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拍手,收起钱包:“行了,钱都分完了,我也该宰你们一顿了,胡吃海喝一顿去!”

  “等会!”铂叔忽然爆喝一声,目光深邃,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忧郁而又深沉的问道:“我的呢?”

  我愣了愣,挺疑惑的:“什么玩意你的呢?”

  “都分钱了,我的呢,艹你大爷!”铂叔终于按奈不住,破口骂了一句。

  “哈哈。”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你不吱声,寻思你不要呐。”

  这么说着,我就给铂叔掏钱,也不逗他了。

  “不要你养我啊?”铂叔白了我一眼,随后跳下车:“我就不去跟你们喝酒了,得连夜赶回h市,对了,耀阳,你帮我个忙吧,这种事我还真不好出面。”

  “咋的呢?”抽了口烟,笑了笑,还有铂叔解决不了的事情,是啥呢?

  “我姑娘,刘婷的事,等我上车跟你说吧,你也别去喝酒了,跟我一起去h市吧。”

  “行。”虽然身上挺难受的,可铂叔这人一般不求人,他要是求我了,就说明真的遇到事了,只是我很好奇,他女儿咋的了,连自己都管不了了?

  “我们也别去喝酒了,刚缝完针在给伤口干感染了,回家吧。”黄平跟汐汐依然处在热恋期,挺着急回家的,他总有一种汐汐不太喜欢他的感觉,就想着回去讨好她,万一哪天分手了能多温存一会儿。

  “你ta吗是惦记回去玩鞋子吧,你个臭鞋平!”浪斌逮到机会埋汰他一嘴,随即对潇洒哥说:“咱俩去喝点呗?”

  潇洒哥正有此意,便点头说:“喝死你个王八犊子,然后兰兰就是我的了。”

  浪斌还不知道潇洒哥已经知道兰兰跟他的关系,当下愣了会儿,便挠着头有些尴尬。

  “都别玩的太晚了,咱们给鹤g最牛逼的人物给干了,保不准他来报仇,大家都守点铺,有事给我俩打电话。”铂叔吩咐一句,随后将车椅子向后一倒,闭目养神。

  今晚又不能回家了,我必须得跟皇妃请示一下。

  “大宝。”

  “怎么样,你受伤了吗?”电话刚拨通以后,便传来皇妃紧张的声音。

  “这话问的,就阳哥这么牛逼的存在,敢问世间谁能伤我一分一毫?细数之下,也就我家妃宝能伤透我滴心。”

  铂叔白了我一眼,有些受不了我的甜言蜜语。

  “看能臭贫看样子没事,最后怎么处理的?”皇妃问道。

  I*正n|版|E首:发`2#c7v0!3$75Fq9

  “明天应该就能把钱送来,你明天上下班的时候跟潇洒哥她们一起走吧,今天他们吃了大亏,我担心不会善罢甘休。”

  “明天?跟潇洒哥他们上班?那你呢?”皇妃很快的便抓住问题重点。

  看了眼身旁的铂叔:“跟铂叔去h市办事,估计得后天回来。”

  “去h市?又办什么事?”

  “这个不知道,你得问铂叔。”

  “电话给他。”

  “嗯呐!”

  “铂叔,我滴叔,你是我亲叔,你又带我家耀阳去哪鬼混。”铂叔接了电话后,皇妃似是抱怨的说了一句。

  铂叔嘿嘿一乐:“我姑娘刘婷,最近总是泡夜店,你也知道,我跟她妈妈离婚了,她归我,但是她不听我的话呀,我寻思让耀阳去劝劝,年轻人好沟通嘛。”

  “你让他去??”皇妃声音顿时提高好几个倍数:“就那骚样的男人你不怕给你姑娘哄到床上去??”

  “那他不敢,我给他小牛剁了!”

  “别,你给他剁了,我怎么办!”

  “哈哈。”铂叔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赶紧将电话还给我,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让皇妃这个小丫头给调戏了,老脸实在尴尬。

  “去了轻点嘚瑟,要想我知道么。”

  “必须的,想的裤裆都湿了。”

  “滚犊哒!”

  挂了电话后,阳哥心情不错的发了条朋友圈,h市,偶来了。

  ……

  一家营业到凌晨三点钟的烧烤店,牌子看着已经很旧了,是一家老店,烧烤师傅穿着跨栏背心,正在烧烤炉上不停地翻着羊肉串钳子。

  屋内,潇洒哥跟黄平两个人喝得都有点潮,桌子上面摆放n瓶啤酒,显然已经喝多了。

  潇洒哥打个酒嗝,扯着脖子喊道:“服务员,再来一沓啤酒,大腰子再来十串!”

  “稳妥。”

  “抽根烟缓缓。”浪斌喝得挺高兴,他一直想找潇洒哥聊聊,也没什么机会,恰巧趁着今天,跟他推心置腹的聊一聊。

  吧嗒!

  潇洒哥点了一根烟,将衣服往上撩,露出啤酒肚,自己拍的叭叭作响:“你跟兰兰什么时候好上的?怎么不早点跟兄弟说,害的我眼巴巴的追了她那么久。”

  “你都知道了。”浪斌愣了愣,趁着醉意说道:“正经有一阵子了,只是看你喜欢她,我不好意思说,女人固然重要,可我对我们之间的兄弟情看的也挺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哎。”

  “那你就能忍着不说,天天看我追你媳妇,你怎么寻死的,直接跟我说就完了呗。”

  “我这不是怕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么。”

  “我那不是随口说说么,兰兰有她喜欢跟选择的权利,我能说啥,就是没有你,兰兰也不能喜欢我,与其便宜给别人玩,还不如给自家兄弟呢,这样我心里还能好受点。”

  浪斌如释重负的松口气:“吓死宝宝了,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兄弟这颗悬着的心呐,终于放下了。”

  这时,大腰子跟啤酒上来了,潇洒哥用牙齿嘎嘣嘎嘣咬开两瓶啤酒,说道:“喝酒喝酒,我问你,我是不是真的长那么丑啊,为什么我喜欢的女孩都不喜欢我呢?”

  “其实你不怎么丑,而且男人谁看外表啊,人家都看咱的内在美!所以,潇洒哥你不用伤心,在哥们眼里还是很帅气,很潇洒的。”

  “去你奶奶的,你那意思我在别人眼里还是丑被!”

  “哈哈哈。”浪斌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虽然丑,但你丑的有魅力,真的,哈哈。”

  “滚犊子,哎,赶紧物色下一个姑娘了,潇洒哥必须要走出失恋的痛苦当中。”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