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刘婷有点急:“你笑什么。”

  点了根烟,我忍不住笑道:“宝贝,不客气的说我从小就看着你长大,你跟我妹妹没什么区别,跟你做,做个屁,我下不了这手。”

  “你是怕我爸知道了给你撕了吧。”被我拒绝后,刘婷没有过多的尴尬,白了我一眼后:“那我找别人了。”

  “不是,你一个小姑娘咋这么渴?”

  “我这叫浪。”

  “对对对,你浪,浪完了以后没人要。”

  “我乐意,反正现在也没人要,送我回去。”

  然而这时候,身后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以及刺眼的灯光,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站着十来台摩托车,他们整齐有队形的拧着摩托车的油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轰声。

  刺眼的灯光让我不得不眯起眼睛,刘婷拽拽的走到他们面前:“干啥呀?”

  原来是刚才那我甩掉的那名青年,他没理刘婷,招呼身后一群兄弟围过我身边:“你小子挺牛逼呀,连我都耍?”

  我嘿嘿笑了两声,果断选择认怂:“这不是摩托车坐不下么,我又不认识路,就。”

  “停!”青年嚣张的做了一个停的手势:“我不听你逼逼那些有的没的,你是婷婷哥,我不揍你,现在我们要去玩,再见。”

  说完,青年就搂着刘婷重新上了摩托车,一帮人呼啸离去。

  “带我一个!”也不管他们喜不喜欢我这个不速之客,我直接舔着脸随便找了一个摩托车坐上去了。

  这帮青年牛都是一群社会小青年,年纪都不大,白天他们帮着家里做生意,晚上就聚在一起骑骑摩托车,喝点小酒,吹会牛逼,侩个妹子就是他们得业余生活了。

  这帮青年聚在一起聊天只有一个中心思想,那就是吹牛逼,一个比一个吹的响亮。

  跟这帮人在一起比,感觉自己是真的成熟不少。

  始终就在那低着头喝酒,听他们聊天,时不时见那个青年对刘婷动手动脚,给她灌酒什么的,我也没阻拦,这是刘婷自己选择的生活,我在怎么劝也没有用,直到以后她吃了亏,估计才能长记性。

  忽然间我明白一个道理,不气盛不叫年轻人,年轻就是能高调尽量要闪耀,但我更明白,越是牛逼的人,他看着就越普通。

  比如当下,我跟这帮青年在一起,他们完全就拿我当蓝紫一样看待,不过阳哥也无所谓,毕竟我一步求你,二不教你,我在你们眼里是什么样,无所谓。

  酒喝的有点急,尿也就来了,起身我上厕所的功夫,青年舔了舔嘴唇,问道:“婷婷,这个是你什么哥,以前没听你说过呢?”

  “就我一爸爸铁哥们家的哥,没有血缘关系的。”

  “这样啊,我看这哥们有点欠揍,要不我给他点卡乐(颜色)看看?”

  “吓唬吓唬就行。”刘婷点点头,对于我她心里并不是很感兴趣,她爸妈离婚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我,而且刚才她主动要求跟我做,让我果断的拒绝后,心里还是有些小不爽的,我知道她什么心思,就是想跟我做,然后让铂叔知道,在然后的画面你们都能想到了,一向聪明过人的阳哥怎么能上了小丫头的当。

  ●\"首:@发

  胃又疼了,我不能老喝酒了看来,蹲在尿池子旁边抽根烟换了会儿,暗暗想着以后真不能喝酒了。

  感觉自己舒服不少以后,方才迈步走回去,而这时慢摇吧里仿佛进入一个高潮期,所有人都嗨的不行,场内气氛明显比刚才高了不少。

  “松开我,不行,别说我急眼。”

  刘婷让青年给摁在沙发上,剧烈的挣扎着。

  “嘿嘿,婷婷,装什么纯啊,快让哥爽爽。”

  青年将手伸进刘婷的衣服里,脸上漏出猥琐浪笑。

  啪!我一把抓住他的驳领就给甩我身后去了:“哥们干什么玩意呢。”

  将婷婷挡在身后,歪着脑袋对他说:“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强*我妹妹啊?”

  “你是个几爸呀,滚犊子昂,要不是看你是刘婷哥哥份上,早他ma干你了。”

  “别,你不用给他面子,干我一个看看!”

  我嚣张的话让这名青年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刚刚还有点怂的我,尿完尿回来这么嚣张了,这是喝假酒了,跟自己这么说话?

  砰的一声,卡台上窜起另外一名蓝格子衬衫青年,他拎着酒瓶子,用鼻孔朝着我:“你他ma是真欠揍!”

  阳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使劲这么一拉,就给他从桌子上拽了过来,直接摁在上面,反手一抠!“砰的一声,夺过他手里的啤酒瓶子对着他的脑袋乖了一下子。

  我的举动彻底惹恼了这帮小青年,呼啦啦集体站起来一帮人就要动手。

  “哎,这里是人家酒吧,在这里打你们赔的起吗?外面有地方,咱上外面干。”

  说完,我拉着刘婷就往出走,刘婷看着我霸气侧漏的样子,明显有点痴迷。

  “草!出去干他,一会都给我往死打。”被我一瓶子砸的有点晕的花格子青年往地上啐了一口,气急败坏的就往出走。

  “先生你们还没结账。”一名服务员在经理的要求下过来管他们要钱,刚才差点打起来的样子已经被经理注意到了,怕他们跑单。

  “草!差你钱么。”花格子青年被打的有点急眼,从兜里咔咔往出掏钱。

  “小义,你先算账,我们出去!”青年招呼一声,随后呼啦啦一帮人骂骂咧咧的就往出走,嚣张的气息成功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脸上顿时感觉超有面。

  “多少钱?”这帮人里最不能打,最不爱惹事的小义,还是很愿意花钱买单的,这样他就能少出去呆一会儿了。万一他们真打坏了,在惊动公安局,进去蹲两天,可不划算,小义决定多跟经理扯一会。

  出了酒吧以后,我四处张望起来,刘婷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条街:“右拐之后有个空地,可以跟他们干仗。”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刘婷诧异的眼神中,我对司机说:“师傅,快点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