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过三巡,菜入五味。

  已经喝好,喝嗨,并谈完重要事情的张震,打着酒嗝说:“兄弟,今天就到这儿吧,我这身上还打着点滴,实在不能多喝,下次,我请,希望康总跟刘总能来我的茶园我们小聚一下。”

  “一定,一定。”

  “行,那这笔钱最后打到你俩谁的卡上,你俩商定吧,商定完告诉我个结果就可以。”

  说完,张震领着人就离开了,现场只剩铂叔跟康友鹏了。

  铂叔点了根烟问道:“你想怎么吞下张震的产业?”

  “很简单。”康友鹏耸耸肩,随意的说:“等到工程款砸进去以后,我找关系给上面的嘴封住,到时候就说资金没下来,让往里追加,咱们在追加一些,届时,我在找人在张震的公司动下手脚,直接切断他的流动资金,到时候他就必须要将手里的公司给卖掉,咱们在找个第三方接受他的公司,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吃掉他。”

  “呵呵,英明。”刘铂听完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当你的合作伙伴,真的要小心再小心才行呐。”

  “哎,这话就不对了,我不会坑你的,上次只是替鑫泽打抱不平而已,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重义气了。”

  “那是,那是,看得出来。”

  ……

  片刻后,刘铂跟浪斌离开饭店,两个人上了车,浪斌啐了一口:“就他还重义气,保不准回头就跟张震合起伙来来整咱们呢。”

  铂叔咧嘴一笑:“你也是这么想的?”

  “昂,就那俩逼人,前阵子还跟咱俩舞枪弄棒的,现在满嘴仁义道德,拿我们当傻子呢。““哈哈,这不很正常么,社会都这样,不是你们上学那会喽,习惯就好了。”铂叔微微一笑,也没太当回事。

  “万一这俩逼真的合伙坑咱们怎么办?”

  “能怎么办,凉拌。”铂叔摆摆手:“不说这个了,今天喝点小酒蛮尽兴的,走,找个地方玩会去昂?”

  浪斌斜眼看了会铂叔:“不去,你个老逼登带我去做这种事,教坏我这个好孩子。”

  “滚犊子,净扯没用的,玩会去,走。”

  “走吧。”浪斌心里寻思老跟兰兰整,整多了也没意思,偶尔换换口味。

  “走。”两个人将车牌照一挡,便开车前往高层,高层是这边专业干这种行业的聚集地,因为楼层很高,所以有了这个名字。

  通常这些小姐她们会在地下室亦或者二楼这个位置,上面写着足疗店,有的是正规的有的不是正规的,区别它们只需要看是否挂着红灯笼,或者粉色的灯即可。

  L◇-@$

  将车停在路边,铂叔搓了搓手:“借我二百。”

  “靠,你没钱啊?”

  “废话,发工资了么?我的钱都给我闺女了,等着发工资给你。”铂叔以为浪斌不愿意借他,便解释一句。

  “你都知道没发工资管我借什么钱?我满兜就他ma一百。”

  “那咱俩一家玩五十的吧。”铂叔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五十?大哥,五十的能玩吗!!”

  “五十的咋的,我感觉ok。”

  “我感觉不行。”

  “你在这跟我俩中国有嘻哈呢,赶紧的,就是释放一下,啥不都一样,又不是选美。”

  浪斌都快哭了,铂叔岁数大了,五十的那种人在他眼里都能叫小姑娘,但在浪斌眼里纯是老娘们,真的下不去手。”

  “要不咱俩给黄平打电话,喊他过来借点?”琢磨片刻,铂叔便掏出手机:“平哥,干嘛呢。”

  黄平刚跟汐汐整完,满屋子都是“工具”,累的大汗淋漓的,正在抽烟:“叔你别闹,说吧,借多少钱?”

  “我草!神了啊。”铂叔惊讶的连脏话都出来了,当下老脸一红:“你铂叔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铂叔差钱么,啊!”

  “不借钱啊?那算了,挂了啊。”

  “等等等,借钱,借钱,嘿嘿,给我发两百……三百红包过来。”铂叔本想说两百的,浪斌在旁边比划一个帮自己借一百的手势。

  “对不起,没有。”

  “这个可以有!”

  “真没有,不信你问汐汐,我俩的钱都交首付了,最近穷懵了。”

  “买房子了?”铂叔愣了下,问道。

  “嗯,在h市看中一套房子,位置挺不错的,还便宜就买了。”

  “你他ma就是买地球二百都没有吗?”铂叔有点急眼。

  “汐汐有,我他ma没有啊,我总不能跟汐汐说我铂叔pc要借钱吧。”

  “你个臭鞋平,行了,挂了。”铂叔觉得黄平说的有道理,就烦躁的将电话挂了。

  “咋说的?”浪斌不死心的问道。

  “说个毛,人媳妇在家呢。”

  “那就白扯,上次我就喊他出来玩,汐汐就听到了,两口子一顿干仗。”浪斌寻思了一下:“那喊潇洒哥吧,省的他知道咱俩出来玩不带他,该说咱俩吃独食了。”

  “没用,你现在喊他,他也得骂你。”

  “不能,我俩关系嗷嗷的。”电话通了,浪斌嘿嘿一乐:“潇洒哥,干嘛呢,下楼,我去接你,草,肯定有事,赶紧来,行,等你。”

  “咋说的?”

  “不用咱们接,自己来。”

  “这逼不会是家里养女人了吧,还出去自己租房子住,还不告诉咱们住哪儿。”铂叔随口调侃一句。

  “备不住哇。”

  挂断电话后,潇洒哥便穿外套要走,苏万梅蹲下身子帮潇洒哥系好鞋带,特温柔的说:“早点回来。”

  “嗯呢,不用等我了,提前睡吧,我自己拿钥匙。”说完,潇洒哥就离开了。

  苏万梅站在楼上看见潇洒哥开车离开后,许久,方才掏出手机有些急眼的给康有才打了过去:“跟你说了多少次,晚上不要给我打电话,让潇洒发现了怎么整!”

  “这不是想你了么,赶紧来,如家酒店,等你,穿的性感一点。”康友鹏刚跟张震谈完,心情不错的他,特意开了一间大宾馆,抽着雪茄,生活那叫一个惬意,他觉得,用不了多久,鹤g就是他的天下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