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哥俩聊的挺嗨的时候,医院内却发生极为不愉快的争吵。

  张震的肠子都让我捅烂了,医生正在给他做手术,疼的他差点老命都没了。

  他非常后悔招惹我这个狠角色。

  康友鹏站在病床前,脸色挺不好看的:“他下手这么狠?”

  “是狠的事么,今天这完全是要干死我的节奏,你从哪得罪的这种人,康友鹏,我劝你一句,这样的人钱别贪了,你拼不起。”

  康友鹏没有想到,曾经最红的大哥现在怂了,如果他都怂了,自己岂不是也要完蛋,沉吟片刻,他劝道:“就这么算了?”

  “不然呢,你敢干死他不?他敢干死你!!”张震因为激动碰到了肚子上缝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震哥,你要明白,如果这钱咱给他了,就等于向他低头了,以后他就是鹤g的第一号人物了。”

  “我岁数大了,跟你们扯不起,江湖的事我不碰了。”张震想好了,这辈子地位有了,赚的钱也足够他很好的过完今后余生,没必要在拼了。

  真的拼下去,在碰见今天这样的事,只怕他有钱赚,没命花。

  “行,既然震爷您这么说了,那我认了,你休息吧。”

  出了医院后,康友鹏驱车回到公司,之后陷入思考当中,对面站着一个名叫小海的人,他是康友鹏可以信任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旁边是苏万梅。

  康友鹏抽了五支烟,方才阴着脸说道:“明天给我约张耀阳,另外,万梅,去银行提两个数出来。”

  “康总,您真的打算低头了?”小海有点急:“咱们不能认怂啊,将他的钱全部还给他,赔了之前的五十万不说,给张震那边的钱也赔了!我们亏得太大了。”

  苏万梅有点要急眼:“我不管,你一定要整死张耀阳,这么就算了,我白跟你睡觉了?”

  “你们懂个屁。”康友鹏脸色阴沉:“我不会让张耀阳好过的,也不会让我们的钱瞎的,既然张震是个废物,那就先给他废了好了。”

  小海脑子反应极快:“您的意思是……”

  “没错!就是这样。”康友鹏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张耀阳你不是能打么,那就打好了,这样……”

  康友鹏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后者小海频频点头。

  “去办吧。”康友鹏摆摆手,小海退了出去。

  “这个张耀阳不是典型的富顽固子弟,不好弄。”看见苏万梅不开心,康友鹏耐着性子哄她:“我的小宝贝,你听我说,张耀阳这个人,有白道背景,自己还能打,有一群敢玩命的兄弟,身边还有刘铂那样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当军师,这伙人以后窜起来,绝对是新一代的沈靓坤!”

  苏万梅有些意外:“你给他的评价这么高?”

  “不是高,小梅你记住,有些人能起来绝对不是偶然,他不是阿斗,这个人能扶起来。”

  “你啥意思,就是整不了他了么。”

  “不是。”康友鹏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这种人就是要趁着他的成长期,弄了他,他的兄弟多,就想办法给他的这些兄弟弄散了,梅梅,可能要牺牲一下你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呵呵,我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呢。”苏万梅自嘲一笑,这个对我因爱生恨的女人,彻底走上一条不归路。

  ……

  到了h市,天边已经出现一抹鱼肚白,夏天的东北天亮的总是快,三点不到就已经看到环卫工人在马路上工作了。

  忽然间感觉自己一阵胃疼,就对铂叔说:“叔,你兜里有胃药么,我胃疼。”

  “年纪轻轻的咋胃还疼了呢。”

  看O正w版ck章节!上@

  “应该是老熬夜的事吧。”我没太当回事,铂叔说他兜里没有,就可附近找了一家店,吃了点药,又在车上缓了半天,方才舒服点。

  “你年纪轻轻就胃疼,以后少喝点酒,少熬夜吧,毕竟不太好。”铂叔有些话到了嘴边,没好意思往下说。

  “想说啥说呗,还吞吞吐吐的。”看出他的表情了,我笑着说道。

  “杨彩在生下你后,就被检查出胃癌,这东西有家族遗传很可怕,刚才看你疼的都冒汗了,哪天去检查检查吧,不是叔咒你,以防万一。”

  “哈哈,真能扯,现在哪个小年轻胃不疼昂,很正常,咱们这一天起早贪黑,饮食不规律的,胃疼很正常了,阳仔这身板,铁打的!”我拍着自己的胸脯微微一笑,根本就没当回事,印象里胃癌这种事应该会离我很远很远……

  “也对,我胃偶尔还疼呢。”铂叔也没当回事,他也是那么随口一说,紧接着他对我说:“我姑娘最近越来越叛逆了,我是管不了了,你们都是同龄人,我想你帮着我劝劝她。”

  “知道知道了,墨迹一路了,你姑娘交给我,保证给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阳哥咧嘴一乐,挺痞的点了根烟:“她住哪儿?”

  “诺,就是这了,我跟她妈离婚后,就在这边分期了一套房子,现在就住这边。”铂叔指了指档次还不错的一个小区说道。

  我点点头,将车子挺稳后,就对铂叔说:“那走吧,咱上去。”

  “恩,多跟她聊聊,最近有点严重特么叛逆,我是整不了了。”

  “知道了,别墨迹了,怪不得你姑娘烦你,这也太墨迹了。”“草,又不是舔着脸叫我师傅的时候了是不,下次有东西不教你了!”是的,有一天铂叔忽然不让我喊他叔,非要我叫他师傅,鉴于他的淫威我只好屈服。

  当当当!刘婷打开门的时候,看见是我俩,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转身就进屋了。

  刘婷的变化挺大的,自从铂叔跟闫阿姨离婚后,也没人管她了,整天画的跟小太妹是的,天天跟一群社会小青年泡吧,夜店狂嗨,经常是整宿整宿的不回家,给我们开门的时候,她还在打着哈欠,估计也是刚到家的样子。

  铂叔给我指了指房间介绍:“这个是我姑娘的房间,这个是我的房间,你跟我睡一屋,还是沙发?”

  阳哥没有搭理他,真拿人不当腕,大老远来的谁跟你睡一屋啊,阳哥奔着刘婷的闺房就走进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