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婷比我小,跟我也认识,却谈不上熟悉,每次见到我都会喊我一声哥,只是出于单纯的礼貌。

  她的心里也是蛮恨我的,她认为如果不是我们张氏父子,她的爸爸妈妈也不会离婚。

  *首$发¤u

  本能的,她就喊了声:“阳哥。”

  点点头,拉了张椅子坐那,眯眼睛看了会儿她,给她看的有点发毛,许久,我终于开口说道:“你最近好像不乖诶,跟阳哥说说,为什么?”

  刘婷愣了愣,脸上换上不悦:“还能为了什么!”

  咧嘴笑了笑:“你这是对我有情绪呀,我没招惹你吧,姑娘。”

  “这是女孩子房间,你进来的这么自然吗?请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这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呢,咱俩聊聊呗。”我龇牙说了一句,并没有要出去的觉悟。

  “昨晚疯了一宿,一夜没合眼,好困,我知道你想跟我聊什么,睡醒再说。”

  “那你睡。”我伸手示意她随便,忽略我就好。

  刘婷愣了半晌,似乎跟我杠上了,轻咬嘴唇,点点头:“很好!”

  我没有理解她所谓的很好的意思是什么,但在下一秒,她就当着我的面换睡衣,吓得我挺狼狈的跑出去。

  这小姑娘真不得了,思想开放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铂叔有些意外的看着我:“咋的了?这幅表情呢?”

  狂擦额头的汗,有点懵b的说:“没啥,你姑娘要睡觉。”

  铂叔愣了下,随即点点头,他肯定明白我为什么是如此仓皇逃跑出来,也没好意思说,只能无奈的叹息摇头。

  坐到铂叔身边,拿他的烟刚准备抽,就让他一把给抢走,我有点急眼:“干什么玩楞!”

  铂叔撇撇嘴,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挺大老板天天混我的抽烟,这一路抽我多少根烟了,你自己兜里不有烟么。”

  “草!那我烟不是花钱买的么。”阳哥秉承能省一根就省一根的准则,铂叔说啥都不给我烟抽后,我才拿出自己兜里的玉溪,那么的抽了起来。

  “我的烟是大风刮来的?臭不要脸,抽那么好的烟,跟我抢我的小破烟抽。给师傅一根!”

  “给个毛。”侧身挡住铂叔这个罪恶小手,说啥都不给。

  “靠,真抠,你个贱人!”铂叔向我扑了过来,我俩就在沙发上闹起来了。

  砰的一声,刘婷穿着睡衣满脸怒气的推开门,皱眉道:“你俩要闹出去闹,回鹤g那边去闹。”

  铂叔赶忙从我身上下来,抱歉似的对刘婷说:“婷婷,打扰你休息了吧,快睡吧,我不闹了。”

  “烦人!”刘婷白了铂叔一眼,气哄哄的转身回到屋里面去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顿时我就乐意了,起身就像训斥她一顿。

  “算了。”铂叔拉住我,叹息道:“这孩子心里对我有气,我做的不对。”

  “那也不能这样跟你说话啊,这是什么口气!”我跟铂叔说话都得客客气气的,虽然平常闹起来有时候没大没小像哥们一样,但是她不行啊,那是她爸,语气用的就不对。

  铂叔忽然就乐了:“你少说我家婷婷,你跟你爸妈闹的时候语气好了?那时候经常给你妈气的都哭了。”

  “额。”我心虚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现在还行呢,懂事呢,我想婷婷过了这一阶段就会理解我的。”铂叔目前只能这么想。

  “那不对啊。”我开口问道:“你想的这么开了,还找我来干什么?”

  “这不是发现她最近总跟一群社会小青年在一块扯么,我出面不方便,你帮我吓唬吓唬他们,别让他们给刘婷带坏了。”

  “行吧,坏事都让我做了,靠,一个优秀的文艺青年硬生生让你带成黑社会古惑仔了!”阳哥非常郁闷。

  “你滚犊子,东兴我耀阳哥不混社会?别闹了。哈哈。”铂叔这个老逼登,太没正形了。

  “不跟你扯了,睡觉了。”

  翻个身,我就窝在沙发上睡着了,铂叔想了想,就踏着拖鞋回他的卧室里去了。

  屋内瞬间变得安静,这种安静让铂叔感到有些迷茫,他叼着烟,想着。

  这种安逸,平静的生活才是最美好,最真切的,甚至他在看我,如果我能给他当女婿,也是一件美滋滋的事,到时候刘婷妈能不能回来呢,铂叔这么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让刘婷洗漱化妆的声音弄醒了。

  她弯腰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在一顿弄,从我的角度正好能从她的超短裙看见群下风光,倒不是阳哥猥琐,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瞥就看见了。

  里面什么都没穿,阳哥咽了口口水。

  刘婷仿佛察觉到我的目光,带着不善的小眼神回头瞪我:“流氓!”

  咧嘴呵呵一笑,站起身舒服的抻了个懒腰,走到刘婷面前对着小屁股就是一巴掌:“这么说你哥是不是不太好昂?”

  阳哥吊儿郎当的样子,玩世不恭的表情,流氓且极具风流的动作,让刘婷心里顿时一颤,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老爸在家就敢这样调戏自己!

  刘婷咬着嘴唇,往旁边躲闪,冷冷的样子:“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么?”

  “怎样,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去夜店当小妹么,阳哥我见的多了,全都是那样的,装什么昂?”刘婷这样的姑娘就是不能惯着,你不调戏她,她当你是面瓜。

  但是下一刻,我就后悔了,这样的姑娘你调戏完,自己容易受伤。

  只见刘婷点点头,不服气的看了我一眼后,竟然直接给我推在墙上,像我吻了过来,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到是吓了我一大跳,赶忙侧身躲过,弱弱的回到沙发上,抽烟压压惊。

  刘婷对我竖起中指,鄙视的嘲讽我:“怂逼!”

  哎,原本在我的认知中,丫丫已经属于很开放的女孩了,这个刘婷明显比丫丫更开放。

  而且两者开放程度完全不同,丫丫属于嘴上开放,刘婷属于身体上的开放,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