,还没享受够。

  今天他能帮着康友鹏来找我麻烦,就是想要赚钱,用他的名号赚钱。

  但他跟真正的大混子还是差远了,如果刚才是七爷或者七爷身边的那个右臂,我的手绝对就是两半了。

  刚才的那一战,很明显我们占据下风。

  这里的人,除了潇洒哥以外,全都不是这个道里的人,他们虽然敢打仗,但是下手仍然顾忌。

  张震等人则是不同,他们认为我们就是个篮子,干完了也就怂了。

  我咧嘴一笑,特霸气的说道:“震爷,您老了,我还年轻,什么都没拥有过,我得干啊,别人欺负我,我得玩命啊,我劝你呢,这么大岁数了,荣誉也都有了,该退就退了吧,现在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张震的肠子都让我给捅烂了,嘴唇发白,全身都在哆嗦:“我服了,能不能让我去医院。”

  “呵呵!”我笑了笑:“看病啊?去医院看病得花钱对不?”

  “……”张震咬牙说道:“我认了,明天我派人去秩序公司给张总道歉,拿医药费!”

  ……

  出了地下停车场,我们一帮人集体去了医院,该包扎的包扎,该等着的等着。

  最f新x章节%N上cx2&/7…0%3h75k`9Zw

  铂叔的伤算是比较轻的,潇洒哥最重,黄平跟浪斌没啥大事,我的左手缠满绷带,以及跟着一起来的那几个保安,都零零散散受了些伤,好在都在可控制范围之内。

  忽然间,我觉得很有成就感,自己手里有一批肯为我拼命的人了。

  而且,这一战过后,我在鹤g真的是头号风云人物,最火的就是我。

  我指着那个脸蛋圆溜溜的,穿着马丁靴,看起来挺有型,有些小帅的年轻小保安问道:“你叫啥啊?”

  “哥我叫苏航。”小年轻腼腆一笑,像个阳光大男孩。

  “刚看你下手挺好的,办事挺利索。”

  “嘿嘿。”苏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以前上学那会就老干仗,习惯了。”

  这……我感到有些震惊,按照他话里的意思,上学时就动刀?

  出去好奇我就问他:“你上学时就用刀打仗?”

  “嗯呢,这不被开除了么,哈哈。”苏航自己都乐了。

  “行,我记住你了,苏航是吧,以后再公司好好干,差不了你。”

  苏航一下子就给整激动了,就差给我跪下了,连忙跟我发誓表态:“哥,您放心,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波都不带打一下的。”

  “呵呵。”我笑了笑,递给他一支烟,让他倍感受宠若惊,小心翼翼的接过烟,并很懂事的给我点烟。

  我摆摆手:“我有火。”

  “哥你刚才那几刀真特么狠,我都害怕了,这是奔着给他整死的节奏。”

  “没办法,不整死他,咱们就死了。大不了干死他我坐个二十年牢就出来了,但是他不敢!他的命就一条,呵呵。”

  这一次,我赌对了,换来的就是鸿运当头,百事百顺,至少以后再鹤g这一块,没人敢跟我装逼了。

  在我们闲聊中,铂叔他们都弄好伤口出来了,看到这幅画面,不知道谁最先笑起来了,然后我们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气氛好到不行。

  铂叔让人砍了好几刀,以一个便秘般的姿势坐在车里,对大家说道:“今天大家都挺辛苦了,这点钱是咱张总的一点小意思,大家也别不好意思,毕竟公司想要做大做强,除了必要的白道上打通关系外,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也需要有人做,说这句话不是埋汰谁,也不是说大家没文化,只是想告诉大家,公司里的大学生,人才对我们重要,同时敢为公司拼命,敢为张总拼命的人,更是我们需要的。”

  苏航最懂事,他率先表态:“能为张总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办事是我们的荣幸,当我看到张总拎着刀没有退缩就冲进人群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湿了。”

  “哈哈。”众人大笑起来。

  拉开鳄鱼皮包,我将事先准备好的五万块钱拿出来,对苏航等人说道:“哥几个拿去吃点好的。”

  苏航等人长大嘴巴,他们没想到就是打一次架,砍几个人就能平均分到一万块,赶上他们三四个月的工资了,当下连连称谢,并声称以后这样的事还找他们!

  苏航等人领完钱以后就走了,我再次从钱包里拿出钱给大家分:“潇洒哥,黄平,浪斌,铂叔,每个人不偏不向,一人两万。”

  “阳爷威武!”

  “阳爷牛逼!”

  黄平跟浪斌龇牙来了一句,并且想着一会儿怎么去消费。

  “我就不要了。”潇洒哥挺不好意思的说:“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给公司损失这么多钱,心里愧疚死了,我请大家吃个饭,给大家道个歉吧,钱就真的不拿了,也没这个脸。”

  “潇洒,多的话我张耀阳就不说了,我是个什么人,你也明白,不管你之前对与错,从你刚才替我当刀的那一刻,我心里还认你这个哥哥!”

  潇洒哥眼圈红了,咬牙说道:“行,那我不跟你矫情了!”

  “你也挺难得,股票以后别碰了,咱们好好做公司,赶紧娶个媳妇。”

  “恩。”潇洒哥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的话他听进去了,但他还是没收这两万块钱,第二天就去金子店,给皇妃买了一个大钻戒给她送回去了,给皇妃高兴够呛,并且声称还是她潇洒哥对她最好。

  “呦呦呦,宇宙最牛逼,最帅气,最潇洒的男人竟然哭了,浪斌快,拿手机给他拍两张,哈哈。”黄平怎么能放弃调侃潇洒哥的机会。

  “我没哭,风吹眼睛里了而已。”潇洒哥狡辩着,看着蛮可爱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