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吧,有点困了,先睡了。”打了个哈欠,便选择装睡,说实话,我并不想这么早就结婚,总觉得自己还小,没玩够,小的时候我的父母总是不在我身边,我将婚姻跟家庭看的特别重,不想着草率跟冲动之下就把婚结了,我追求的是那种结了婚就能白头的那种。

  当时快要二十二岁的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但是船长身为过来人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个道理,很多情侣因为厌烦,吵架等很多理由最终导致而分手,如果结婚结的早了,这些理由大多数都不是理由,除去一小部分结婚之后在离婚外,大多数只要结了婚,就不会轻易离婚的。

  首先,他们折腾不起,其次,二婚的他们也都不值钱了,最后,万一有了孩子会为孩子考虑。

  当然我说了,我指的是大多数,不是全部,不要跟我较真,不然大哥一嘴巴子呼死你!

  跑题了,说正事。

  皇妃面对我的敷衍,脸上展现不悦神情:“你什么意思,张耀阳!这是准备玩够我,就抛弃我么。”

  无奈的笑了笑:“你想多了,只是觉得我们还太小,想先稳稳性子,公司又这么忙,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现在谈这个太早了。”

  皇妃不满的哼了一声:“我现在跟你俩这样过跟结婚有什么区别,你有没有想过别人会怎么看我,万一哪天你给我甩了,到时候我的名声传出去都臭了,就没人要我了。”

  “小傻子,这么漂亮的美人出去都是抢手货,表担心。”

  “你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看你是等着你的小仙女回来找你呢吧。”

  我倍感无语:“怎么又扯到她了,不要这么不可理喻行不行。”

  “我不可理喻?好哇,现在我在你的眼中就已经是这样的女人了么,行,分手,不过了。”

  “是谁之前约定好吵架不提分手的?”

  “我变卦了行不行,我是女人,我可以变卦!”

  “嗯嗯,你变卦吧,你先变一会儿,我睡觉了。”

  现在跟皇妃吵架已经成为生活日常,我们都习惯了,反正我们规定好了,谁吵架都不能离开这个屋子,只能独自生着闷气。

  阳哥心大,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夜已深,适合私奔。

  风,很大,外面小风呼呼的,刮起来特别的渗人,皇妃在短暂的与我背靠背之后,最终放弃抵抗钻进我温暖的小怀抱当中。

  阳哥也终于笑了,翻过身搂着她入眠,说起来我也贱,皇妃睡觉喜欢骑被子,或者将腿压我身上,我虽然总说她太重了啥的,哪天真不压我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得劲,少点什么似的。

  第二天我们醒来后,一系列的洗脸刷牙就开始了。

  看着牙缸中的牙膏,我问道:“老妹,这个家怎么掌管的,牙膏都没有了不知道哇,挤都挤不出来,就这样还跟你结婚?”

  “哎呀,你在挤挤嘛,对付用用呗。”

  我心想还行,小丫头挺会过日子的,虽然在网购这一块的大手大脚,但在生活上的琐碎小事过得还是蛮认真的。

  但在下一刻,我有点想哭。

  当阳哥费劲巴拉的将牙膏全部挤出来后,皇妃一脸淡定的拿出一管崭新的大牙膏,用屁股将我挤开:“让开。”

  “不是,凭啥啊!”

  “什么凭啥啊?”皇妃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咕隆咕隆的漱口。

  “凭啥我的牙膏就得玩命挤,你用新的?”

  “你这老抽烟,用啥牙膏都一个味,我不得将牙齿保养得白白的么,不信你自己照镜子看看,咱俩的差距有没有差距,一个白天,一个黑夜!”

  r*首Q◎发\"《

  “啊,是,我承认我的牙齿没你白,话说回来,一般人的牙齿都没你白,我发现你们韩国小妞的牙齿就是白,漂过了吧?”

  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朴智允阿姨的牙齿也特别特别白,不知道她们怎么保养得,如果说是单纯的刷牙就这么白的话,我是不信的。

  “你管呢,姐的牙齿不仅白,还整齐,你跟我比得了么你,一个臭老爷们哪那么多事。”

  “你狠,牙膏的事我认了,洗发膏敢不敢给我整点好的?要牌子的,啥玩意啊,好好的头发洗完全是头皮屑,一挠头跟下雪是的。”

  “啊,哈哈哈。”皇妃终于不好意思了:“这个是买化妆品送的,等你用完,在给你用好的。”

  “草!就你这么坑我,说啥不带跟你结婚的。”

  “嘻嘻。”

  皇妃就是个坑,有多坑?

  我俩吃完早餐就开车就往公司去么,皇妃习惯性的饭后嚼一会儿口香糖,然后她就对开车的我,用特别温柔的声音说:“宝贝,过来。”

  我寻思她要跟我亲亲呢,撅着小嘴,我就把嘴厥过去了。

  “闭眼睛。”

  呵呵,小样,还害羞了。

  “张嘴。”

  我听话般的照做了。

  噗!

  皇妃玩的埋汰,直接将口香糖吐我嘴里,在我一脸懵b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命令我:“嚼了!”

  你说这人坑不坑,坑,实在是坑,但阳哥就是喜欢,嘿嘿!

  “媳妇,今天我去跟建材王总谈一笔生意,得安排人吃饭,一套下来大概三千块钱左右吧。”

  “一套?”

  “啊,就是吃饭,洗澡,按摩,在喊个小妹啥的。”

  “那也用不上三千啊。”

  我嘿嘿的笑了笑:“那王总找了,我不也得找么。”

  “也是哦,别的男人都找,你不找显得你多不合群是的。”

  “那可不咋的!还是媳妇最懂我。”从来没有过皇妃这么体贴我的感觉,感动的都要哭了呢。

  “哎,最近认识一帮女富豪,她们也都是去点小伙,我也不能不合群,挑一个长相斯文的帅小伙点个台吧,三千是吧。”皇妃给我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钱很痛快的就给我了,那我也不能接啊,这钱要接了,我头顶一片绿油油的太草原了就得。

  “媳妇一千就够了,吃完饭,我给他安排上我就回来!”

  “一千就够啊?拿三千吧!!”

  “一千,一千足矣,整不好还能剩二百呢。”

  “贱人就是矫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