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一听我胃疼的难受,赶紧放下手头工作跑过来,有些心疼的说:“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喝酒不要喝酒,就是不听。”

  对着路边吐了半天,才感觉胃里不像是火烧般的那样难受,喝了口矿泉水,漱漱口,这才回车里:“我也不想喝,没办法,应酬嘛。”

  “应酬应酬,真搞不懂你们男人应酬为什么就要喝酒,钱是赚了,喝酒给身体喝废了,以后还得用钱治病。”

  “嗯呐,下次不喝了。”

  “是嘴不,来,我给你录音,下次在喝是狗的呗。”皇妃拿出手机调出录音功能。

  “汪汪汪,嘿嘿。”

  “没脸!”

  喝多了影响不好,我就没公司,而是回了家,我对皇妃说道:“这个合同留好了,放咱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保险柜的密码不是就你自己知道么,谁都别告诉,谁要也都不能给,包括铂叔。”

  皇妃一愣:“什么东西呀,整的这么神秘。”

  “从今天起,317公路的负责人就是我,里面的工人开资,用料,全都是我自己办,康友鹏跟张震他俩负责拿钱,媳妇,这要是整好了,我张耀阳以后就是东北一霸!”

  “王八的霸?别到时候再跟林鑫泽那次是的,让人坑喽。”

  “媳妇我发现你这嘴越来越损了。”

  “还不是跟你学的。”

  “呵呵,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我带着酒气说道:“这次不一样了,我就是怕康友鹏坑我,我才自己全权负责,里面无论我们三个做了什么事,干了哪些违法勾当,那个路段偷工减料了,我都会记在这里面,只要这个东西在,我就是安全的,所以你要放好,谁都不能给。”

  “好,我知道。你休息吧,我回公司了。”

  在车里等的有些无聊的黄平正在刷着朋友圈,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潇洒打来的,他翘着二郎腿龇牙说道:“干挤毛?”

  “可他ma哪呢?到处都找不到你。”

  “送耀阳跟皇妃回家来着,喝多了。”

  “袄,什么时候回公司?”

  黄平看了眼楼道门口:“估计还得等一会儿吧,这喝多了两个人不得干柴烈火一把?按照我对耀阳的能力了解,喝完酒的状态下没有一个小时出不来。”

  “你跟他睡过啊,还你对他的了解。”

  “滚犊子,哪次咱们pc他不是最后出来的?”

  “得了,挂了。”黄平完全没搞懂,潇洒哥给他打的这个电话的寓意是什么,当然了,他也没多心,像这种电话,他们有事没事经常就打着玩,互相骂几句,问几句干啥呢,就给挂了。

  铂叔跟浪斌一个出去谈生意,一个去公路上当监工去了,公司有了一些新人在做事,潇洒哥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公司的坐镇。

  潇洒哥端着咖啡在我办公室门口走了两圈,随即钻了进去,他先是看了眼墙角的监控器,然后慢悠悠的来到我办公桌面前,将咖啡放在桌子上,然后一个不小心给咖啡碰洒了,水瞬间流进插座里,插座冒出火星子,兹啦一声,停电。

  潇洒哥赶忙蹲下身子将插座上的电源给一一拔掉,同时奖兜里的监控器以一个非常隐秘的动作按在桌子下面,而这个监控器的角度正好对着的是保险柜。

  潇洒哥心里非常紧张,他一边安装监控器,一边心虚的回头往门口看,生怕我跟皇妃或者铂叔忽然进来。

  ……

  “我们走吧。”皇妃上了副驾驶说道。

  “这么快?”黄平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这才上去十分钟没到啊。

  “什么这么快?”

  “额……没什么。”

  “最近跟汐汐怎么样,听说买房子了,准备结婚了?”路上闲来无事,皇妃便开口问道。

  “有这个打算。”

  “行,结婚给你包个大红包。”

  “皇妃威武!”

  两个人闲聊着就到了公司,并排往楼上走去。

  “这破玩意怎么这么难安呢。”潇洒哥急的满头是汗,他隐隐约约听到皇妃的脚步声了,绷着的神经极为敏感,一颗心一直处在悬着的状态。

  “咦,潇洒哥你在干嘛咧?”皇妃一进办公室,就看见潇洒哥蹲在地上。

  一股冷汗从潇洒哥额头留出来,与此同时监控器终于安装好,但是绝对不能让皇妃知道。

  他强装镇定,站起来就跟没事人一样:“啊,这不是看你累寻思给你接杯咖啡么,不小心给碰洒了,电源干烧了,刚修了下,只能上楼下买个新的了。”

  “是吗,我看看。”皇妃将身子凑了过去,果然闻到一股烧焦味,以及看着插座变成炭黑色。

  “恩,快下楼去买一个吧。”

  “不用,抽屉里有备用的。”

  “拿来,我给你换上。”

  `Puf

  片刻后,潇洒哥拍拍手:“整完了,好不容易寻思给我妹子献点殷勤吧,还给咖啡整洒了,太蛋疼了。”

  皇妃笑了笑,打开电脑:“哥你有这份心就行啦。”

  “必须有哇,还喝吗,我在给你倒一杯去。”

  “那麻烦我潇洒哥了呗。”

  “瞧你说滴,等着。”潇洒哥笑着出去了,同时非常隐蔽的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待到潇洒哥出了办公室以后,皇妃才嘀咕,难道自己刚才出去太着急,办公室的门都没锁?

  这样想着,她就从包里拿出文件,随后打开保险柜的密码,将其放了进去,百般确认安全无误后,就回到办公室继续办公。

  ……

  下午,五点二十,潇洒哥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了家,苏万梅给他做了满满一桌子丰盛的晚饭:“看看,你最喜欢的红烧茄子,快吃饭。”

  潇洒哥终于露出潇洒,搓了搓手:“哇塞,你还有这手艺呢。”

  “看不起谁呀,以前我玩离家出走那会儿,就在工厂自己做饭吃,怎么样,监控器安装成功了吗?”苏万梅一边盛大米饭,一边随口问道。

  “成功了,但是差一点就让发现了。”潇洒哥叹了口气,心有余悸的想起中午的事情,只要自己在晚半秒肯定就让发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