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婷被我雷的不轻,特鄙视的对我说:“刚才在里面那么牛逼吊炸天,我还真以为你要跟他们干仗,原来也是怂的不行!就你还当过兵?还是鹤g那边的一哥?”“你这逻辑就不对,我是当过兵,但我不是神,这帮小子要是一起过来干我,不得打死我?你说我是能捅他们还是能干啥啊?”我又不傻,干起来的话,肯定吃亏。

  于是阳哥非常果断的带着刘婷往家跑,刘婷哎呦一声:“脚崴了,跑不动了。”

  当下一着急,便抱起刘婷就往楼上窜。

  咣咣咣!

  着急忙慌的敲着门,铂叔好像没在家,敲半天也没开门,又很担心这帮青年追上来在楼道里在干我一顿:“钥匙呢?”

  “没带哦。”刘婷好似是故意的,她不想进屋,就想看我跟那边青年干仗,准确的说让那帮青年教训我一顿,忽然间我就怀疑了,刚才是不是他们在演戏?

  不管那么多了,先进屋要紧,刘婷说她没有钥匙,傻子才信呢。

  “不给我,我就自己抢了!”

  “呵呵!”刘婷将钥匙拿出来然后扔进自己的“兄招”里,我顿时就无语了:“你要搞我?”

  “怎么滴吧,长这么大没看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

  顿时我就无语了:“你要想教训我,何必刚才演戏呢?”

  “呵呵,不演戏,我爸这边交代不过去呀。”

  “算你狠!”

  阳哥咬牙撇了眼楼下,就听见蹬蹬蹬的急促脚步声,仿佛我已经看见这帮青年带着杀气想要给我撕了的样子。

  “得罪了!”

  阳哥抱歉的说了一声,直接将刘婷来了一个倒立的姿势,钥匙顺利的滑了出来,待到这帮青年追上来之前,我躲进屋子。

  这里我必须要说明一件事,如果我们进屋了,这帮青年敢进来跟我闹的话,这个罪行就有点严重了,所以他们只能在门外叫骂几声,甚至都不敢叮咣敲门。

  她鄙视的对我说:“真完犊子,出去跟他们干,我给你开门。”

  “你给我消停会吧。”阳哥也挺憋屈,鹤g最红的人让一群小青年给堵上门了,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铂叔提着大裤衩从卫生间出来了,他对我们笑了笑:“回来了啊。”

  “你在家?”我愣了下问道。

  “昂。”

  “敲门你听见没?”

  “听见了,上厕所呢,没办法开,你们不是有钥匙么。”铂叔一脸的天然萌。

  “草,好悬让你坑死。”我郁闷的抽根烟,不乐意的瞥了眼刘婷:“听听外面的叫骂声,你看看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

  “我乐意呀。”刘婷说着就要往出走。

  “往哪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皱眉问道。

  “出去玩。”

  “回来。”铂叔感觉不对劲了,就问我:“什么情况?”

  !s更新%(最快上

  “你闺女呗,联合那些小青年要揍我,幸亏我跑的快。”

  “婷婷,不要胡闹。”

  “不要你管。”刘婷哼了一声,这帮人就出去了。

  “那小子呢?让他出来。”花格子青年比追刘婷的那个青年明显气愤的多。

  “怂逼一个,不敢出来。”

  “那就堵他,早晚得出来。”

  “不用!你们直接进屋就干他就行。”

  “那万一他报警,我们就属于强闯民宅了。”花格子青年挺懂法的说了一句。

  “怕个屁,我是这个家的主人,房产证的名字都是我的,我不告你们,就不属于强闯民宅,但我跟你们说,进屋给张耀阳拉出去就行,别在我家里闹事!”

  “行!”

  我草!一直竖着耳朵贴门口听他们谈话的我顿时有点懵逼:“铂叔,你这生的啥姑娘,咋这么操蛋。”

  “你才操蛋呢,就是有点……叛逆了点儿。”

  “那不一个样,你说我招她惹她了,这咋还点名要整我呢,刚才还背着你点,找点理由,现在可倒好,直接进屋要干我。咋办。”我将里面的门给反锁上了,即使她有钥匙也进不来,现在的刘婷给我的感觉比我还像小恶魔,太操蛋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们打服。”

  “咱俩打服这帮小子?铂叔我提前说了啊,要是真打的话,我动刀了,后果算你的。”

  铂叔想起那天在地下停车场我攮张震的画面就让他有种后怕的感觉,这个年纪的我明显比我爸那时候虎的多。

  揉了揉有点头疼的太阳穴:“你别动刀啊,这帮小子父母都是这边做生意的,你要是给他们儿子攮坏了,万一人家父母告你,也够你喝一壶的,本来你身上就有案子,要不……你给你健洲叔打电话,让他开警车拉我们走吧。”

  “靠,人家大小也是正局了,不是我的司机,拿人不当腕呢,况且跑能是我的性格么,不跑。”

  “你没少跑,大丈夫能屈能伸,咱们撤退吧,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铂叔安慰我。

  “我跑了,这趟h市不是白来了?我必须给你姑娘征服了!”这么想着我就翻电话号码,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人,后来我就给晨曦打了个电话:“小妹,干啥呢?”

  “哥?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捏。”晨曦的声音挺小的:“我在上课。”

  “哦哦,段宏楠的电话你有吗?告诉我来。”

  “干嘛呀?段宏楠现在没有手机,前两天跟人干仗,手机干碎了。”晨曦挺了解的说了一句。

  “啊,擦,你帮我去找段宏楠,让他多领点人来xx小区,你哥我让人堵了,赶紧来救我。”

  “行!”晨曦挂了电话后,立刻举手:“老师,我肚子疼。”

  老师非常疼爱晨曦,一般晨曦的要求老师都会同意的:“去吧。”

  “谢谢老师。”

  晨曦一流烟的跑到段宏楠的班级,段宏楠的班级正在上自习,没有老师,段宏楠正在后面趴着睡觉。

  有一句话是这么形容段宏楠他们这样的男人,还记得那个坐在后面学习不好,酷爱惹事,心地却很善良的男生吗?

  晨曦的忽然出现,他们整个班级都炸了,毕竟这可是校园女神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