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苏万梅有些抱怨的说道:“你怎么狮子大张口,万一他不给咱们钱怎么办?”

  “不会的,我已经算出来了,他能在这次的交易中获取怎样的利益,就算给我们五个点,他也是赚,并且在未来鹤g真的是他一家独大,他会同意的。”

  ●更B“新@最快#上w¤

  苏万梅感觉潇洒哥有些不一样了,平常看起来傻头傻脑的,此刻竟感觉他城府好像很深的样子。

  “你将东西放哪儿了?”

  “这个你不要管了,你知道的越多,越危险。”潇洒哥莫名的冲一个摆在桌子上的花盆笑了笑。

  康友鹏一惊,原来这小子看见这里面藏得摄像头了,跟七爷混过得人就是不一样。

  苏万梅还想在说什么,往出套套,就接到了康友鹏的电话:“别问了,没用了。”

  大约只用五十个小时,五个点的钱就已经到位,康友鹏故意将它们装成五个箱子,这样潇洒哥拎走的时候也不方便。

  “钱在这里,东西呢?”

  潇洒哥低头看了眼箱子里的钱:“等我们上了火车在告诉你东西藏在哪了。”

  “不可以!你走了,我上哪找你去?”

  “呵呵,我就是怕你找我,我才这样做的。”

  “你是不是拿我当康友鹏当蓝紫玩呢。”话音落,一把冰冷的手枪顶在潇洒哥脑门上,小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康友鹏只要一声令下,他随时就能崩了他。

  而此时,潇洒哥注意的不是枪,而是苏万梅,她的脸上异常平静,好像这件事跟自己没关系一样,潇洒哥心里凉透了。

  “我赌你不敢崩我,崩了我,你永远也拿不到文件。”潇洒哥咬牙说道。

  “呵呵,我不崩你,但我能折磨你,信不信我对着你的腿一枪一枪的折磨你?”

  潇洒哥哆嗦一下,这时,苏万梅终于开口说话了:“咱们给他吧,我不想你受伤。”

  潇洒哥思考再三:“好,东西我给你,你让梅梅拿着钱先走,我要确认她上了飞机后,我就把东西给你,否则你牛逼就整死我!”

  康友鹏不再犹豫:“订最近的飞机。”

  “不行,梅梅你自己定机票,你们这里的人全都不许走,不许打电话,我要确定她的安全!”

  “可以。”康友鹏答应的异常痛快,将钱给梅梅,跟给自己有什么区别,康友鹏在心里冷笑着。

  苏万梅会开车,潇洒哥在楼上亲眼目睹苏万梅拎着五个箱子离开后,方才松了口子。

  四十分钟后,苏万梅给潇洒哥打电话:“我上飞机了,没人跟着。”

  “确定吗?”

  “非常确定!”

  “好。”潇洒哥点点头,随后挂断电话。

  “东西呢?你已经严重的挑战了我的耐性,你在耍花样,我不崩你,就是你糙出来的。”

  “呵呵。”潇洒哥笑了笑,从裤裆里掏出一张带味的账单,在空中抛出一道抛物线后,康友鹏稳稳接住。

  打开一看,上面详细的记录了这一年来里面各种各样的事情。

  张耀阳,有了这个账单,我看你怎么挣扎,哈哈哈,从此以后,鹤g就是我康友鹏一个人的天下了。康友鹏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隐忍一年多,为的就是今天。

  “东西你已经拿到手了,我也走了,就此别过,从此以后我们互不打扰。”话落,潇洒哥转身离去。

  “站住,我让你走了么。”收起笑容,康友鹏变了脸:“你真以为我康友鹏是那么好坑的么,让你拿一个数,你不干,非要贪,年轻人就要为自己的贪婪买单。”

  “你什么意思?你想翻脸不认人,呵呵,我已经告诉梅梅,不管你怎样威胁我,她都不会回来了,所以今天你就是杀了我,她也不会回来的!”

  “是吗,那你看看后面的是谁呀。”

  话落,房间门被打开,已经登上飞机的苏万梅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梅梅,你不是?”潇洒哥顿时愣住!

  “呵呵,你还真以为我喜欢你呢?”苏万梅此刻也变了脸,她依偎在康友鹏的怀里:“潇洒是你真的单纯还是我傻?我跟康友鹏荣华富贵不享,跟你过苦日子?你寻思什么呢!”

  “你骗我?”潇洒哥声音颤抖不敢置信的问道。

  “也不算吧,你也不吃亏,我白白给你睡了一年多。”平日里柔弱的苏万梅此刻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双手环抱,盛气凌人直视潇洒哥:“今儿我就告诉你吧,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喜欢过你,接触你就是为了让你偷张耀阳的东西,让你亲手祸害他,呵呵。”

  “所以这一年里你对我的好,对我的笑容,给我家的温暖都是假的了?”

  “不然呢?你真以为我会爱上你?是你跟张耀阳送我爸进了监狱,你以为我会爱上你?做梦呢吧。”

  “呵呵呵呵。”

  潇洒哥忽然就变得平静起来,想着苏万梅平日里带着面具跟自己生活的样子,真他ma可笑!

  康友鹏站起身,搂过苏万梅的肩膀,对潇洒哥说:“现在呢,戏也演完了,张耀阳跟你们秩序公司可以在鹤g,out,出局了。”

  接着苏万梅又补了一句:“真不知道张耀阳怎么会相信你这种天生反骨的人,你可以背叛我爸,之后又坑了张耀阳两次,人家那么信任你,你竟然还可以坑他第三次,这种人活着干什么呢,就该万人唾弃,呸!恶心死了。”

  苏万梅脸上有着难以掩盖的嘲讽,并向他吐了口吐沫。

  “算你们狠。”许久后,潇洒哥认命般的说道:“当初你跟张震来公司认怂,恐怕就是一个圈套吧,等着秩序公司将钱全部砸里面以后,你用这份账单将里面违法的行为上报给法律,惩治张耀阳,并且在施工时,遇到的人命关系,金钱送礼,最后全都是张耀阳背锅,而你安安稳稳的拿钱,不得不说,你这招真漂亮。”

  “不不不,你少说了一点,是我们三家公司所有人都将钱砸里了,切断的不仅仅是张耀阳的公司,不妨告诉你,张震的公司在过五分钟后,他的公司也会因为资金链断裂出现问题,鹤g,只能是我康友鹏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