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你对我真好。”苏万梅可怜兮兮的趴在潇洒哥怀里,眼里暗藏一丝奸诈。

  家里,皇妃心满意足的拆着她的快递,那叫一个亲切,我不由得醋意大发:“小逼妃,我问你,我跟快递谁重要。”

  “你才小逼妃,哪有这么叫人女孩子的。”皇妃白了我一眼,美滋滋的拆着快递,很深的印象里,我给皇妃起过各种各样的外号,一一被她拒绝了,甚至还非常认真的批评我,她说,你不能对女孩子说脏话,你不能给她起不好听的外号,自己的女人一定要尊重。

  当时我很不理解,这样说是为什么,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玩笑话呀。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其实就是因人而异,好多事情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就像现在,我叫皇妃小逼妃的时候,她不喜欢那个字,觉得是一种侮辱,但后来我给别的女孩各种起外号的时候,她都只是会哈哈一笑,说我太幽默了,在到后来我成家了,给我媳妇起一些非常离谱的外号后,她会直接张嘴臭骂我,并给我起一些同样不好听的外号来回击我。

  “我不管,就要叫你小逼妃!”

  皇妃不说话了,快递也不拆了,真的有点生气了,她将身子背过去。

  愣了愣,我笑呵呵的贴了过去,一只脚搭在她身上:“宝,闹着玩,咋还真生气了呢?”

  “起来,烦你。”皇妃烦躁的将我的大腿给打掉。

  我有点懵b,拽开她的衬裤往里看了眼:“刚才好好地,咋突然生气了,来大姨妈了?”

  “滚,你个贱人。”皇妃骂我:“说了多少字不要这么叫我,那名字多难听。”

  “靠,开个玩笑都不行,至于么。”

  “至于,很至于,非常至于。”

  “得得得,你牛,不跟你说话就完了呗。”我也莫名其妙的有点火,女人呐,有时候就是这么的不可理喻,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哎,能理解。

  这么想着我就跑门口去抽烟,这是皇妃的新规定,以后再卧室不许抽烟,事实证明,抽二手烟的危害远远胜过于一手烟!

  “耀阳,在干嘛呢?”潇洒哥回来了,看在我抽烟,便蹲在我旁边同样点了一支烟。

  “想跟你说个事。”

  s{首%(发

  “我没钱。”

  “哈哈哈,死出,扣死你得了,不是借钱。”潇洒哥哈哈一笑,眯着眼睛说道:“最近我想搬出去了,咱们现在手里都有点钱了,老在一起住不合适,你看臭鞋平跟汐汐出去了,浪斌去兰兰出去住了,铂叔经常在公司住,要么就是回h市,就连杨彩阿姨跟沐离大娘两个人都在外面合租了,我留在家不合适,就跟电灯泡是的。”

  是的,正如潇洒哥所说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都出去住了,似乎可能是我们长大了,身边也都有女朋友,曾经那种校园一起住宿舍的模式已经不再适合我们。

  “为什么管我妈叫阿姨,管沐离叫大娘?你好像三驴b,沐离比我妈小。”

  “大哥,这不是我问题重点好么。

  “可我就想知道,”我也感觉自己有点严重跑偏,“好吧,我服了。”潇洒哥无奈的说:“杨彩阿姨瞅着年轻,沐离阿姨有些老,估计是在里面呆的久了,皮肤跟你妈她们没办法比。”

  “那必须的,也不看是谁妈妈。”

  “但我跟你说,你的这些妈妈里我最喜欢的是瑶瑶,有一股女王范,老霸气了。”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最喜欢的是我瑶瑶干妈。”咧嘴笑了笑:“你不用搬出去住,都没拿你当外人,你还没结婚的,也没女朋友,浪费那钱干啥呀,安心的在家呆着吧。”

  潇洒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却仍然坚持着说道:“真的,我真的想搬出去自己住一段时间了,在家当电灯泡是一方面,其实出去住的我还能约一些小妹回家,毕竟带家里来总是不方便的,而且你想要是总是出去包夜,房钱也贵啊。”

  “行吧,既然你执意这么想,那我就不留你,房子找好了吗?我帮你联系联系啊,正好认识一个这方面的朋友。”

  “不了不了,现在公司那么忙,我自己找个简单的就可以了。”

  “行,那就先这样,我回屋了哈。”

  “得儿飘得儿飘,嘚嘚飘得飘飘一瓢飘飘瓢一瓢。”一进屋就看见皇妃拿着手机在那唱花鼓情,我顿时有点无语。

  “大姐你看啥电视剧呢?”

  “别跟我说话,烦你。”

  “木嘛!”捧着皇妃的脸蛋就是一口,无比狂汗的说道。:“老妹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名扬花鼓这个电视剧是我爸他小时候的看的。”

  “经典就是看一百遍,过一百年它还是经典。”

  “比如……还珠格格呗。”

  “哈哈哈。”皇妃心情忽然就好了,哎,这就是女人:“比如说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小仙女吗?”

  我愣了下:“靠,不要说这个,小仙女是我心里永远的痛。”

  “其实她也真的蛮好的,敢为你挡枪,能为你拼命的女孩,这样的女孩不多了,哪天你要是听到她结婚的消息你会心痛吗?”

  很认真的想了下,摇摇头:“不会痛,如果她能找到真爱,我会祝福她。”

  “这是彻底想开了呗,那你昨晚做梦为什么喊汪金叶,汪金叶的名字?”

  “净扯犊子。”心里有点发虚,可能是做梦梦见她了吧,不仅汪金叶,我做梦还总是梦见跟秦子晴丫丫她们在学校的事情。

  想来好久没有秦子晴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在哪儿,过得怎么样,当年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儿变成这样,想到她我才是真的痛心。

  “喏,你不说话了,心虚了。”

  “哪有。”将皇妃搂过怀里,小裤衩一扒,特认真的说:“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听见你忽然跟别人结婚的消息我会痛以外,其她人真的没感觉了。”

  皇妃眨着长长睫毛,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呐,这是你说的哦,老公,咱俩领证结婚吧,过完年你就二十二岁了,到了可以登记的年纪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