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公司呆了一会儿后,铂叔就夹着包,头发向后梳一排,满面春风的进来了,皇妃笑着打趣道:“呦,今天心情看着不错呐。”

  “必须的。”铂叔龇着大牙说道:“皇妃今天看起来很漂漂嘛。”

  “什么时候都很漂漂好嘛。”

  “哈哈哈,好。”铂叔跟皇妃打趣完,便溜溜达达的来到我跟前,手挺欠的勾了下我的下巴:“小伙,哈喽哇,饭以ok,下来密西。”

  “滚么犊子,你吃春药了咋的,大早上兴奋啥呢。”

  噗!

  正在喝水的皇妃一口喷出去了,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今天我心情好,美滋滋。”铂叔说:“跟你说个事,你听了保证也能高兴。”

  “啥事啊?”

  “银行贷款那边批下来了,咱们届时有里就有足够的资金能吃下317水泥路工程了。”

  我有点诧异:“你这是准备跟康友鹏合作了?”

  “嗯,这么大的馅饼掉咱嘴里咱还不吃呀,真当我们不饿呢。”

  “铂叔,康友鹏这人太阴险,你有打算了吗?”皇妃闻言后,站起身问道。

  !最O新¤;章;(节W上}yKz.

  “那是自然的,到时候咱们就这样……”

  听完铂叔的话,我的眼睛瞪的老大,特佩服的对他竖起大拇指:“牛逼!叔我发现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铂叔摆摆手:“这都不算啥,你要信得过我,我就跟浪斌去找康友鹏签合同了,你在这边跟王总办事。”

  “信得过,有啥信不过的。”

  “呵呵,不怕我坑你啊?”铂叔挑眉问道。

  “我爸叫张浩!”

  “靠。”铂叔一个踉跄:“他算个鸡儿!”

  说完就咧着嘴走了。

  皇妃有点没搞明白,就问我:“你爸叫张浩,是啥意思?”

  “铂叔是跟谁混得?是跟我爸混得,跟我爸混之前也跟我爸当过对手,结果呢,怎么样,强如我铂叔,也是我爸的手下败将,他敢坑我,我爸不给他灭了袄。”当然,我跟皇妃说的这种话只是开玩笑,我铂叔还是真心带我的,他肯定不会坑我,刚才跟铂叔那么唠嗑也真的只是玩笑。

  “切。”皇妃给出不同看法:“我觉得吧,以前铂叔可能真没你爸厉害,但现在不同了,随着时间的历练,商场的勾心斗角,在加上我铂叔现在还在商战,而你爸爸呢,穿梭在各个女人之间……要说现在对一下子,我压二十买铂叔赢。”

  “晕,这话让你说滴,那我压我爸二十赢吧。”

  “我这话说的不对吗,你不看朋友圈吗,看看你爸跟你瑶瑶干妈照相,完全忽略掉你禹叔了,看看你禹叔这幽怨的小表情,太逗了,哈哈。”

  “哪呢,我看看。”

  皇妃打开朋友圈,翻到我爸跟瑶瑶干妈的一张合照,照片里是在一个海边的樵石上,瑶瑶干妈像哥们是的搂着我爸的脖子大笑着,旁边是撅着小嘴卖萌的王禹,看的我一时间感觉有些尴尬。

  “你说他们这么大岁数了,咋跟小孩是的呢,你看看这表情,太辣眼睛了。”我倍感无语的说道,尤其是我禹叔,第一张幽怨的小眼神过后,竟然嘟嘴卖萌剪刀手,我也是醉了。

  “这你不懂了吧,这样的友情让我羡慕,希望咱们多年以后还能像她们这样,你撇嘴摇头是什么意思?”

  “你看哈,我妈能让我爸跟你姐这么扯,我妈跟你姐也能让我爸跟瑶瑶干妈这么亲密,你行吗?我回头跟小仙女,秦子晴,丫丫她们这样,你不得跟火山爆发是的,瞬间就炸毛了。”

  “也是哦,哈哈。”

  “不跟你扯了,我出去了。”

  “少喝点酒,不行找代驾吧,我晚上约了你妈一起逛街,就不去接你了。”

  看看,皇妃多有道,直接约起我妈去逛街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丫丫,就没有不爱逛街的女人。

  丫丫自己都说,她他ma好像是个假姑娘,逛街逛两个店手也酸,脚也累,还犯困……

  王总是一个看起来正派的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精炼的眼神中透露着精明,浑身充满正气,跟这样的人聊天是很愉快的,同时他对你的压力也很大,铂叔为了锻炼我,就让我自己跟他接触,他跟浪斌方才没来。

  礼貌性的伸出手:“王总您好,我是秩序公司的张耀阳。”

  “早就听说鹤g崛起一名新星,犹如火箭升空一样,一夜之间就红了,果然是年轻有为。”

  “呵呵,王总过奖了,我只是个新人,还需要王总带带我呢。”

  我们两个人说说笑笑着就进了饭店。

  另外一边,铂叔跟浪斌约上康友鹏跟张震正在一家四星级饭店里吃饭。

  铂叔呵呵一笑:“震爷的伤怎么样了?我们家张总一直说要去看看你来着,无奈公司太忙,一直没抽出时间,特意让我亲自跟你道一声抱歉。”

  张震脸色有些不悦,阴阳怪气的说道:“拖你家张总的福,暂时还死不了。”

  见情绪不对,康友鹏赶忙接话:“之前有些打闹都是误会,也都别有小情绪了,今天起,咱们以后就是合作方了,到时候大家一起发财,总比互相伤了和气好,对吧,这样,我康友鹏擅自做个主,今天这杯酒干了,之前的事咱就不计较了,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个好的团队team。”

  “呵呵,那是自然地。”铂叔将酒倒满,跟着说道:“在社会上玩,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如果能谈,咱就敞开心扉的谈317水泥路修建工程的事,如果不能谈,一杯酒进肚,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们尽管提,能帮,我们秩序公司肯定帮!”

  铂叔的话说的很漂亮,他的意思就是我们秩序公司大度,这酒你喝呢,就证明你们是个心胸宽阔之人,你不喝呢,答案显而易见。

  而张震跟康友鹏今天能够坐在这里,也是为了挣钱而来,张震需要的只是一个给面子的台阶下而已。

  这么想着,张震就端起酒杯二话不说就给干了,铂叔也跟着干了,康友鹏露出一丝阴冷笑容跟铂叔对诗一眼,缓缓将酒给喝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