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给他打个电话?丫丫这样想道。

  不行不行,他都答应过来了,肯定能来,自己不能太上杆子了,显得多廉价是的!

  丫丫决定在忍一会,片刻后,天空中忽然下起哗啦啦的大雨。

  什么鬼天气,刚刚还不错的天空,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呢。

  丫丫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没什么素质的蹲在车站牌的凳子上,掏出手机破口大骂:“大s.b走丢了是吧,h市就那么点地方,人家香飘飘奶茶围绕地球三圈了,你还他ma不来,干啥呢,挺大老爷们磨磨唧唧的!”

  我一愣:“你真等我呢?”

  丫丫脸色忽然黑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说:“不然呢,别他ma告诉我你没过来!!”

  “啊,我跟你开玩笑呢,嘻嘻。”

  “嘻你大爷,死耀阳玩我是吧,你等着!”

  啪的一声,丫丫气鼓鼓的挂断电话。

  我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傻大妞还真的相信了。

  “我滴丫丫呀,你肿么在这呢,人家都在等你录制呢。”钟不传着急上火的从车上跳下来说道。

  “不录了,心烦。”丫丫嘟着嘴在保镖劳子译撑伞的护送下上了车。

  %、H》正h版G首发@n=

  “谁又欺负咱们丫爷了?”自从路生被开除以后,钟不传成功上位,成为丫丫的新助理,忙前跑后都是他在做,渐渐地钟不传脱离在学校时的小混子气息,开始向成功人靠齐。

  “还能谁,就你那兄弟,欠揍的张耀阳,钟不传你跟劳子译联手给我干他一顿!气死我了。”

  “o几爸k!”钟不传嘿嘿一笑:“丫爷咱们现在就去录制呗。”

  “不去,上鹤岗,给我干张耀阳!!”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等咱录完节目再去干他也一眼,这笔账先记着,敢放咱丫爷的鸽子,真是活腻了。”

  “嗯,好吧,记着,妈的!”丫丫气的鼓鼓的。

  鹤g,秩序办公室,铂叔翘着二郎腿,对着正在云里雾里抽烟的我:“你说你没事老撩丫丫那个闺女干嘛,不怕她开车来揍你啊?”

  经过铂叔这么一说,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大,于是我蹭蹭的就往出跑。

  “干嘛去?”

  “我给车停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去,这小虎娘们没准给我车在砸喽。”

  “很有可能!”

  丫丫的彪悍是在这个圈子里都出名的,很奇怪的是,即使丫丫这么虎,受到的喜欢还是非常大的。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我又退了回来,原因无他,康友鹏来了。

  “呦,什么风给康总吹来了。”

  “呵呵,这不是给张老弟来送钱来了么,之前的事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李鑫泽跟了我这么久,后来让你们给废了之后,心里一直挺不甘的,其实这钱不是我打算要,是打算给他的。”康友鹏说了一句连傻子都不信的话,我却没有拆穿他的意思,因为这根本不重要。

  我用手指很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咧嘴一笑:“所以呢?”

  “这不知道张老弟有情绪了嘛,将原先的两个数如数奉上,在添一个数表示对你的补偿,以后我们能化干戈为玉帛,以后继续合作发大财呢。”康友鹏嘿嘿一笑,这个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贱,那么的熟悉,就像当初我求他一样。

  “别叫我张老弟,咱俩并不熟。”

  一句话就给康友鹏的脸色弄得很尴尬。

  “其次呢,我觉得咱俩没有合作的必要了,我真的不敢跟一个随时就惦记要捅我一刀的人合作,换做是你,你也会睡不着的吧?”

  “嗯嗯,张老弟说的没错,但我有个好的想法,你不妨听一听,然后在做决定,你看怎么样?”

  我斜眼看了眼铂叔,铂叔点点头,我便回到椅子上,耸耸肩示意他随便。

  “据可靠消息,317那一段的土道,农场将其规划在佳木s市,而这一次是以竞拍的模式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不过在农场往下批钱之前,需要我们先大量往里投资,届时公路一旦修起来,里面的利润多少都是咱们说的算!”康友鹏确实很有道,尤其是在这种看似普通,实则蕴含无限利润的工程里,总是会有很好的渠道。

  “所以你打算跟我往里投资,承包土地工程?”

  “不仅如此,你可知道这边最大的水泥公司是谁家开的吗?”

  “谁?”

  “张震!就是让你连捅四刀那个人,他是鹤g这边第一水泥大户,咱们只要给他拉进来,到时候在想办法给他踢出局,同时将他的公司归拢在咱俩的名下,所有的钱都是我们的,远远不是桌子上这三百万的数额能挡住的!”

  康友鹏将巨大的利益诱惑展现在我面前,说实话,这一刻我真的有些动心,但同时我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这一说,更何况还是康友鹏这种人扔的馅饼,不得不让人堤防啊。

  终于,铂叔站起身走到我们身边,狠狠地裹了两口烟:“这个事可以研究,工程什么时候开始?”

  “下周六。”

  铂叔点点头:“行,我们开个会商量一下,你回去等我电话吧。”

  “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开,那具体的咱在约时间聊,我就先走了。”

  “不送!”

  待到康友鹏跟小海离开后,我便跟铂叔开口:“这种人咱还跟他研究啥呀,是他找的张震来干我,没干动了我,就琢磨跟我合伙弄张震,你说为啥?”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问题,多半他俩还是牵扯到利益的问题,也有可能他是想趁着这次修公路想要坑我们一把,你也听到了,他说的意思是咱三提前往里砸钱,修公路的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一旦出问题,咱们就白忙活了,赔的倾家荡产也说不定,但。”铂叔顿了下:“一旦这事成了,耀阳你的身价顿时翻出好几倍!”

  这里面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但我总觉得康友鹏没安好心,我明白,铂叔也明白,甚至康友鹏自己都明白。

  铂叔想了下,说道:“这样,你先召集他们开个内部会议,我出去一趟,晚上咱俩在细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